大巴窑邻居:如住鬼屋 市镇会:屋主拒绝接受协助

大巴窑邻居:如住鬼屋 市镇会:屋主拒绝接受协助

8视界·2018-01-08 17:26

大巴窑5巷一名居民被指有异常行为,不只将燃烧物品丢下楼,还疑在家门口泼洒酸性液体,波及邻居,令附近居民感到十分困扰。邻居形容,这就犹如“居住在鬼屋一样”。碧山-大巴窑市镇理事会表示,各相关机构已经得知情况,并合作设法解决问题,但该女屋主多次拒绝接受协助。

《8频道新闻》

昨天(7日)报道

,社交媒体上早前盛传一组照片,显示大巴窑5巷,第55座组屋第10楼的一个单位的外墙与铁门覆盖着一层灰,墙壁也斑驳不堪。

上传照片的新加坡游泳协会(伙伴)副会长乔立盟透露,居住在这个单位的女屋主有异常行为,不只将燃烧物品丢下楼,还疑在家门口泼洒酸性液体,住家外斑驳不堪漂异味。

邻居们纷纷诉苦

该女屋主的邻居Lau Yoong Kin告诉《亚洲新闻台》,她有时会在自己的门口和窗口发现盐和灰烬,她相信“罪魁祸首”就是住在隔壁的60多岁女屋主。她表示,她和丈夫在过去十多年,都需容忍该名女子的异常行为。

“这就像居住在鬼屋一样,这是人住的吗?”

78岁的Lau Yoong Kin也说,女屋主有时会乱泼“闻起来像尿液”的不明液体。而她的大门也因每天被猛泼盐水而生锈。

对此,Lau Yoong Kin也感到十分无奈。她说,“我们想搬走,但因为我们行动不便所以不能这么做。我的老公中风,无法到处走动。”

她的丈夫透露,女屋主的哥哥在两、三年前曾找过他们,为他妹妹的行为表示歉意,希望他们能“容忍和原谅”。

“他希望我们能大人有大量,原谅她。但我告诉他,他的妹妹已经这样很多年了,他需要找办法解决。他在网上看到相关故事后,本月7日又过来说同样的话。”

她回忆起一起事件说,有一次该女屋主在她的门口泼油,便找她对质,怎料对方却动手朝她抛多罐空气清新剂。Lau Yoong Kin说,之后警方把那名女屋主带走,但隔天她就回来了。

Lau Yoong Kin和丈夫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其他邻居也说,该名女屋主每天都会不时大喊大叫。有一名邻居就透露,这样的情况已经维持了好几年,有时她还会大喊大叫长达30分钟。

也有邻居指,该名女屋主会站在走廊,然后朝住在对面的邻居大喊。“我听不懂她在喊些什么。有时她会喊‘Ah Choo ah’,她也会用福建话和广东话骂粗话。”

在这里住了30多年王女士说,“有一次我早上要去上班,她就在我家门前,我就报警。警方说我不是第一个打电话举报她的人。他们警告她后就走了。当我们问她有关盐和灰烬的事宜时,她就说是另一个邻居(指Lau Yoong Kin和她的丈夫)做的。但12年前在他们搬进来前,她就已经这么做了。”

另一名邻居则说:“每天早上7点,她就开始胡闹。她会说另一座组屋的13楼,住着一个叫Ah Choo的人。她说她的老公在那里有女朋友。”

市镇会:将和相关机构合作设法解决问题

碧山-大巴窑市镇理事会表示,各相关机构已经得知情况,并合作设法解决问题。市镇会表示,涉及的机构就包括建屋发展局、居民委员会、关怀辅导中心和警方。

也是碧山-大巴窑集选区议员的市镇会主席钟奇雄表示,基层领袖曾到访该单位,并且发现该女屋主和丈夫居住在这个单位,而女屋主声称要“斩妖除魔”,每天都在屋外泼洒盐水、醋等液体,还在邻居家门外,撒冥纸灰烬。

钟奇雄说,他们最终的目标是“协助这对夫妻,尤其是帮女屋主寻求专业的帮助”。

但女屋主多次拒绝接受协助,警方也评估她不会对自己和其他居民构成危险。

钟奇雄也说,市镇会过去曾对事发单位展开修复工作,并多次发出警告,但女屋主仍坚持她的行为。

钟奇雄认为,女屋主和丈夫已经在单位内住了约十年,要求他们搬迁不仅对男屋主不公平,也会把问题转移到另一个组屋区,并可能加剧女屋主的情况。

钟奇雄说:“尽管如此,如果这名居民在接受治疗后行为还是没有改善,我们会另外安排住的地方。”

市镇会也向这里的居民保证,当局在处理这起事件时,已将他们的安全考虑在内。市镇会表示,希望这起事件最终能获解决,并“带来令人满意的结果”。

原标题:大巴窑邻居:如住鬼屋 市镇会:屋主拒绝接受协助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Read full article on 8视界

新加坡 大巴窑 组屋 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