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台湾人眼中的2018金马奖:李安尴尬与否不重要

一个台湾人眼中的2018金马奖:李安尴尬与否不重要

环球视野·2018-11-20 11:10

空调修理和清洗,找维达冷气,够省心!
金菊十月,大闸蟹优惠套餐全新上市

台湾一年一度的电影嘉年华──金马奖本来是一场大戏、好戏,自1998年李小璐以《天浴》一片获得最佳女主角以来,每年的金马奖总能见到两岸电影人欢聚一堂的场面。

而政治,从未成为金马奖的“主流”话题。

图:傅榆

但在刚刚结束的第55届金马奖典礼中,一位以《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得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的36岁台湾导演傅榆,却因在领奖致词时的一番激动话语,无形中触动了两岸政治的敏感神经。(以下简称金马事件)

傅榆一言 让李安很尴尬

先说《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这部耗时多年的纪录片,是以发生在2014年的台湾学生运动为背景,并以台湾学运领袖陈为廷,以及在台大陆学生蔡博艺为艺术设定所拍摄的。

傅榆登台领奖时,突然有感而发地表示:“希望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来看待,这是我身为一个台湾人最大的愿望。”

此话一出,令台下包括胡歌、徐峥、巩俐、张艺谋、邓超等来自大陆的电影人大为咋舌。

紧接着,原本和李安上台一同颁发最佳影片奖的巩俐,更被重大仪式上的“台独宣言”致词激怒,而拒绝颁奖。弄得独自上台的李安略显尴尬。

若说巩俐拒绝上台颁奖,是对傅榆“无声的抗议”,那么2017年以电影《老兽》获得金马影帝的涂们就是“直接发声”,他在颁奖时称:“特别荣幸再次来到'中国台湾'金马奖颁奖,我感到了两岸一家亲。”

图:涂们

除了在颁奖现场的发言外,会后,所有中国剧组的庆功宴更全部取消,以示对主办方的抗议。

图:蔡博艺

一时间,网络炸开锅,纪录片中参与台湾社会运动的主角蔡博艺(是从大陆到台湾读大学的学生),也成为大陆网友围剿对象,有人留言讽刺她:“好好一个女孩子,去台湾被'民主教'洗了脑,变得疯疯癫癫”。

不过坦白说,这次傅榆爆出来的“金马事件”,其实是被两件“时事”拱出来的意外。

两件时事 拱出荒谬言论

第一件是11月24日(本周六)将举行的九合一选举,情况很像上个月才完成的加拿大卑诗省市选,其中最重要的就是6都(台北市、新北市、桃园市、台中市、台南市和高雄市)市长部分,重中之重则是高雄市,因为现任陈菊退出,民进党由陈其迈接棒,对决国民党的韩国瑜。

图:陈其迈(左)和韩国瑜(右)角逐高雄市长大位

一向被视为绿营囊中物的高雄,没想到韩国瑜参选以来在各民调上一马当先,成了热门人物,很有可能替国民党收回“沦陷”已久的高雄。因此可以这么说,在民间,蓝绿(或称统独)的舆论早已形成,其中更牵涉九二共识。例如,韩国瑜认为,承认九二共识才能解决经济问题,陈其迈则不认为九二共识是打开台湾通往全世界门户的唯一一条路。

另一件事则是奥运正名运动公投。这是由“飞跃羚羊”纪政发起的公民投票案,旨在通过公投,推动台湾的中华奥会向国际奥会申请,使其代表团能从原用的“中华台北”名称更改为“台湾”(即形式上的'台独'),并以此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以及所有的国际体育赛事。

为阻止此事,国际奥会(IOC)3度致函台湾,提醒禁止外力干预体育,若违反相关规定,国际奥会将采取停权或除权等保护性措施,包括中止或撤回对中华奥会的承认。

由于公投也会合并在11月24日的九合一选举中举行,更让这次选举充满了统独色彩,而11月17日举行的金马奖颁奖,则因为邀请了不少大陆的电影人,时间又正好是选前一周的风头浪尖,傅榆这段话,在这节骨眼上讲出来,不死人才怪。

对傅榆的言论,台湾陆委会没有回应,显然不想再惹争议,但这场金马牵扯政治风波仍然越演越烈。

大陆影星的微博开始相继转发“中国,一点都不能少”的图片。而台湾出身的艺人杨丞琳与李威,除了转发更写下,“身为中国人,是我的骄傲”。

回想前一阵子,崔永元所爆出范冰冰逃税事件,就有台湾网友讽刺说,“能够理解巩俐不想被范冰冰的心情”。

至于杨丞琳与李威,也有网友说:“理解那些出身台湾的艺人为了自保,不得不交心表态的情况,例如杨丞琳在大陆就有自己的工作室。”

美式民主 出位才能获胜

事实上,从九合一选举、公投,到金马事件,都是台湾民主不够成熟的典型。来自台湾的特约评论员黄志明接受北美报告(Canadanews)的采访时表示:“台湾学习美式民主,学到最后,成了另一种民粹。正如现在的美国一样(看看川普)。”

在台湾,只要你一开口支持九二共识,基本上就会被自动划为蓝营;一反对九二共识,就肯定是绿营。统独的情况也是如此。黄志明说:“其实,台湾绝大部分对九二共识无感,对统独的概念也很模煳,大家只想好好过日子,有钱赚,有钱出国去玩,就这么简单,会有强烈统独意识并发诸行动的,绝大部分都是在这议题上可以捞到好处的。”

金马奖,1997年决定开放,并让大陆电影参选的原因,大家可能都心知肚明。即为了让电影归电影、政治归政治,不会把个人政治立场硬塞进去,20年来基本相安无事,哪知今年却被傅榆破了梗。

“但你看生于1982年的傅榆,父亲是马来西亚华人,到台求学定居,母亲是印尼华侨,9岁移民至台湾。傅榆说她小时候因不会说台语而被歧视……”

对此,评论员黄志明表示:“我就是外省第二代,也是在台湾读书长大,住眷村,从小就是在国语(普通话)的环境下长大,我也不懂说台语,却从来都不觉得受歧视,为何在1980年代成长的傅榆却因不会台语而被歧视了呢?她说她在台北市成长,更不可能有歧视的问题存在,因为台北市就是一个最大的讲国语的环境。”

此外,黄志明笑着比喻道:“在台北市成长的傅榆说她不会讲台语被歧视,就像你说在加拿大长大,不会讲旁遮普语被歧视一样,你信吗?至少我认为是扯淡。”

小编问:“那傅榆还有什么理由说这些话?”

黄志明点出了一个关键:“你的答案就在前面这段——《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这部耗时多年拍摄的纪录片,是以发生在2014年的台湾学生运动(即反服贸的'太阳花运动')为背景里面。”

“?”小编一头雾水。

“这也是台湾政治和社会的通病。”黄志明感叹:“当年的太阳花运动,把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人捧出来了,例如陈为廷,如果他安安分分当个学生一路读到博士,你会认识这号人物吗?傅榆还会拍他的故事吗?相信傅榆在拍这纪录片时也获得了一些灵感。”

“???”小编依旧满头雾水。

黄志明补充道:“这就是一个靠出名才能搏上位的社会。你只有言论出位,尤其是在特别的场合发出特别的言论,才有人理你。而在台湾(不管是哪个党执政),讲这些话,又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跟你保证,傅榆大概很快就会进入蔡英文或民进党政府当官了。或者主管电影或文化这一块领域。不信,你继续看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政治 台湾 奇闻异事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