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娃有哪些难与易?看看热播剧《小欢喜》就知道了

养娃有哪些难与易?看看热播剧《小欢喜》就知道了

腾讯网 - 娱乐·2019-08-19 20:10

新加坡买电影票怎样最方便?这里试试吧!
克拉码头洗碗工、帮厨、服务员等岗位招聘

时隔3年,《小别离》的续集《小欢喜》掀起了收视热潮,豆瓣8.1的评分。超有代入感的剧情让不少观众惊呼:这就是我的故事啊。

该剧演员阵容强大,有黄金搭档黄磊和海清,还有金鸡影后陶虹,柏林影后咏梅,喜剧担当沙溢。

《小欢喜》把镜头对准了北京三个高考家庭,三个家庭的养育风格各不相同,而其中亲子关系变动最为剧烈的一个家庭――季杨杨家,可以说将父母养育孩子过程中的艰难和容易展现得淋漓尽致。

01

养娃之易:把孩子留给亲人的放心省事

季杨杨,和剧中另一位高三学生方一凡一样,都是险些“被蹲班”的学生,两人一起成绩垫底,可谓是难兄难弟。

但方一凡从某种程度上看,比季杨杨幸福多了。虽然妈妈董文洁对他比较火爆,但他至少一直都在父母身边,而且还有一个懂爱的老爸,而季杨杨则是缺失了近六年的父母陪伴。

季杨杨的父亲季胜利是一名官员,妈妈也是体制内的公务员。杨杨小学毕业后,父亲调到外地工作,母亲刘静跟随父亲同去,一去就是数年,直到杨杨高三了才回到北京。

低调的高级公务员之家

这期间,杨杨先是在奶奶家,奶奶去世后,又到了姥姥家,生活上由姥姥、姥爷照顾,其他时候则喜欢和舅舅刘铮在一起,学校里的家长会也一直是舅舅参加。

而杨杨舅舅是一位事业小有成就的商人,出手阔绰,对杨杨宠爱有加:给他买最好的头盔(杨杨喜欢开赛车)、衣食无忧,甚至开学第一天还让杨杨开着自己的法拉利去学校。

在杨杨父母离开的这几年期间,对于他们夫妻俩来说,养孩子是容易的。因为亲人的帮忙,既放心又省事。但这份容易却为日后的艰难埋下了伏笔。

02

养娃之难:久别重逢后的摩擦和生疏

高三这年,杨杨父母回到北京工作,妈妈刘静在学校附近的小区租了一套两居室,准备开始期盼已久的一家团圆的生活。但三个人毕竟太久没在一起了,缺乏感情基础,刚住到一起时,有的是别扭和尴尬,摩擦和无奈。

"高考生家长",是绝大多数人

将会扮演的人生角色之一

“开车开到半夜,放学不回家,刚才摔门,昨天还跟咱们拉脸子、发脾气,他小时候咱们挺好的,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浑呢,难道我们做错了吗?”,面对儿子的行为,父亲季胜利很是不解。

妻子刘静倒是显得比较冷静,“咱们说不定从一开始就错了,可能当年我们就不应该走,至少我应该留下来,你是步步高升了,可咱们跟杨杨的日子越来越少,我们就没尽到当父母的义务。”

在学校为高三年级学生举办的誓师大会上,杨杨父亲(担任区长)被邀请为家长代表发言。当他在主席台上热情洋溢地讲话,周围同学纷纷向杨杨投以羡慕的眼神,但杨杨却是一脸的不屑和反感,“他就是来履行公务的,对我来说,有他没他一个样。”

长年缺失父母的陪伴,在杨杨心底里积下了深深的埋怨,这埋怨里还掺杂着失望、无奈、委屈、愤怒,亲子关系也越发疏远。

03

养娃之易:当父母做出改变,关系随之好转

在妻子的鼓励下,季胜利决定采取行动,缓和父子关系。他来到杨杨经常去的、舅舅开的卡丁车场,想从了解儿子的爱好开始,了解儿子这个人。

刘铮看姐夫开卡丁车有些费力,便建议他去杨杨爱去的游戏厅玩玩,从游戏车练起。

西装革履的季胜利来到游戏厅,笨拙地买了一筐游戏币,和众人一起围观几个开车比赛的年轻人,最后发现冠军竟然是杨杨。

杨杨见到老爸很是诧异,“你怎么来了?”

