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免疫?!全球首对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出生,泰国人民也被惊呆了……

艾滋病免疫?!全球首对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出生,泰国人民也被惊呆了……

泰国网·2018-11-28 06:46

预约搬家服务,3间房仅需$228
点击分享你与伊丽莎白医院的故事,即获100Nestia积分!

又一个中国的“世界第一”的出现,震惊了整个世界。

只是这一回,就连绝大多数中国人自己,都觉得这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坏消息”。

(图片综合自网络)

2018年11月26日,注定将是一个载入人类科学发展史的日子。

只是,这究竟是一个“里程碑”,还是一根“耻辱柱”,现在还难以确定。

虽然基因科学的事情,看起来很是艰深,但是事件的来龙去脉,却并不复杂。

2018年初,一名叫做“贺建奎”的中国南方科技大学教授,与一家名叫“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的莆田系医院合作,对一对双胞胎婴儿的基因进行了修改,将胚胎体内一组名叫CCR5的基因,用技术手段进行“敲除”,以达到让这对新生儿先天具备“抗艾滋病”体质的实验目的。

(图片综合自网络)

11月26日,这对命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双胞胎,健康出生。

在这个人类还在为“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争论不休的年代,竟然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步到位地做出了“转基因人类”。

这一消息,震惊科学界,震惊中国,更震惊了整个世界。

(图片综合自网络)

事件曝光后,贺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立刻澄清自己对这一实验毫不知情,并表示贺建奎教授在大学已经“停薪留职”。

中国国家卫健委要求地方政府展开调查,并表示这一“以人类作为实验对象”的行动,涉嫌违反中国关于“实验体人类胚胎不得进入母体孕育”的规定。

而更激烈的质疑,来自中外基因科学界。

(图片综合自网络)

当天,来自中国各大院校和研究机构的122位科学家发表联合声明,对贺建奎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不但使用“疯狂”、“打开潘多拉的木盒”等激烈的词汇表达对贺建奎的愤慨,甚至一致斥责他“极大损害了中国基因科学整体的声誉”。

唯一对这一消息感到振奋的,是艾滋病人群体。据中山大学的调查,94.78%的HIV携带者支持使用基因编辑技术预防HIV。

(图片综合自网络)

至于世界,对这一事件的评价则更为复杂。

美国广播公司的报道中,一名基因科学领域的专家担忧,被修改过后的基因,会随着基因携带者的婚育繁衍,而混入整个人类的基因池当中,隐含着巨大的不确定性,甚至赞成编辑基因携带者的后裔,出现未知的遗传缺陷,或对某些疾病缺乏抵抗能力。

(图片综合自网络)

《堪培拉时报》对此消息的报道同样是“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了”,充满着对未知风险巨大的担忧。

而美国着名基因工程学家乔治·丘奇对此则喜忧参半。一方面,他肯定这一实验具有艾滋病预防方面的重要意义,但同时他也质疑这项实验的实际效果——“只有一个基因被改变,就和完全没有改变差不多。”

因此,乔治怀疑这场实验,并不具有医学价值,更像是一个单纯的,对人类基因编辑技术的一个“活体测试”。

泰媒:

无论科技发展如何无下限突破,人类伦理的延续维持,绝对不能越界!

泰国作为佛教广播普及之地,对于人类文化伦理有着充满信仰的认识判定,而在科技进步与宗教坚守摩擦相抗的进程上,泰国人民始终在观察反思着。

佛国观念下,泰人民并不排斥高新科技的突破变革,不反对古典宗教仪轨与现代技术携手共行。大体上,泰式佛法会躬下身躯聆听每场科技的改动进步,对比分析着佛经教义与原子力学、“暗物质”、“电磁灵魂学说”等学术的最新论证,去糟粕,巩核心。

(图片综合自网络)

“在造物主面前改造基因班门弄斧”之类的话,大多泰人说不出,也不敢就此轻蔑否定当前来之不易的科学成果。同时,暹罗佛教也谈“缘起缘灭,平等自在”,以极端守旧扼杀新事物诞生的权利,泰人民持不赞成,不认可态度。

(图片综合自网络)

