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高智商女佣”把我气炸,破解密码箱几千现金被偷!

新加坡“高智商女佣”把我气炸,破解密码箱几千现金被偷!

新加坡眼·2018-03-05 05:30

编者按

我们收到一封匿名网友的来信,分享她在新加坡请女佣,结果发现女佣“偷钱”的经历。且不说有没有真的偷钱,就说她与女佣、中介、警察之间的“过招”,都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

以下原文照登,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故事有点长,请给手机充好电,准备好瓜子,你一定会忍不住看完的。

2017年对我来说注定是多事的一年,先是父母相继住院,接着又是父亲因病过世,眼见着要年尾了,又遇到无良女佣的糟心事。

以前在中国的时候,父母和家中老人都有请保姆的经历,对于请一个人在家中帮忙家务这件事并不陌生,但是在新加坡请一个语言完全不通的外籍女佣,这还是第一次。

2017年6月开始,父亲开始不舒服,看着他坐立不安的样子,我决定请一个女佣,毕竟长期生病的母亲主要都是靠父亲照顾的,这下子父亲也生病家中可要乱套了。

因为工作实在太忙,没有时间跑去女佣中介那边一个个面试,在不顾好友C的极力反对下,我决定请同事E家老实女佣的小姐妹,想说同事家女佣工作了六年一直表现良好,人以群分,能和她成为好朋友的想必也不会太差吧。

教训一

像我这样要请所知女佣的熟人一定要谨慎,女佣的交际圈之广可以远超你的想象,有好朋友,自然也可能有坏朋友。

女佣刚来时,表现很积极

7月底,终于从中介那里带回了女佣M,那时父亲的病已经很重了,我每天都要在家和医院两地奔波,于是把训练女佣的任务交给了从国内赶来帮忙的姑姑。M年纪40出头,刚开始的表现很积极,一天就把家里久未好好清洁的厨房给打扫干净。在不擅家事的我看来,实在是印象深刻,毕竟要是让我来做,估计得个把月吧……

M刚来两天,就跟姑姑和我妈比手画脚的说了一件事,她的兄弟在她来新加坡前入院,她到新加坡后兄弟去世。说起她是怎么如此消息灵通的,那是因为天真的我在她到的第一天就主动给她的手机输入了Wi-Fi密码,我以为那是雇主默认要提供的。

教训二

Wi-Fi密码不要轻易给,毕竟增加她们的沟通成本也可能减少她们的犯罪几率,原因后面会提到。

8月底父亲去世,9月初姑姑回国,进入到了只有我、母亲和女佣三人的简单环境。

之前因为父亲生病的原因,陆续让国内的朋友换了一些新币带过来,毕竟外国人在这边住院还是很昂贵的,有钱在身边我会比较有安全感。而这些现金我一直没有存进银行,而是锁在了一个放在我床下的密码行李箱里,加上父亲去世后朋友同事送的白金,总额有2万多新币。

姑姑回国后,对于箱子里到底有多少钱也没有数的我终于在9月找了一天将箱子里的钱数清楚,并且在手机备忘录里记下了日期和数目。当时倒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该有个记录,没想到为日后的事留下了一个证据。

女佣问我可不可以预支薪水

女佣这时开始向我提出预支十月的薪水,因为是我主动找到她的关系,所以她的中介费不多,只有两个月的薪水,十月份就开始拿薪水了。M说家里兄弟死后家里缺钱,咨询了同事E的意见后给了半个月的薪水。

十月女佣开始有了第一次的外出,出门前主动拿包过来给我检查,搞得我还挺不好意思的。后来出事了我才知道我有这个权利,女佣出门和回家后我都有权利检查她的包,这也是为了避免她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带出或是带进家里。之后女佣外出的几次再没有给我看她的包,我自己因为不了解也没有要求。

教训三

请女佣前明确自己的权利和义务还是挺重要的,我把自己的义务摸的挺熟,却忽略了自己的权利,也为后来的事情埋下了隐患。

这期间我因为忙于工作、学习,学期结束后又急着回国处理父亲的后事,虽然打开箱子拿过钱,但是从没有再数过,只是在手机上以流水账的方式记录下了进出的数目。每次打开箱子,我都会刻意避开女佣,从未在她面前打开过箱子。而且大概从十月开始,我在开箱之后也会将密码的数字放到一个特定的数字,每次打开前也会检查一下数字对不对。

