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导演,蒋雯丽也是很优秀的

做导演,蒋雯丽也是很优秀的

腾讯网 - 娱乐·2019-07-16 18:00

余仁生招聘啦!福利待遇好,工作环境优,快点来申请!
美妆公司SASA等你来加入,点击申请

如果我们提到中生代的优秀女演员,那蒋雯丽的演技,算得上绵长细腻,

23岁的蒋雯丽刚刚出道,客串了众星云集的《霸王别姬》。

在仅有的三分钟里,蒋雯丽完成了“深入灵魂,人戏合一”的表演,

一个眼神,也为后面的剧情埋下伏笔,也是被称为教科书式的演技。

多年后,蒋雯丽转行做了导演,

她的作品《我们天上见》,依然延续了她这种真切和力度,是演员转行做导演中极为少见的,

《我们天上见》也是蒋雯丽自编自导带有个人经历的自传体作品。

这部在豆瓣上获得了8.6分的口碑佳作,也获得了多项国内、国际大奖。

在南方的某个小镇,有一个叫蒋晓兰的女孩,

父母长年在边疆工作,姥爷一手将她带大,姥爷是蒋晓兰唯一的亲人和陪伴,

姥爷早年丧子,女儿和女婿都是多年的知青下乡,音讯全无,因此,姥爷对蒋晓兰也就格外的疼爱。

在单位开大车的姥爷,收入并不算高,

还要一个人的工资要养这样一个正在发育期的女孩儿,着实有些捉襟见肘,

姥爷常常要在米店油店肉铺赊点账,即便这样姥爷依然尽心尽力的照顾晓兰。

姥爷给晓兰做夹了鸡蛋的热馒头,冬衣烤暖了,才给她穿上,给她梳油光水滑的双尾辫儿,送她去上学......

晓兰就这样踩着姥爷的脚印,一步步前行。

但是,姥爷照顾得了晓兰的生活,却照顾不了她的内心,

父母长年在外,加上她和阶级敌人同姓,蒋晓兰从小就很不受待见,

院子里没人肯和她玩,去学校也常常被写黑板报辱骂以及泼脏水嘲笑。

蒋晓兰的童年生活很孤单,

心思敏感的女孩儿常常带着自己的布娃娃躲在衣柜里,来对抗外界的不如意,

衣柜就好像是母体,是蒋晓兰唯一安全的所在,

而布娃娃就是那个她,渴望得到母爱的庇护。

除了爷爷以外,还有一个人能分担一些晓兰的寂寞,

那个叫小翠的小姐姐常常带着她去体操队玩儿,

她的相好在那里教武术,晓兰知晓了小翠姐的秘密,得到了格外的关照。

很快,小翠姐也下乡做知青,

而晓兰因为小翠姐带她去体操队玩耍的契机,喜欢上了体操,她励志成为体操冠军蒋绍毅那样的人,

因为,做了冠军就不会是阶级敌人了,更加不会被嘲笑和冷落。

晓兰这样痴痴地想着,

姥爷因为听说进体操队就可以不去下乡了,也积极地送晓兰去学体操。

晓兰通过小翠男朋友的介绍,顺利进入了体操队,然而体操队的时光依旧不够明朗,

晓兰被当作业余的,在队里并不受教练和队员的待见,别的队员都有了崭新的体操服,只有晓兰没有,

姥爷用泳衣和袖管给晓兰缝了一件蛮不错的队服,晓兰的业余身份依然被队友嘲讽。

晓兰将压抑许久的情绪发泄了个够,

她不明白她的生活怎么总像南方这下不完的小雨,少有晴朗的时刻,

她朝姥爷大吐苦水,说自己没有爸妈,又姓蒋,倒霉透了,

姥爷却哑口无言,他用了全力让晓兰得到最好的生活,却依然不尽人意。

在愤怒后,晓兰选择了逃跑,她扒火车去边疆找父母,离开这个不待见她的鬼地方,

姥爷从火车站找回满脸煤渣的晓兰,却没有打她,而是晚上睡觉时小心翼翼地捆好自己和晓兰的手,

并用妈妈的身份给晓兰写了一封信,鼓励她好好练体操,

并托人带来了边疆才有的哈密瓜,在那之前姥爷替女儿写过很多次信抚慰孙女。

孙女总是问他,爸妈什么时候回来?