然而,正如《金刚经》延伸所指:“法尚应舍何况非法,不远离一切法,不执着于一切法”,佛教既然做不到“全盘拒绝”,当然也不会轻易宣布“全然接受”——

“基因编辑婴儿实验”新闻在国际扩散后,消息也于昨日同步抵达泰国。

较早正式报道该消息并得到大量转发的泰国媒体为《民意报》线上平台,该报道能算得上为直接“中译泰”转换,不偏不倚地把中国报道搬了进来。

作为泰华媒体,泰国网首先注意到了该媒体的标题,泰语上,这家媒体用了“SANG”(发音与中文“丧”同音,意为建造,创造)的词汇,直译出来,标题说的是《中国能制造俩娃娃,他们能抵抗艾滋病!》

(泰媒截图)

这一泰语标题冲上头条之后,可把泰国网络上断章取义的初级网民乐坏了——“什么?这俩娃娃能干艾滋病?那我们今后的夜场生活岂不是不用担心了?!”,部分“水瓶座”网民还同时在脑补各类“克隆大战”题材电影情节,以及在胚胎伦理混乱后如何拯救人类世界问题上操碎了心。

泰网友A:真有点像《银翼杀手》这类电影了

(图片综合自网络)

玩笑归玩笑,但整体泰网友还是选择与“批判”统一战线,开始担忧以及质疑起这项“改造婴儿基因”的无底线科技手段。

(图片综合自网络)

泰网友B:“教授啊!不是那样的啊!这不仅仅是所谓的人类伦理范畴,你把基因进行处理删除,改造之后谁能确保100%没有副作用呢?一项功能的突出,是否伴随着其他基因的异常显现,这些我们完全不知道,或者是就算两名婴儿成功了,那么之后2-3代之后呢?万一基因切割导致人类失去对正常疾病的抵御修复,这项后果谁能够负责呢?!”

(网络截图)

泰网友C:“如果这事成了,如果我们进入到这个(基因改造切割)时代,我们或许会时不时地互问:喂!你是那些被改造的‘基因切割人’吗?因为这个问题引发的副作用是未知的,是难以估计的,毕竟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在与‘不正常人类’相处了!”

(网络截图)

泰网友D:

“如果基因编辑切割成功,这孩子是不是就成了‘人造人’?而且如果不成功呢?基因编辑这一步骤能够带来什么益处?”

(网络截图)

泰网友E:

“该事件是比较恐怖的,试想,如果大部分人没有意识,不去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对世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后果会如何?如果他们掌握着新科技,那么世界将一片混乱……”

(网络截图)

随后,泰媒Thairath、Khaoso、18频道等主流媒体代表也纷纷发文表示:“这是世界上公开的第一例,也是最突破底线的第一例!基因编辑实在太危险了!破坏了伦理,侵犯了人权!无论科技发展如何无下限突破,人类伦理的延续维持,绝对不能越界!”

(图片自泰媒截图)

(图片自泰媒截图)

(图片自泰媒截图)

事件在泰国发酵期间,泰媒《经理人报》发文表态:“基因编辑婴儿,这真是让人又震惊又愤怒的新闻!”

(图片综泰媒截图)

而在关于HIV艾滋病毒的讨论中,还有文章指出,基因编辑和试管婴儿根本就是两个相背离的概念——

因卖淫嫖娼或混乱性关系而感染艾滋病的携带患者完全可以通过现有试管婴儿技术进行筛选精液,控制疾病传染给下一代,这是辅助性的进步。然而基因编辑删减的突破,让所谓的“科技婴儿”一诞生就具备免疫HIV的力量真不是一件光彩之事。

(图片综合自网络)

“看上去造福人类的幌子,实际上疯狂没了界限。你们没有权利去决定任何人类个体的基因,也不要戴上发展科技进步的面具,极度不人道的让婴儿们承受基因改造的未知风险。”泰媒表示。

结合其余泰媒报道,观察后不但发现,对于中国此次的“基因编辑”事件,多家泰媒使用了泰语“ang wa”组建新闻标题,此词句拥有“援引”之一,但同样具备“借口,托词”之意。

与泰媒报道相连的脸书平台,也有网友在破口大骂,言语中透露着:“这些科学家震惊世界方式,还有发现重大成果的欢呼,真的让人悲哀到了极点。”

人命关天,怎可如此儿戏

说实在的,在漫长的人类医学发展史上,2018年11月26日在中国发生的事情,究竟意味着什么,凭小编这样科学素养有限的吃瓜群众,真的难以参透。

但即便如此,我们在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除了“难以置信”之外,剩下的,便是挥之不去的恐惧与纠结。

不需要神学的思辨,也用不着深入的科普,甚至不需要明白什么“脱靶”之类的名词。

只一条就够——

在没有自由选择的前提下,用活生生的人作为试验品,去进行一场不可逆转的赌博,这样真的OK吗?