十月底女佣又一次要求预支薪水,说是之前家里房子漏水借了高利贷,利息很高希望快点还清。于是在和她讨价还价后,我给了她一千新币,之后四个月的薪水每个月扣除250新币。我这样做的目的也是希望她能够有钱持续性的给家里汇过去,但这种好心进一步增加了我的损失。12月初她第三次提出预支本来应该12月底给的薪水,说是兄弟的孩子烫伤住院需要医疗费,还给我看了孩子裹满纱布的照片,这次我又一次的答应了她。

教训四

不要轻易的预支薪水给女佣,因为给出去的钱跟肉包子打狗一样,几乎是不可能收回的。

保险箱里少了3000新币

从十月初女佣第一次出门到12月案发,她出去休假5次,每次休假也都与我同事家的女佣一起。在我出国期间,单独出去买过一次日用品,另外就是每天早晨带我妈出去晒晒太阳,活动一下。应该说,她出去与外界的接触并不算太多。

圣诞节那天,趁她出去休假,我决定把箱子中的钱数一下,放进新买的保险箱里,毕竟保险箱有密码加钥匙的双重保护,安全点。

没想到这一数我就呆了,竟然少了3000新币!为了避免自己数错或是算错,我数了三四遍,又将手机里存的进出记录拿着纸笔和计算器算了三四遍,确认了两者的确有3000新币的差别,而更可怕的是,行李箱的密码仍然是我之前特定设置好的数字。家里人就这么三个,一般也没有客人上门,我甚至都没有告诉母亲箱子里有钱,这下子嫌疑人就只有一个——女佣。

虽说感觉她做事明显越来越不认真,厨房越来越脏,菜也做的越来越漫不经心,但是这偷钱的事情还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更何况数目还有这么大,做的还这么细心,不光试出了密码,还能注意到将密码还原。

一时之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发短信给了同事和朋友C,一番商量后决定先去银行把剩下的新币给存进去,然后检查了女佣在家中的所有物, 发现她把行李包给锁了起来,其余的没有发现太可疑的物品。等她晚上回来后,用朋友给的借口让她打开包给我检查,同样也没有发现很可疑的物品,当然我因为不好意思(还是脸皮太薄了),没有查的太认真。之后为了不让她太怀疑,借着马上到时间要做六个月体检的由头跟她谈了谈身体保健的问题,嘱咐她好好照顾健康blah blah了一堆。老实说,面对着一个嫌疑人还要强装镇定,什么事也没有一般的对她嘘寒问暖,真是太考验我的演技了。一番虚与委蛇之后,大家各自睡去,我做了一晚上乱七八糟的梦。

一通电话让我“捅了马蜂窝”

26号下午,正在上班的我接到了中介的电话——25号发现丢钱后不知所措下也给中介发了条短信,现在她们终于回复我了。中介建议我回家后,当着女佣的面给朋友打个电话,说是昨天发现丢钱(不要提钱的具体数目,这个很重要),今天已经报警了,警方在进行调查云云,于是和同事说好晚上给她打电话,还大概商量了一下桥段。

晚上按照商量好的给同事打电话,还在她提醒下故意问了女佣M一句,最近家里有可疑的人来过么?没想到这可就捅了马蜂窝。

9点多母亲睡下后,M开始很激动很生气的质问我:“你为什么要报警,家里平时只有我和你母亲两个人,所以你是怀疑我对么?”

她还把自己的钱包拿出来给我看,说:“你看看我包里就这么几块钱,之前收到的薪水都寄回家了。我哪里会偷你的钱?你昨晚要求检查我的随身物品我就觉得奇怪了,原来你是在怀疑我!”

