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他是同性恋纠正治疗中心的老大。 现在,他出柜了.....(组图)

曾经,他是同性恋纠正治疗中心的老大。 现在,他出柜了.....(组图)

环球视野·2019-01-28 11:38

想瘦=享受?中医瘦身了解一下
月薪过万不是梦!Ritchie高薪聘请室内设计销售顾问

自从2015年美国全国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后,“出柜”在民众中就不再是一件非常稀奇的事情了。

然而,最近还是有一名美国男子的“出柜”,引起了诸多国际大媒体的关注。

这个人,就是之前在美国最出名的“转换疗法”践行者、“同性恋治疗师”:David Matheson。

他一直以来都认为同性恋是病、同性恋是一种人格的缺陷,又是出书又是写论文地论证同性恋都是精神病患,得治。

最后却实在忍不住,放弃了自己34年的婚姻,开始追求男性了.,.

【在同性恋平权的时代,依然有“转换性向”治疗中心】

在全世界范围内,美国在LGBT人群平权活动中虽算不上是“最前沿”,但也是比较领先的了。

尤其是在2015年全美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后,LGBT平权的运动更是上了一个台阶。

但是,法律认可LGBT群体的权益,不代表所有美国人都认可。

尤其是在某些文化较为保守的群体,比如摩门教徒中,同性恋依然是一种不被正视和尊重的现象。

而David Matheson作为摩门教徒,在过去十多年里,就是一位忠实的“转换(性向)疗法”践行者。

他和他所代表的这种“转换疗法”认为,同性恋是一种可以被治愈的、错误的观念。

为了帮助这些“患病”的人,David为代表的这些“同性恋治疗师”就会采取各种方法“治疗”他们,

强行扭转同性恋的性向,让他们的人格“重回完整”,精神“恢复健康”。

至于所谓的“各种方法”,有的可能比较温和,有的则比较强硬。

但共同点则是,这样的治疗,

根本无法让那些“被治疗者”变成“异性恋”,只会让他们变成真正的“精神疾病”患者。

比如,曾经接受过“转换性向疗法”的美国男子Mathew Shurka,就在接受卫报的采访时透露,

当他16岁是决定坐下来和父亲坦白自己的性向时,他保守的父亲被吓坏了。

父亲虽然说了各种“别担心无论如何我都是爱你的”这样安慰的话,但实际上却打算把他送到治疗中心强行掰直。
之后,父亲就带着他去找“心理医生”谈话。

在进行了一个星期的治疗后,医生要求Mathew必须相信“没有所谓的同性恋这样的事情,每个人都是异性恋。同性恋只是来源于童年创伤或者家庭关系功能失调。”

同时,医生和家人还“安慰”Mathew:“别担心,你还年轻,你还有机会治好它!”

仿佛同性恋就是一种疾病,只有消除了它才能健康地活下去。但是Mathew依然无法说服自己相信医生们,于是父亲在接下来的五年里,

带着他辗转四个州,看了多名治疗师,花了几万美元,就为了说服他和异性在一起。
在这样的情况下,Mathew渐渐地抑郁了。
觉得是自己不够“努力”,不够好,辜负了家人的希望。

为了给自己一个解脱,也给家人们一个解脱,他开始不断地想要自杀….

经过几年的“治疗”,Mathew“同性恋的问题”还是没有好,

反而患上了抑郁症,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精神疾病患者”了。

Mathew的治疗过程还算“温和”,但也给他造成了各种难言的痛苦。

那些接受了更为强硬的治疗方法的人,心里的创伤更为严重。

比如,如今在英国组织反对“转换疗法”活动的Bisi Alimi,就是一位曾经接受转换疗法的人。

在他15岁时,作为一个虔诚基督教家庭的孩子,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的时候内心其实充满了恐惧。
他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于是找朋友们倾诉。

最后家人朋友为了帮助他“恢复健康”,送他去参加了一个“转换疗法”活动。

在那里,年轻的Alimi被关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整整7天。

7天里,他被要求完全禁食,全天候地祈祷,只能获得一点水和橄榄油维生。

为了治疗好他,那些治疗师、牧师们会每晚来和他一起祈祷。

同时提醒他:像他这样的人,如果不治好同性恋的话,会下地狱受到无穷折磨的。
在两个疗程的折磨后,Alimi终于不堪痛苦选择自杀了。
虽然被救了回来,但Alimi的心理却留下了深深的创伤:
“我觉得我自己被摧毁了。”

好在,痛苦的Alimi最终挣脱了“转换疗法”,并最终和一名心爱的男人结婚了。

如今的他虽然过得幸福平稳,却还在时不时地想起曾经的痛苦,心有余悸。

所以他决定说出自己的故事,帮助更多的人从所谓的“转换疗法”中走出,接受真实的自我…

让人难过的是,这种除了让人痛苦,实则毫无用处的“治疗中心”,在全世界都存在。

有的地方虽然有法律禁止,但它们总是可以借着各种让人难以捉摸的由头,私底下运作;

有的地方干脆就没有法律约束,于是各种“治疗中心”可以光明正大地接受“病人”,实行治疗。

无论是使用“温和”的谈话,还是使用强硬的“电击、药物”惩戒方法,
这些治疗中心、治疗师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将同性恋看做是一种需要被治愈的疾病,
且相信人的性向可以被改变,同性恋可以被治好…
然而,同性恋真的是病,且可以被“治好”吗?