那可是两个活生生的孩子!

不是人类胚胎,更不是牛羊小白鼠。

那可是两个真实降生在人世间的孩子啊!

(图片综合自网络)

人类基因编辑,远远达不到成熟的地步。

不成熟,便有巨大的“不确定性”。

你自信满满地“敲除”了一组基因,能不能真的预防艾滋病,先不说——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造成那俩孩子出现什么别的遗传缺陷,对什么新的易感病毒丧失免疫,你怎么办?

用胚胎和动物做实验,失败了,你可以把样本销毁。

用人做实验,万一出了纰漏,你贺教授负得了这个责?

万一出现不可预见的悲剧,你怎么为两个孩子的一生负责?

(图片综合自网络)

好,就算运气好,两个孩子健康长大,无病无灾,安详终老。

那他们的后代呢?

被认为修改的基因,万一在一代人的时间内看不出端倪,你让不让人家婚配,让不让人家诞育后代?

万一有了后代,你怎么能肯定在它们的后代中,这份“人为变异”的已经不会产生意想不到的负面作用?

当这份基因,通过一代代的通婚,而汇入全人类的血脉中,你又能打包票,将来不会出现群体性的基因缺损,不会出现任何重大的公共安全事件?

不然呢?你把她们像小白鼠一样监视起来?永远不得婚配?

如果这样,人道何在,天伦何在?

(图片综合自网络)

不错,很多人会说“科学进步是在牺牲和试错的基础上实现的”,这不错,医学药品和治疗技术的革新,也离不开人体试验。

但是,你得人家自愿啊?

绝症患者,往往愿意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自愿参加一些低风险的治疗实验。万一有效,自是天不亡我,就算无效(甚至产生副作用),那也是愿赌服输。

(图片综合自网络)

但是,两名被编辑基因的孩子,你问过她们吗?

她们愿意承担那,伴随她们一生的,隐藏在基因中的,有可能传播给后代的,完全未知而又不可逆转的健康风险吗?

人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也许。

但是,人又如何能够在当事人无从选择的前提下,用他人的生命做筹码?

如果连这一点都能逾越,那与海森伯格,石井四郎之辈的分界,又在哪里?

(图片综合自网络)

说到底,这不是一场必要的试验。

基因编辑的技术,早就可以实操——只是全中国,全世界的科学家,自知不可逾越这一人伦底线,因此不敢越雷池一步而已。

HIV免疫,对于“实验体双胞胎”而言,也并不是救命稻草——因为现有的药物阻断技术,完全可以保证患艾滋病的母亲生下健康的孩子。

既无迫切合理的必要,又无实验对象自身的授权;

僭越了不可以人类做试验品的禁忌,更让一对孩子背负一生无法摆脱,世代无法甩掉的健康阴影——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敢这样干啊……

(图片综合自网络)

然而,最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这样风险巨大、挑战人伦的医学实验,居然就是如此儿戏地被完成了!

从阴谋论的角度,其实小编觉得,或许有些国家,早已在背地里进行过这样的实验。

但是,如果你要公开地做,至少要有全行业的讨论,国家的授权——甚至国家的立法授权,都不足以承担它的重量,需要全世界的认可与共识,才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启动。

但现在,一个教授,一家妇科莆田系医院,一个很可能是伪造的“伦理委员会”的授权,这事就成了!

想当潘多拉,原来就这么容易吗?

(图片综合自网络)

科学,是一把双刃剑——这句格言,老掉牙了。

既然是老掉牙,就应该人尽皆知。

我们平凡人,不明白科学家们心急如焚,上下求索,诺贝尔奖只争朝夕,盗取天火绝不隔夜的那种“情怀”。

(图片综合自网络)

但我们知道,科技为人类而服务,而非人类为科技的薪柴。为了人权、人道、人类的安危,宁可慢点,保守点,瞻前顾后地怂一点,都不能逾越人伦,枉顾一切……谁都喜欢科学进步,但我们真的不急着,去当反乌托邦科幻片里的冤死鬼。

一线之隔,不知是天堂地狱;

人命关天,又怎能心无敬畏呢……

监制:王新宇

文:岳汉 / 布周十面派

编辑:布周十面派 南飞雁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生活 东南亚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