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补选申请 高等法庭保留判决

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补选申请 高等法庭保留判决

8视界·2018-01-23 16:29

新加坡民主党助理财政黄淑仪博士早前入禀高等法庭,挑战政府不在马西岭-油池集选区举行补选的决定。高等法庭表示,保留判决。

据《8频道新闻》早前报道

,新加坡民主党去年11月在网站上发布声明表示,他们早前入禀高等法庭,挑战政府不在马西岭-油池集选区举行补选的决定,案件聆讯定于这个月展开。

《亚洲新闻台》引述法庭文件指出,身为马西岭-油池集选区居民,同时担任新加坡民主党助理财政的黄淑仪博士表示,倘若举行补选,她有意再次参选。

黄淑仪在2015年大选,曾代表民主党角逐马西岭-油池集选区的议席。

案件昨天(22日)展开长达三个小时的聆讯。黄淑仪的代表律师Peter Low和副总检察长哈里古玛(Hri Kumar Nair),在高庭法官蔡利民(Chua Lee Ming)前展开辩论。

黄淑仪在去年9月就提呈了一份宣誓书

,当中指出,由于哈莉玛总统请辞,意味着马西岭-油池集选区只剩下三位国会议员。因此倘若不进行补选,马西岭-油池集选区在下一任大选之前,都将无法在国会中完整地被代表。

黄淑仪在申请中表示,高庭应要求李显龙总理向哈莉玛总统建议,发出补选的选举令;或是下令马西岭—油池集选区的剩余三名国会议员黄循财、任梓铭与王鼎昆空出国会议席,以进行补选。

黄淑仪:我国宪法规定 出现席位空缺应进行补选

黄淑仪在申请中引述新加坡宪法第49(1)条文,认为宪法规定一旦有个议席空缺,就应该展开补选。

新加坡宪法第49(1)条文列明, 除了解散国会外,其他导致国会议席出现空缺的理由,政府“应该”通过补选填补空席。

黄淑仪说,浅白地说就是根据宪法,马西岭—油池集选区必须展开补选。她也强调宪法中清楚写道“应该填补”,这也就是意味着,这是一个强制性的义务。

她也指出,相反地,宪法是以“可以”来形容非选区议员的议席填补。

黄淑仪表示,如果高庭不下令进行补选,她将根据国会选举法令第24(2A)节,向法庭申请要求其他三名国会议员空出国会议席。

国会选举法令第24(2A)节指出,除非所有议员空出国会议席,否则不会为了填补集选区的一个议席,而颁布选举令。

黄淑仪也解释说,宪法也列明,每个集选区都必须有一名代表少数族群的国会议员,直至国会解散为止。

副总检察长:解读补选条文存在“根本性错误”

副总检察长哈里古玛则指出,黄淑仪解读补选条文是存在“根本性错误”,因此她的申请应该被驳回。

他说,黄淑仪对新加坡宪法第49(1)条文的理解,也就是如果任何一名集选区议员,或者是代表少数族群议员的议席空出,就应该进行补选,这是“非常错误”。

哈里古玛表示,政府的理解是,只有当所有集选区议员空出议席,才有举行补选的必要。他也点出,宪法第49(1)条文不适用于集选区,因为这项条文是针对单选区。

另外,他也说,黄淑仪提出让其余三名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议员请辞,但这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给予高庭这个权力。

他阅读陈词时说,“因此申请人有义务证明,当集选区里的任何一名议员席位出现空缺时,该选区的国会议员在特定、强制执行的公共义务下,要请辞。不过,国会议员的职务并没有指出要履行这种公共义务。”

针对除非国会解散,否则每个集选区都必须有一名代表少数族群的国会议员的说法,哈里古玛说,集选区制度是为了确保在选举时,少数族群也获得代表。

至于针对黄淑仪的解读,指每个集选区都必须有一名代表少数族群的国会议员,直至国会解散为止,哈里古玛就引述1988年时任副总理的吴作栋,在国会针对宪法和选举法令修正案进行二读辩论时的言论。

当时吴作栋说:“要记住集选区制度是为了保证要组成一个多元族群的国会,而不是一个多元种族的集选区团队。

哈里古玛点出,这个用词和国会的意图“是非常明确的”,集选区的制度就是,即便一名或多名议员空出席位,也不会进行补选。

他也说,这个制度是为了要保护议员,不论他们属于哪个政治党派。“也就是说,就算一名反对党集选区议员辞职,政府也不能要求整个集选区进行补选。

原标题: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补选申请 高等法庭保留判决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Read full article on 8视界

新加坡 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