【出书发论文的着名同性恋治疗师,却最终为了自己的幸福出柜】

目前在美国,这些“转换疗法”早已被美国医学协会、美国心理学会谴责多次,

从法律上来说,这种“诊所”“治疗中心”,也在15个州被明令禁止。

可是,就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之下,依然有一些“治疗中心”屹立不倒。

比如位于摩门教徒重镇盐湖城的“性别整体中心”,就是一个主张谈话疗法的“诊所”,除了有线下的治疗中心,还有专门的网站和博客传播他们的治疗理论。

而前文提到的David Matheson就是这个中心的主任和主要负责人,负责通过各种谈话疗法,治疗那些精神和情感不健康的同性恋们。

所有来到这个中心接受“治疗”的人,都会被仔细地询问过往种种经历,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才造成了他们“变成”同性恋。

比如,和父母关系不和、青春期迷茫、童年时期有了和异性不愉快的经历等,都是这个中心的治疗师们分析出来的造成个人“变成同性恋”的原因。

David声称欢迎所有的同性恋患者前来咨询治疗,中心会帮助他们,掰直自己, 恢复异性恋...多年的“治疗经验”也让David获得了大量的“研究资料”。

2006年时,David还发表了一篇论文,将“同性间的吸引力”和精神疾病进行了对比。

另外,他还把自己的研究所得整理成了一本书,《成为一个完整的人》,说这本书是“一份长达六年的、关于那些不想要成为同性恋的男性们的难处的研究成果”。
这一看还真的充满了公正客观的学术研究的气息…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多年来有实践、有理论的治疗师,

前几天却通过社交媒体小范围地公开表示,自己已经结束了和妻子34年的婚姻,在追求新的职业生涯和男朋友。

一石激起千层浪:你“治疗”过几百个“同性恋患者”,自己却是同性恋,那你曾经的治疗不就是欺诈吗?

1月25日,为了回应外界的质疑,David再次通过自己的脸书账号,公开宣布自己结束了和妻子34年的婚姻,承认了自己同性恋的身份。
这篇“自白”文细细看下来,也是让人非常感慨:

“一年前,我意识到我必须在生活中做出重大改变。我意识到不能继续然给自己留在现在的婚姻中了,我意识到是时候承认自己是同性恋了..

多年来我和妻子的婚姻总是快乐而充实,总的来说这是一段美好的关系。我一直觉得“直男”是我的核心身份,但我也有过被男性吸引的时候。虽然这种感觉都被藏起来了,但有时候它们太过激烈,导致我在婚姻里痛苦地挣扎。

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我们不后悔结婚,但我们的性格差异变得很明显,关系变得紧张,婚姻变得痛苦。在这种痛苦之中,我也意识到,我不能再极力避免自己对男性亲密关系的渴望了。
这种渴望已经变成了一种不可妥协的需求。

结束痛苦的婚姻并非易事,我不得不在浴室联系“离婚”这个词,受到羞耻心的煎熬,努力提升自己的勇气。我纠结了几个月:一方面我必须忠诚于自己的信仰,另一方面却怀疑信仰中“同性恋是有罪”的部分。

我曾经被一个由我自己筑造的意识形态监狱所困。我知道我的工作曾经帮助了很多人(他们告诉我的),但我也承认我肯定伤害了一些人。

我并不是说,我已经原谅自己了。但作为治疗师,我的缺陷是来自于对“健康的精神状态”的看法过于狭隘。这种狭隘的思想来自于我自己对同性恋的恐惧。

我真的很抱歉由于我的狭隘,给很多人造成了伤害。我很抱歉,我曾经的选择导致了其他人的困惑和痛苦。

即使在今天,作为一个新出柜的男同性恋,我仍然能在自己身上看到太多恐同的特点。但是我至少比六年前试图通过谈话治疗同性恋的自己相比,现在我是一个更加开放包容的人。

我的确是真诚地对待我曾经的婚姻和工作的。但如今我不得不继续向前做出改变,开启一条新的生命之路,开始一个全新的成长过程。

如果我的出柜能够改变我生活之外的什么事,那就是鼓励人们真正地把我自己的人生,对自己的人生道路保持信心,并且不要去担心或者羞于承认追求真诚的自我。
无论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David的自白震惊了无数人。

