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头号赌枭竟然是个新加坡人,法院还把他给放了

世界头号赌枭竟然是个新加坡人,法院还把他给放了

新加坡眼·2018-02-18 23:06

(点击关注“新加坡眼”,输入“旅游”“雅思”等关键词获得相关信息。)

最近,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修订案在新加坡国会引起激烈辩论,“陈锡英”这个名字一再被议员提起,唤起大家对这位号称“全世界恶名昭著的球赛操控团伙头目”的重新关注。

2015年,陈锡英因涉嫌操纵国际球赛被逮捕,上诉庭却因为不接受法令“宽松或开放式的范畴”,又认为陈锡英的活动不会对公众安全构成危险,决定将他释放。这一判决在当时引起轩然大坡,也推动国会对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进行检讨。

陈锡英“赌黑球”的触手伸及意大利、匈牙利、芬兰等多个国家。根据国际刑警的调查,他参与的非法赌球比赛超过150场,每年运作的资金,高达900亿美元。

黑老大低调又谨慎,信息少之又少

陈锡英,绰号“丹谭”,在赌球圈子里被称为“老板”。从2011年11月起,意大利警方就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陈锡英等人发出全球通缉令,2013年5月,陈锡英因与其他几名匈牙利人涉嫌操控32场球赛在匈牙利被控,从此开始了牢狱生活。

和电影里的黑帮老大一样,陈锡英行事非常谨慎。未落网之前,警方连一张他的最新照片都难以搞到。意大利警官说:“我们无法介绍关于陈锡英的更多细节,不知道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平时都在做什么。我们甚至没有他的最新照片,他是一个谜,从一张旧照片来看,47岁的他看上去只有15岁。”

而且住酒店时,反侦察能力也是一级棒。据说陈锡英在米兰只选择入住两个酒店——机场附近的马尔彭萨大酒店,或是皇冠假日大酒店。每次入住,都随意制定一个房间,并且只付现金,避免留下信用卡信息。

更令人意外的是,每年经手数不清Money的人,在新加坡的生活可以算得上是非常朴素了。

据称,警方去逮捕他时,发现他住在新加坡东北部的Rivervale Crest(就是住个普通中产阶级的公寓),不过当时已经人去楼空。

小区保安说“他看上去跟公交车上的普通人没有区别。”

魔爪遍布足坛,权力可通天

曾经有一次,为了干预球赛结果,拿到300万新币赌注,陈锡英直接现场遥控关掉球场照明灯

2001,欧冠赛巴塞罗那对费内尔巴赫杰进行到70分钟时,以3比0领先。这时候,赛场的照明灯全熄灭了!!!!

这是因为当时陈锡英下注,赌两队总进球必须少于3球。

眼看就要输定了,他居然买通四个技术人员关掉赛场的照明灯,希望比赛因此而被取消。虽然20分钟后恢复了赛场照明,陈锡英的战术还是失败了,痛失300万新币的赌资。

万万想不到的是,陈锡英还参与过中国足坛的黑幕。2009年10月开始的“中国足坛扫赌打黑风暴”的起源,就是因为几位中国球员在新加坡打假球被踢爆。

一朝成为阶下囚,服刑却很任性

2013年9月,从匈陈锡英因涉及操纵球赛成绩,被警方引用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拘禁。

刑事法临时条款可以让部长基于新加坡的公共安全、社会治安和良好秩序,不经审讯拘禁相信违法的嫌犯最长一年。拘禁期每年检讨,可延长。

这条法令的目的主要是要对付私会党、毒贩、大耳窿。不经审讯而拘留,是因为担心证人害怕私会党和黑社会犯罪集团报复而不敢上庭作证,因此允许无需审讯拘留 。

▲通缉的陈锡英

2014年10月,陈锡英的拘禁期延长一年,他上诉高庭抗议拘禁违法,要求被释放,但诉求失败。

2015年11月25日:最高法院上诉庭认为,没资料显示陈锡英危害新加坡的公共安全、社会治安和良好秩序,当庭释放他。

法院不认为他所涉嫌的罪名会对新加坡造成威胁,因此在法理上不能以这条罪逮捕他。所以把他放了。

简单来说,就是陈锡英虽然在海外犯下各种“恶行”,但是对于新加坡本身来说,他的行为并不一定对新加坡构成可以逮捕的罪行。没有足够证据表明他危害了新加坡的公共安全。

不过2015年12月1日,也就是六天后,陈锡英又因为涉嫌参与犯罪活动,再次被捕。当局沿用同个法令拘禁他。

对这一事件,新加坡官方表态说:我们不会因国际压力而拘捕或释放任何人,我们为新加坡做正确的事。

按照新加坡的法律,新加坡政府对陈锡英似乎没什么约束。这样的处理让一些国际组织失望,所以,在近期新加坡的刑事法修正案讨论中,“陈锡英”的名字一再被提起。也许下一步法案修订之后,陈锡英就不能钻法律的空子,“随意进出”监狱了。

— END —

欢迎关注新加坡眼®

新加坡最大的自媒体平台

原标题:世界头号赌枭竟然是个新加坡人,法院还把他给放了

来源:新加坡眼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毒品 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