小时候,姥爷说等国家建设好了回来,等大一点儿,姥爷又说你体操练好了就回来,

晓兰听信了姥爷的谎言,那个从不许她扯谎的姥爷,为了守护她的童年,却撒了无数的谎。

春去秋来,晓兰长大了,来了初潮,成了一个大女孩看,

而姥爷却老了,医生说他的器官都已经衰竭,只有心脏还保持着活力,

晓兰知道这是姥爷挂念她,怕她没有依靠,才强撑着。

晓兰幼鸟反刍般地照顾着姥爷,哄他吃饭替他洗澡,

等姥爷睡下了,晓兰却不由自主地哭出了声,她很怕姥爷突然离开,

她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姥爷,没有姥爷的陪伴,她或许会和那株被她浇死的兰花一样命运多舛。

姥爷终究是离开了,跨别十年的父母寄来书信的那一刻,姥爷安详地走了,

他记挂的外孙女终于有了着落,她的亲生父母会接替自己照顾她。

姥爷的一生似乎吃了许多苦,早年丧妻,中年丧子,晚年又没有子女环绕膝下,

只有蒋晓兰这样一个外孙女和他相依为命,姥爷从来都是平和的,

打油、剁肉、烧菜,和邻里和睦相处,

替晓兰缝制体操服,给晓兰做单杠练体操,在晓兰拉筋压腿疼哭了以后,扮孙悟空逗趣她。

姥爷的一生都是平淡的,他没有向任何人吐露自己的苦楚,甚至晓兰都没有,

在晓兰眼里,姥爷是乐观细腻的,极少发火,

只在她扯谎以后,用缠着毛线的尺子教训她,并用“妖怪专吃撒谎小孩的脚趾头“来警醒她。

在姥爷的晚年生涯里,只有晓兰这样一个记忆,

而在晓兰的童年里,宽慰她给她安定生活的,从始至终只有姥爷,

姥爷替她挡住了生活的不堪和凶残。

即便在那样清贫的年代,姥爷依然让她按时吃上肉,准备一大罐子的奶糖给她,嘱咐她每天喝麦乳精,

花一大笔钱给她买可以改装体操服的泳衣,在她初潮期请隔壁婶子为她做了月经带。

姥爷如此严密的防护,依然没法让蒋晓兰不受一点伤害,

在他保护不了的地方,晓兰被冷落被嘲讽被忽视,

晓兰不理解那些苦痛和伤害,但她看到兰花在雨水的击打下慢慢长高心里也有些许欣慰。

兰花的生长也是晓兰的成长,

在晓兰的年少里,有无微不至照料她的姥爷,有替她抱着杆儿供她练习的隔壁大叔,

有给她送吃的拦住姥爷打骂的婶子,有带她到处闲逛的小姐姐小翠,让她顺利进入体操队的武术教练,

那些人的陪伴,构成了晓兰的童年时光。

晓兰就这样在姥爷的陪伴下,邻友的照顾下长大了,

她让姥爷的晚年有了些许宽慰,姥爷也让她的童年没有陷入凄惨,

在姥爷的棺木前,她给姥爷戴上了那些姥爷珍视的荣誉徽章,并说出了平生对姥爷撒下的两个谎言。

棺木带走了陪了她三分之一人生的姥爷,她和棺木擦肩而过,

在那个雨天,晓兰和过去的人生告别了,她没有哭,她内心只有欢喜,在姥爷的陪伴里她懂得了爱也获得了温暖。

不得不说,含蓄细腻的情感,随着《我们天上见》叙叙到来的展开,

蒋雯丽在导演技巧上还有青涩之处,但胜在故事真情实感、清新细腻,而且影片的摄影和美术都非常讲究。

据说,影片杀青当天,蒋雯丽一个人在摄影棚里痛哭,

“姥爷去世的前一天,我和他见了最后一面,当时他几乎毫无知觉,可当我握住姥爷的手时,他却抓住了我的手,流下了一滴眼泪。

这一瞬间,我终身难忘。”

用真实的生活,构成如此私人化的故事,不得不说,

做为导演,蒋雯丽也是优秀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娱乐 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