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电影《哪咤》的剧情值得40亿票房?

为什么电影《哪咤》的剧情值得40亿票房?

Great Daily - 娱乐·2019-08-15 07:17

修水管,找权威认证的注册公司!24小时为您服务
月薪过万不是梦!Ritchie高薪聘请室内设计销售顾问

"

这个夏天,一部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动画电影,却意外地闯入了中国影史票房榜前四名。

《哪咤》打破了预设在动画电影,尤其是国产动画电影上的票房「天花板」。

其实,要论国产动画电影的技术水平,《大圣归来》与《白蛇·缘起》早就证明过了。

而《哪咤》最大的突破则是——终于在「剧情」上立起来了。

在动画产业化环境萌生的今天,《哪咤》这部电影本身,或许可以成为未来几年内商业动画电影的模板式剧情设置教材。

下面,我们就从电影剧情本身来聊聊为什么哪咤能够走进观众的心?

第一,传统文化题材上的时代创新,旧瓶装新酒式的「真香」。

沒有人愿意看一个说了多年的老故事,毕竟把老故事说得再好,时光滤镜下那白衣胜雪的小哪咤终究是最好的白月光。

而彻底的新故事在这个刚刚对国产动画电影有所新认知的市场上驾驭难度还是过高,就相当于一部沒有名导沒有大牌明星的普通电影,酒香也怕巷子深,「让大众知道」这一步的宣发成本过高。

上影79版《哪咤鬧海》

而《哪咤》恰恰把「旧瓶」与「新酒」的尺度把握的极好。

《封神演义》这部赢在世界观上的神作经歷了时间的洗礼,早就有无数的影视化作品为其证明了IP的力量。

而「哪咤」,作为与「大圣」齐名的中国唯二骨子里具备真正反叛精神的神话人物,在中国动画电影史上,则具有一种薪火相传的史诗感。

这种薪火相传,不仅体现在其产业与商业意义上,也存在与其精神内核上。

我们发现这样一个细节,《哪咤》电影的变身桥段致敬了《大圣归来》的变身,都是在一片火焰之中,当初的大圣归来之时用的右手拔出了金箍棒,而哪咤则用左手接过了火尖枪。

大圣归来之时用右手拔出金箍棒

哪咤变身之时用左手接过火尖枪

如果你看了《大圣归来》,也看了《哪咤》,你也许会发现,尽管我们的大圣与哪咤与小时候记忆中的长相一点儿也不同,一个是个梨形马脸,一个是位丑小孩,但还是那两个在我们记忆中闪闪发光的他们。他们或许经歷了我们曾经不知道的故事,甚至反抗的对象都不一样了,但仍旧拥有着相同的灵魂。

那样的灵魂应该是怎样的呢?

是在每个孩子心中有人性有缺点却永远能在身边保护我们的「英雄」,是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开始就有的平等,是歷盡千辛万苦与无边孤独的不服输,是再顽劣的外表下仍旧藏有的真心与爱。

「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朋友小哪咤!是他是他就是他,少年英雄小哪咤!」

大圣与哪咤三代形象集合(cr:@魔豆小肚皮)

那些闪闪发光的灵魂从我们还是个孩子起,就守护着我们。

所以哪怕他们歷经百世容颜已改,我们仍旧可以认出他们来。

那箇旧瓶子,代表的是传承。

对市场而言,那是中国的千年文化时光所沉淀与证明的人民审美方向所在;而对所传递的文化精神而言,则是不同时代背景下所传递的同样可贵的中国价值观内核。

这是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故事,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英雄。

