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球员被困获救细节:打镇定剂 昏迷状态救出

泰国球员被困获救细节:打镇定剂 昏迷状态救出

搜狐体育 - 足球·2019-01-16 14:36

小孩华语成绩不理想?22年经验教师值得一试!
家庭清洁服务 - 让你的生活焕然一新!

去年夏天,泰国一个业余足球队的12名小球员和教练被困在泰北一座被洪水淹没的山洞长达半个月,在经历了222个小时的营救之后,最终被来自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多国潜水员成功营救。这样的新闻一出,全世界的球迷都是对此牵肠挂肚,在当时的媒体上,也曝光了很多关于当时营救的种种细节。不过,就在此事过去了半年多之后,媒体上曝光了更多的细节,其实真正的营救工作比去年媒体上曝料出来的更为惊心动魄。

记得当时在营救结束之后不久,媒体上就报道了当初营救的一些细节——两名英国潜水员率先潜入洞中,找到了12位小球员和他们的教练,发现尽管被洪水围困了10天,但所有人都还活着,而且精神状态良好,之后大家群策群力,制定出了切实可行的营救方案。最终,由潜水员进去,教会大家最基本的潜水技能,开始营救时,孩子们穿上潜水装备,由两位潜水员一前一后引导保护,在宽敞的地方自己跟着潜水绳潜走,在狭窄的地方,由潜水员帮忙拿氧气瓶,孩子们依然自己拽着引导绳,一边潜着走。最后,12个孩子连同教练都通过这种方法,顺利被营救了出来。

事实上,这次营救远没有那么简单,当时媒体上那样报道,其实就是为了能让那些小球员的家属以及所有的球迷宽心。事实上,一位来自于英国的新闻调查员利姆(Liam Cochrane)也根据他当时的采访记录,还原出了更多当时的营救细节。 整个故事是这样的,在这12名小球员在黑暗的洞穴中被困了10天之后,他们终于与外界取得了联系,并且获得了食物和医疗。这个时候,一位名为帕克的医生和3名泰国海豹突击队的队员在洞穴中陪伴与照顾他们,并给他们打气,希望他们能够坚强下去。

其实对于此次营救方案,等待洪水退去是最好的营救方案,但是时间上显然已经不允许了,经过洪水10多天的围困,洞里还没有被淹没的可供小球员们和教练呼吸的有限空间里,氧气已经越来越少,二氧化碳浓度越来越高,呼吸越来越成问题。更糟糕的是,这里在几天之后将被一场更大的暴雨袭来,这对留在洞里的人来说是一个噩耗,届时水位将继续上升,小球员们和教练最后落脚的地方很可能都要被淹没。 在这种情况下,救援队能想到的是一个风险系数最高的方案,那就是让孩子和教练潜到水里后,由救援人员把他们带出来。对于这样的救援方案,一位专家也谈到了自己的担忧:“现在行动,有人可能会死;如果现在不行动,所有人都会死,到时候我们只能去捡13具尸体。”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如果按照这样的方案,可能会有牺牲,但是如果不实施这个方案,那么在这个洞穴里的人,将无一生还。

既然可能会有伤亡,当时所有人决定还是将这个方案公布于世,至少要让所有孩子家长有所准备。这样一来,媒体上就也拿出了关于那个让所有家长都满意的营救方案——先教会孩子们掌握基本的潜水技能,然后,每个孩子由两名潜水员一前一后护卫,引导绳潜水出来。事实上呢?这个方案仅仅只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任何一个进过那个山洞水道的救援人员都清楚,一个从来没受过潜水训练的孩子,甚至成年人,根本不可能现学现卖潜出山洞,即便有两个潜水员一前一后护卫,他们都很难顺利穿过那无比泥泞浑浊水道。 最终,真正可行的方案就是给这些小球员注射镇定剂,然后给他们戴上充满氧气的面罩,用硅胶封牢,让他们在失去意识的状态下,由专业潜水员运送出来。其实这样做也有相当的风险,氧气面罩倒是容易弄到手,然而都是给成年人用的,只有4个勉强适合给孩子们用,并且还不确定它们是否适合最小的那几个孩子。此外,至于注射镇定剂的问题,就更需要专家协助了,毕竟这又是一个充满风险的一环。