我说:“我并没有怀疑你,我的钱丢了是事实,报警也是我自己的权利,既然报警了接下来就不由我控制,让警方调查决定吧。”

可是她非常的坚持说:“平时我朋友来找我,我都会短信告诉你(她指的是上周同事家女佣来给她送药的事情)。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没法继续工作下去了,你买张机票明天送我回菲律宾吧。”

我说:“我又没怀疑你,你那么激动干嘛?既然你也很确定自己没偷钱,那你更不应该害怕呀。”

她坚持说:“不行,我就是要回去,之前不是找你预支薪水了还剩500新币么?我做到二月底把这钱还清了就走。”

这一个缓兵计划正合我意,因为我本来就打算在找好替代方案后马上将她送走,与狼同一个屋檐之下并不是一件舒坦的事情。然后我就将M的表现立刻发给了同事和中介。

接下来她就跑回自己房间,关上门给人打电话,还动静很大的收东西,灯也不关的到了12点多,一直忍着的我这时去敲门问她为什么还不睡觉。

她就又把之前质问的话问了一遍问我为什么要报警。我问她:“你放假出去,结果钱或是手机丢了,你会报警么?”

她点点头,我继续说:“那一样呀,我的钱丢了,所以我报警,就这么简单。”

她说:“我每次有经济困难,都会跟你说的,我没偷你的钱。”

我说:“是呀,所以知道你有困难,我也都有帮助你呀。”

她顶我说:“那你可以不给呀!”

听了这句话,我差点没厥过去,原来预支薪水给她也是我的错了。但是在毫无帮手照顾我妈的前提下,我还是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对她说:“行,你要回去没问题,我们刚才不是说好了做到二月底,把你欠我的500新币还清了就走么?那你现在收拾行李是在干嘛?”

她说:“这样,我做到一月底,然后250新币你拿来给我买机票好了。”我又一次让步,这时已经凌晨1点半,她的表亲突然打电话,中断了我们的谈话。我一宿没怎么睡,听着外面的动静,害怕她连夜出逃,毕竟如果说之前她只是有嫌疑的话,那她今晚的表现已经是对她嫌疑最好的回答。

27号早上她没有如常一样带我妈下楼活动,只是做了早饭,脸黑的跟锅底一样。我看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打定了主意晚上下班了就去一趟女佣中介面试新女佣。没想到我运气还不错,碰到了一个看着合眼的转让女佣,当天就和中介完成了所有手续,只要等新的WP批准下来就能立刻送M走人。

知识点

本来我都已经问了几个男性朋友可否帮我押送M去机场,一来我家离不开人,二来我怕M耍赖或是闹着跳楼,或是挟持我母亲要挟我,不管是哪种情况我一个人没法处理。没想到中介就可以提供这项服务,确保目送人进了海关才离开。

确认了新女佣之后,我的心一下子放轻松了许多,现在送走M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警察上门带走女佣

虽说周围有一两个朋友因为怀疑女佣偷钱的事情报警都没有得到什么让人满意的结果,但我想说有一张报警的报告至少可以多一个证据向人力部备案——我的想法很单纯,希望以后M再想进入新加坡的话,MOM可以因为这份备案而多考虑一下。

28号下班后到了金文泰地铁站附近的警署Clementi NPC,虽然里面没几个人,但我却等了两个小时,到10点才报上案。警员向我详细的询问了整个事件经过后决定打给探员问他们的意见。两个探员过来又问了我几个问题后,说,我们可能今晚就上你家带走她。我惊了,朋友不是说这种事警察一般不管么,怎么要连夜带人?可是事情进展到这一步已经由不得我了。

报完警,签完字,拿到四页纸的报告,走出警局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1点半,坐车回家的半道上我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对方说:“我们是金文泰警署的探员,已经在你家楼下等着了,你啥时候到家?”我又一次惊了,啥?我还没回家他们都到我家楼下了?!

赶紧三步并两步的跑回去,对方来了四个人,除了我刚才见过的两个人,还有一名女性探员和一名鉴识人员。简单沟通了一下情况,我去叫醒女佣,等她出来就交给女探员(女佣睡的房间有阳台,我怕她跳楼),然后我去安抚母亲,接下来让他们完成必要的探案手续。

我去敲M房间的门,发现她把房间还给锁上了,等叫醒她出来后,就拉着她的手交给了探员。探员一边盘问她,我的心一边往下沉,这沉着冷静的回答听着还是个老手啊!反正要是我做了这种事情,一看到警察一定会慌乱的不得了,哪里能有心理素质神情自若的一概表示不知道,没有做呢?