《哪咤》超过《大圣归来》登顶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冠军时的大圣贺图

《哪咤》与《大圣归来》的联动

《封神演义》本身就好在神级的世界观,而在这样的世界观之上,后来的创作者能有更大的故事创新空间。也基于此,不同的时代的优秀创作者们,能将这杯新酒做的堪比老酒醇香。

当然,创新不是魔改,真正优质的创新离不开时代。

宫崎骏在看过上影79版《哪咤鬧海》之后,就曾认为电影与79年的中国社会精神状态息息相关,甚至将龙王等多个人物与意象与现实中的人物事件一一对应。

而2019年我们所见到的《哪咤》电影的剧情创新,也好在了鲜明的时代感上。

最显着的剧情内核创新之一,便是「反父权」变成了「反天命」。

在封建时代与近代,父权曾统治了中国社会相当长一段时间,父亲往往是一个专制而不理解孩子的存在,那个时代的「反父权」是可贵的。

而时间的车轮来到了21世纪,当80后与90后成为了父亲角色的现在时主要扮演者,中国社会的父权矛盾早就削弱了。

在现代家庭关系中,父母忙于工作而疏忽的对孩子的陪伴往往是新一代家长与孩子内心的矛盾所在,在《哪咤》电影中,塑造了为哪咤在外寻求破劫之法的李靖,和因替代李靖保卫陈塘关的新时代「女强人」殷夫人,还有因为「成见」与陪伴的缺失而孤独的「熊」孩子哪咤。这也是一种现代家庭普遍矛盾的投射,尽管不像「削骨还父、削肉还母」那般拥有悲剧式的艺术色彩,但更真实,也更能走进全年龄段观众的心。

而电影后半段关于家庭关系的教科书级教育方式刻画,也为现代的父母提供了一条对孩子更理性更科学的教育思维,也用最容易让孩子理解的方式,告诉了坐在电影院里的小小孩子父母在陪伴缺失背后的难处与依旧深沉的爱意。

这样的家庭关系创作思路,也与饺子导演所处的家庭环境密不可分。「削骨还父,削肉还母,这个情节充满了恨意,我想做出充满爱的电影。」他曾坦言,「在自己沒有收入、埋头动画的时候,亲友指责他不务正业,母亲用退休工资支撑他的创作。这也是为什么他给了哪咤一对疼爱他并给予他无限包容与爱的父母,在生而为魔的本性中注入善与爱。」

cr:@福禄寿喜吉祥茶

当然,反叛精神是仍旧存在的,并更具有时代色彩。

「反天命」是在现代社会更具普适性的价值观体现。

「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我说了才算」,这是关于人对于自我的认知。在中国现代社会中,在一个千年来少有的稳定生活环境下,快速发展的时代所带来的冲击让现代人在许许多多的层面拥有着普通却普遍的个体认知烦恼。

比如关于美丑。《哪咤》用黑眼圈插裤袋的「叛逆」丑小孩本身,来打破了现代人对于美丑的成见。当整形与假脸网红大行其道,当拥有千万粉丝的流量明星充斥萤幕,哪咤这个丑小孩告诉我们,被接纳认同与外貌其实无关,保持一颗真诚善良的心才是最重要的。

比如关于出身与善恶。天生魔珠的哪咤、天生妖族的敖丙与天生是豹子的申公豹,都肩负着如大山般的成见。而他们所做出的选择,决定了他们的人生高度。哪咤是魔丸也需要在山河社稷图中修炼两年,敖丙是灵珠更从小到大生活中只有练功,而他们最后的选择,是遵从本心的善念。所谓的「我命由我不由天」,便是努力之后自我意识的觉醒,以及随之而来的对于人生关于善的选择权。

这其实是些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但现实生活中为此烦恼的人却太多了。而用一个故事丝毫不做作地说出让人感同身受的普适性处世规则,《哪咤》做到了。

而在颠覆性的创新过后,《哪咤》让一切的剧情似乎又回到了封神世界的主缐之上。

沉浸在《哪咤》电影中的观众,在观看中被颠覆性的形象与设定搞得并不知道下一刻即将发生什么,而当电影落幕之时,却知道了下一部或许要发生的事情。

在我所在的那场哪咤电影散场之时,我听见有位小女孩牵着妈妈的手问她,「哪咤沒有身体了,接下来怎么办呀?」她妈妈回答,「哪咤会被用藕做出他的身体呀。」

那种陌生感与熟悉感的奇妙融合,让观众既具有深刻的共情感,又有未知的新鲜感。

而敖丙死了,哪咤死了,龙王怒了,这些熟悉的设定又会带来下一部怎样的故事呢?

也许,《哪咤》的上映创造了是更新的次元,而它的落幕将揭开无限的封神宇宙。

那是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神话宇宙。

第二,人物的复杂性与真实性,拒绝了非黑即白的脸谱化。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