当时一名名为哈里斯(Richard Harris)的澳大利亚洞潜专家来到救援现场,值得一提的是,哈里斯本身还是一名麻醉师,与此同时,他一同前来的潜水搭档,老朋友查理,则是一名退休的兽医。在接到这项紧急的任务后,哈里斯与查理进行了商量,商量之后最终决定, 由哈里斯负责给孩子们打镇定剂,查理负责检查镇定剂是否起了作用,孩子们是否可以下水。需要指出的是,这两位专家可以很好的完成这项任务,其实当他们飞抵泰国时就已经知晓这项行动的难度,同时他们在执行任务之前也向泰国政府申请了外交豁免权,一旦救援行动中有人孩子死去(甚至全部死掉),他们能够免责。

在营救行动正式开始之前,营救队内部传来了一个噩耗。37岁的泰国前海豹突击队员萨玛在将氧气瓶送到一个没被淹没的换气点洞穴之后的返回途中遇难了,他的尸体从昏暗的水中浮了上来,嘴是张开的,没人清楚发生了什么,或许是体力消耗过大,或许二氧化碳浓度增加导致他昏睡过去。 总之,萨玛就这样牺牲了,要知道,萨玛可是一位曾经参加过铁人三项的硬汉,他的牺牲让所有人都清醒地意识到,这场救援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众所周知的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前海豹突击队员都这么牺牲了,一帮没有任何潜水经验的孩子,如何才能凭借自己的能力潜出去呢?尽管这样,营救的准备工作依然在紧锣密鼓进行当中,当地的游泳池也被腾出来给救援人员、海豹突击队员以及英国潜水员们立刻进行了秘密封闭式演练。在演练中,他们分别找了大中小三个体型的三名泰国少年,模拟困在洞穴里的孩子们的体型,之后,救援队员们给孩子们戴上氧气面罩,由潜水员们把他们按在水里,抓着他们游一段距离。整个过程,孩子们都被告知不要动弹,模拟水洞中被麻醉的孩子们的形态。

虽说在游泳池的模拟救援看起来是成功的,但谁也不能保证,同样的救援发生在没有光线,完全黑暗的洞穴里,还能不能这么顺利。与此同时,负责打镇定剂的哈里斯医生也有烦恼,该用什么样的麻醉剂组合才能让孩子们失去意识3小时,又能安全地挺到出洞?毕竟在此前也没有成功的案例可参考。

哈里斯医生思考了很久,最终决定,混合三种药物进行注射。首先使用抗焦虑药物赞安诺,让孩子们克服恐惧;其次,再注射一定剂量的氯胺酮在孩子们的大腿肌肉上,按体重每公斤5毫克的标准,让孩子们陷入睡眠。由于氯胺酮的药效只能持续1小时,所以负责救援的潜水员还得带好一直已经预装了药物的注射器,以防孩子们中途苏醒,必要时,给他们来第二针;最后一种药物是阿托品,同样注射在大腿肌肉上,用来减少孩子们在沉睡过程中的唾液分泌,过多的唾液可能导致他们溺亡。

尽管已经考虑了方方面面的情况,哈里斯医生心里依然没底:“我想过,很可能忙活到最后,成功的概率依然是零。”其救援队员比哈里斯医生稍微乐观一点,一位救援队员在谈到当时的风险时如此讲道:“可能要死5个孩子。”

计划初步拟定之后,在被水淹没的黑暗洞穴里,救援人员潜过水道洞穴,来向小球员们告知即将要展开的救援行动。幸运的是,孩子们都很勇敢,没有任何人抽泣或嗷嗷大哭,大家一致同意救援的方案:“只要能离开洞穴,要我做什么都能接受。”就这样,救援就要开始了,一位负责补给的潜水员建议让球员和教练给父母写一段话,他的考虑是,万一计划失败了,被困的人起码还给家人留了遗言。在一张白纸上,一名男孩首先写到:“别担心我们,出去之后我们立刻就回家。别给我布置太多作业。”之后,孩子们一个接一个的写下了自己心里的话。

2018年7月8日,救援行动正式展开,所有救援人员聚在一起做最后的陈述,所有人都不清楚,今天这一天,他们会成为英雄,还是酿成一场大悲剧。如今他们也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依原定计划行事。当时的分工是这样的,哈里斯医生负责注射镇定剂,1/4的潜水员负责把失去意识,睡过去的小球员运过复杂的水道。与此同时,负责补给的潜水员们在依旧露出水面的中转洞穴处待命。