鉴识人员从行李箱上提取了一些样本,说是采集的DNA样本,探员将M的物品翻出来一地,初步也没有发现可疑的物品,就让她带上了手机和一些简单物品,回了警局。看着她背着我送给她的背包离开我家,我的心情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恶心。看着地上的一地狼藉,已经连续几天没怎么睡的我决定跟老板请个假还是先睡吧……

平时需要闹钟才叫得醒的我,睡了不到五个小时,六点多就自己醒了。醒来躺在床上突然想起M放在床上的一个空气炸锅纸箱昨晚没有看到,而25号这个纸箱还在她的房间里。于是给探员发短信,告诉他这个线索,还发了空气炸锅的照片给他。估计探员也一宿没睡,秒回,说他会考虑,另外也告诉我M啥都没承认。

28号晚上收到了新女佣签证的预批准信,于是我29号联络中介请她们完成签证申请,我也告诉她们M已经被探员带走,请她们帮助取消M的准证并申请特别居留证。中介告诉我M曾在被抓的头一天联络她们,问有关转让女佣的费用以及机票的费用,看来不止我在私下行动,M也在私下活动呢,这真是一场比快的行动,不由得庆幸自己赶在了前面。

知识点

在有些案件中,女佣在接受调查期间,警察会将女佣送去中介那边保管,而这个费用是由雇主承担的,每天十几块到二十几块不等,看各个中介的收费。中介在跟老板商量过后告诉我,如果M被送去她们那里,她们只会收我平时价格的一半。

29号探员又一次带着她上门,拿走了剩下的行李。来时一个手提包,离开我家的时候还是一个手提包。探员说因为她一直没有承认,不能扣留她超过48小时,就将她送去了一个特殊的庇护所,那边关着的大多是跟她一样被怀疑偷钱而抓起来的人,关在庇护所期间所产生的费用不需要我付钱。只不过我后来想,把这些犯同样罪的人关在一起,难道不会让她们在互相交流后更加提升犯罪技巧么?

30号领回了新的女佣,交代了该做什么事后,我被叫回警署又让我再一次确认自己是否丢钱。在我的坚持下,留下来当时放钱的几个空信封,希望能从上面找到M的指纹。

接下来的新年假期我就在看监控录像中度过。其实家里是有装监控的,一个装在饭厅,一个装在母亲的房间,但是平时放在里面的存储卡都只有8G,而且装上去后我也没看过卡里的内容。发现偷钱的当天,给两个摄像头买了一年云服务,卡里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内容,毕竟摄像头也不对着我房间,M偷钱的具体日期也不清楚,所以我并没有对从监控中找到什么跟偷钱有关的信息报以希望。

只不过在发现大纸箱不翼而飞后,我的排查重心就放在了她什么时候拿走箱子这件事上,毕竟她只有通过第三者才有可能将这么大个纸箱转移走,如果能够找到第三者,也许这个第三者就是协助她偷钱的人。查了几天后发现家里的摄像头拍下了她26号中午在整理箱子的画面,要知道这个时间我都还没打那个打草惊蛇的电话呢!可是云服务里面的视频并不是连续的,虽说卖家号称是运动触发,但我之后就再没有从视频中找到她将箱子转移出去的时间,只能借助于小区的录像了。好不容易等到2号上班去管理处询问,还提供了报警记录等等所有信息,希望获得26-28号三天的监控视频,却被业委会以一句PDPA(个人信息保护法案)为由而拒绝。无奈之下我只能央求他们保留那三天的视频,万一警方要调用的时候不会没有视频可以用。

知识点

家里的监控并不是那么可靠,尤其是云服务,摄像头里的SD卡最好定期拿出来检查一下是否有录像进去,出去时间比较久最好换成大容量的存储卡。

女佣没有招供

老实说在与警局探员和管理处交涉的时候,我感到特别的沮丧。因为探员在M没有立刻招供后的态度明显发生了变化,不再那么积极,而管理处的“政治正确”作风也是让人够受的。

而我在报警之前已经对挽回损失不抱希望,之所以还那么坚持也不是为了自己出气,只是希望M这样的惯犯再次回来新加坡害人的几率可以更低,毕竟在一个出生证可以花钱买新的,名字可以完全改掉,护照也完全改掉,甚至指纹都可以磨掉的国家,要改头换面的回来新加坡实在是太容易了。