网友们的评论中,虽然有人觉得他的道歉无法弥补那些被他伤害过的人,

但大部分人还是为他的勇气和真诚感到高兴,并祝福他开启人生新篇章。

【LGBT平权时代,反对“转换疗法”任重道远】

面对David的出柜,网友们虽然祝福居多,且认为这对于LGBT平权、消除对同性恋群体的歧视和误解是一件好事。

但对于很多长期以来致力于反对“转换疗法”的活动人士们,David的道歉并不能弥补他对别人做出的伤害,更无法掩盖他曾经的职业生涯的“欺诈性”。

而渴望消除歧视的人们,也不能等着“治疗师们”主动出柜,而是应该采取更积极的做法,取消这些“转换疗法治疗中心”,打击这种“转换疗法”行业。

David的故事,最开始引人瞩目的是“作为最着名的同性恋治疗师,本身却是同性恋”这样略带讽刺的情节。

但仔细看下来,却又不仅仅是讽刺。

David表示很长时间以来,他在自我身份认知方面非常迷惑,自己对自己产生了各种怀疑。

他的信仰和真实的情感之间的矛盾,也让他无比痛苦。他所谓的“治疗”他人,其实也是一种变相地“治疗”自己。

他的内心深处的痛苦固然值得理解和同情,他如今出柜的行为的确充满勇气,但这并不能洗白他曾经对他人造成的伤害。

在对自己的“理论”本是存疑的情况下,他依然靠着推销自己的理论和治疗他人获利。

这在商业上严格说起来可以算是一种“欺诈”,在情感上也给那些消费者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虽然在他最终出柜,停止继续“治疗他人”。

可是,David出柜了,不再试图去“治疗、转换同性恋”,并不代表那些奉行转换疗法的治疗师、治疗中心们就随之消失了。

2018年时,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院出了一份关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政策”的报告显示。

在美国18-59岁的人群中,有超过69.8万人接受过“对话疗法”,其中有35万人都在青少年时期接受过针对性向的“治疗”。

有2万13-17岁的年轻人,曾经在还没有禁止转换疗法的41州里,从有执照的诊所、医生处接受了“转换疗法”。

有超过6000人,在已经明令禁止了转换疗法的11个州,曾经在有执照的医生处接受过“转换疗法”。

有超过57000名青少年,是从所谓的“信仰”“精神”咨询师哪里,接受过转换疗法。

通过对这些接受过转换疗法的人的研究,这份报告明确指出:

“改变某人的性取向或者性别认同的行为,本身就与一系列负面精神状况相关,会产生包括自杀在内的精神问题。”
换句直白一点的话说:

性向不同本身不是精神问题,强行扭转性向却会造成精神问题。

在同性恋婚姻都完全合法化了的国家,转换疗法都这样有“市场”,更不用说在一些LGBT权益还没有足够保障的地区。

因此多年来,一直有关注这些治疗中心的人,在通过各种采访、报道的方式,力图消除这些治疗中心。

例如,LGBT平权组织Truth Wins Out的负责人Wayne Besen就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说:

“转换疗法是对消费者的一种欺骗,在50个州应该被取缔。它利用了人们内心的愧疚、羞耻、恐惧等情绪,来威胁和强迫弱势群体放弃自己的人性。”

或许正是因为Truth Wins Out这样的组织的工作,越来越多的“同性恋治疗师”的真实身份被“揭穿”:

2000年时,最着名的“转换疗法”倡导者John Paulk被人在华盛顿的同性恋酒吧拍到照片

十年后,由于越来越多的证据被曝光,John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同性恋,且对自己过去的“治疗”发布了正式的道歉。
(照片中间是John Paulk)

2013年,转换疗法组织“Exodus International”的负责人Alan Chambers在被挖出证据后,

不得不承认自己同性恋的性向,并对LGBT群体发布道歉,他的转换疗法组织也不复存在。

两个月前,非常活跃的“同性恋治疗师”Noraman Goldwasser,也就是和David一起出过关于“同性恋与精神疾病”的论文的作者,也被Truth Wins out 曝光在同性恋约会软件上废除活跃。

所谓的“着名同性恋治疗师”,本身也是同性恋...

在Truth Wins Out的工作人员们看来,这些本身知道自己是同性恋却还去“治疗同性恋”的“治疗师”们,所谓的治疗本质上来说就是一种欺诈。

反对他们不仅仅是在文化上捍卫LGBT群体的权益,也是从经济上捍卫消费者的权益。

接受“真实的自己”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是在社会大环境下,依然对他们不太友好的身份。

如今,关于LGBT群体的态度在各个国家都有着不同的争议之处,或许要让所有人都认可某一种观点,本身就是很难实现的。

但是,至少在个体层面,个人是可以努力把握自己的“真实身份”,选择做自己喜欢的那个“自己”。
同时,不要去强迫他人,为他人选择“该做什么样的人”。

只要在这样相互尊重的情况下,所谓的平权、个人的身份自由,才能够慢慢实现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同性恋 奇闻异事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