在各方人员就位之后,被困16天的12球员们以及1名教练,正在商量哪些人成为将要被救出的第一批4人。在经过现场医师的检查之后,最终选定了4个孩子,他们分别是诺特、特恩、尼克、奈特,这样的决定是基于孩子们的家离洞穴的距离做出的。“我的计划是,一旦出去了,他们骑自行车车回家,住的远的孩子可以顺便通知其他孩子的家人。”随后14岁的诺特第一个踏上救援之路,他穿上了潜水服,吞下了医生给的镇定剂药片,之后他独自走下斜坡,坐到了守护在下面的哈里斯医生的大腿上,然后哈里斯医生在他大腿上注射了两针,诺特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剩下的工作大家也都顺利的帮他完成,大家打开氧气面罩,很快诺特就在氧气面罩下开始正常呼吸。之后,英国潜水员马林森首先带着诺特出发,他抓着诺特的背潜入水中,最开始的一段水道,他无比谨慎,第一段水路将近320米,但这也是马林森最为漫长的一段路。

最终,当马林森很是顺利的将诺特带出水面,在那里,哈里斯医生的搭档查理已经等候多时,他检查了小诺特的呼吸以及其他指标之后,替诺特重新穿戴上潜水装备然后重新上路。这一段路完全在黑暗中前行,马林森无比小心,他最担心的就是有石头碰到诺特,此时此刻,马林森心里就怕两件事:其一是诺特突然醒过来惊恐乱动,或者他的面罩被磕出裂缝,进水后毙命。 通过了最狭窄的一段水道之后,马林森又遇到了一个新的难题,新一段的水道坡度太大,无比倾斜,怎样把依旧在沉睡的保持平躺姿势的诺特用合适的办法送过去呢?马林森用尽力气,让诺特保持之前的姿势。终于,马林森带着诺特从泥泞的水中浮出,来到6号洞穴。诺特的面罩和氧气瓶被移除之后再次检查一遍,呼吸还在,一切正常。

稍作休整之后,马林森带着诺特再一次潜入水中,他们最终来到了3号洞穴,也是救援行动的总指挥室,所有人一拥而上,将马林森和诺特一起拖出水面,医疗组检查了他之后,将他送上一个塑料滑道,好让他便捷地通过满是石头的干岸。 就这样,一个100多人参与的生命接力中,诺特和众多孩子一道像这样被运送,浮起,交接检查后又再次运送,浮起,交接检查。药效在渐渐退去,诺特的呼吸也在这种情况下显得越来越困难和急促,救援队员在他耳边鼓励到:“加油,你就快到了。” 终于,诺特第一个被救出洞穴。特恩还有尼克与诺特一样,顺利的被营救出来了,在轮到奈特的时候,出了点小意外,他对药物产生了强烈的反应,呼吸变得极其不规律。哈里斯医生不得不将他平放在地上,将他的气道完全打开,过了整整半个小时,奈特终于恢复了平静,才开始救他出去。之后他还被补了一针。到了晚上9点,第一天的救援顺利完成,4个孩子都被顺利救出,之后他们被迅速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第二天,另外4个孩子的救援也算是有惊无险,其中一个孩子在水下苏醒过来后开始乱动,救援的潜水员马林森不得不在水中给他注射镇定剂,并强行抱住了他,才算控制住局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救援的难度也越来越大了,天气预告传来警告,大暴雨越来越近,洞穴外面雨还在不断地下,洞穴里的水还在一点点涨,剩下的5个人还能不能扛住最后一天也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最后5个人必须一次性救出来。

最后一天的营救一大早就开始了,这一天是教练首先出发,困在洞里的18天里,他不断鼓励和照顾孩子们,他身体最为憔悴,但救援最为容易,毕竟氧气面罩他用是最合适的。最后出来的是马克,因为个头和年龄都是最小的,因为个头儿太小,救援人员一直没有找到适合他的氧气面罩,终于费尽千辛万苦,有人找到了一个可能合适他的面罩。终于,马克戴上了面罩,救援人员带着他小心翼翼地下了水,好在一切顺利。

这场耗时三日,倾尽100多救援人员脑力体力,引发全世界关注的惊心动魄的洞穴救援行动最终圆满完成,12名小球员和教练一个不落顺利获救。其实就在球员被困之际,全世界对此都是非常的关注,在此前媒体上所报道的救援经过要远远比实际情况要乐观很多,不管怎样,最终这12名小球员得救了。
(搜狐体育独家出品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事故 泰国 体育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