(别点了,这不是视频,只是一张图片)

在试过我能尝试的所有方法后,我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在发现丢钱后和同事两个人梳理事件经过,通过她家那老实女佣又发现了一些新情况。虽说M家有人去世和生病都是真事,但她一方面说自己缺钱要找我预支薪水,一方面又在11月自己过生日的时候让同事家女佣给她买了新的金项链。另外她还在所在的新加坡菲律宾人圈子里到处借钱,同事家女佣都借了她300新币,她还在菲律宾家乡当地借了50000比索,相等于1300新币。越听下去就越觉得M像一个黑洞,不知道吸了多少钱进去。

接下来的时间探员给我打过两次电话,一方面告诉我案件没有什么进展,M不招供就只能等待DNA和指纹的结果,另一方面也向我再三确认我的主要目的——而正如我一再强调的,我对她是否能定罪坐牢都无所谓,只希望她再次回到新加坡害人的可能性变低。要知道如果不是我一开始就将M的护照锁在了办公室,我的损失很大可能就不止是3000新币,而是整个行李箱里的钱了。想必M也深知放长线才能钓大鱼的道理吧。

证据不足不起诉

到了2月20日,这件事终于接近了尾声——探员打电话给我说,DNA和指纹的结果出来了,但都没找到她的DNA和指纹,主控官在看了所有间接证据后觉得证据不足以起诉,所以他们明天就会把M送回女佣中介。我一再请求探员尽快给人力部提交一份报告,说明这个案件的情况,虽然我们不能够定罪,但并不代表M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探员的一句话可要比我的话分量重上许多。在我的坚持下,21日一早探员就短信我说他已经提交了报告,人力部要求我和中介尽快将M通过直飞的航班送离新加坡,但是他们在收到M的机票后需要两个工作日来处理。

(老实说,如果你是那个看她不爽却对她无能为力的人,你就知道那种感受了)

女佣离开新加坡

21日下午,中介打电话来问我买机票的事情,这时又发生了一点小插曲。根据M从我家离开只有一个手提包的情况,我告诉中介说买一张没有托运行李的机票就行了,没想到中介告诉我M去中介的时候带了一个很大的行李箱,而且还装满了东西,所以我需要给M买托运行李的份额。我整个人一下子都怒了,人两个月关在庇护所,随身物品从手提包变行李箱这是什么操作?!而我凭什么为这凭空多出来的东西买单?!中介想必也可怜我,没有在这件事上继续坚持,告诉我说我付没有行李的部分就好,多出来她们会找M要。

25日收到了中介的确认短信,M已经坐上了24日的航班顺利离开新加坡,这件糟心事终于告一段落,也许结果不尽如满意,但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

在整件事上,往往被人诟病的中介给予了我同情与理解,在她们的能力范围内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小探员在这个案子上虽谈不上完全尽力,但我也能理解在平衡资源耗费和惩治罪犯之间需要颇多权衡,他已经做了足够多;最后我要感谢的是知道这件事的姐妹们,虽然你们无一例外的第一反应是责备我为什么要放这么多钱在家里,让我在第一时间感到有点受伤,但我能体会到你们对我深深的爱护和支持。

女佣质量可否提升?

从2017年的圣诞节到2018年的春节,两个月的时间,跨越了一年中最重要的三个节日,而在这期间,我都是在与女佣斗智斗勇,与新加坡的法律机构打交道中度过的。现如今整件事总算告一段落,我也终于可以花时间把事件记录下来。倘若当中对读者有一点帮助,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安慰。

恰逢政府宣布提高女佣税,就不知道政府在管控女佣质量这件事上,可否再多做一点呢?

(匿名网友)

— END —

欢迎关注新加坡眼®

新加坡最大的自媒体平台

原标题:“高智商女佣”把我气炸,破解密码箱几千现金被偷

来源:新加坡眼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新加坡 女佣 偷窃 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