“你舅舅说你爱玩这个,我也来看看。”季胜利一脸真诚,杨杨有些不敢相信。

父子俩之后到西餐厅吃饭,一开始杨杨还是那副冷酷脸,只顾看手机、不说话。

当听到父亲聊起开车时,终于成功吸引了杨杨的注意力。

“你刚才那个赛车开得真好!还是脑子好使,有天赋。”季胜利夸赞起儿子。

杨杨有些腼腆,抬头看了眼老爸。

“我和你妈还去开卡丁车了,你妈比我开得好,可勐了。”

“我妈?”杨杨总算打开了话匣子,和父亲畅聊起来。

冰冻多年的父子关系终于开始一点点升温了。

而这样的升温是由父母一方的主动改变带来的。季胜利放下了对儿子最开始的指责和批判,转而对儿子这个人好奇,并且采取了实际行动,从了解儿子的爱好开始,来了解这个陌生的熟悉人,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毫不吝啬自己的肯定、赞美,通过发自内心的认可来拉近和儿子的关系。

当杨杨在家头一次对爸爸说出“谢了,老爸”时,季胜利激动地跟妻子说,“你听到了吗,刚才儿子谢我!”脸上是难掩的满足。

04

养娃之难:亲子关系稍有不慎,又遇寒冬

虽然杨杨和父母的关系明显好转,但曾经缺失的陪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补上的,一旦遇到突发事件,处理不当,就容易将关系打回原点。

季杨杨在和方一凡打球时,不慎将球扔到了方一凡的表弟林磊儿身上,砸坏了他的手机,而手机里有林磊儿去世妈妈的照片和语音。

方一凡为了给弟弟出气,把季杨杨开着法拉利来上学的视频做成了恶搞表情,在学校里传开了。

本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但不巧季杨杨的父亲是官员身份,而这个表情最终传到了单位书记那。书记找到季胜利谈话,要求妥善处理此事。

季胜利让杨杨和方一凡各写一封道歉信,第二天到学校当着校长的面相互道歉,这事儿就算了结了。

“我季杨杨,认真向季胜利道歉,严重阻碍了他的升官发财之路,严重违背了他平时廉洁奉公的形象。我对不起您几乎不教育我,把我一个人留在北京,最后养出我这么个浑蛋儿子。”

本是化险为夷死的安排变成了父子相杀的闹剧,“给我闭嘴”,季胜利呵斥道。

“我还能背一百字、一千个字,让我来学校检讨,就是为了完成单位提倡的回归家庭的政治任务,我对不起你费尽心思讨好我”,杨杨情绪高涨,丝毫没有暂停的意思。

“啪!”一记耳光打在了杨杨脸上――来自他的父亲。

杨杨奔跑离去,大家也都追了出去,剩下季胜利在那回不过神来。

家庭治疗开创者萨提亚女士认为,人们表现出来的行为只是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在这之下,是更为庞大的组成部分:感受、观点、期待、渴望、自我。在渴望层面,是人类共通的:被爱、被认可、被陪伴、被接纳、被尊重等。这是着名的“冰山隐喻”。

季杨杨看似叛逆的行为下面是“和父母在一起生活”的期待常年落空,而透过这个期待他希望“被爱、被接纳、被陪伴”的渴望也统统没有被满足,这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左右着他的行为。

那些出言不逊的背后,实则是对缺失已久的父爱的呐喊和呼唤。

05

养娃之易:父母主动道歉,融化内心坚冰

在“道歉信事件”后,杨杨妈妈为了避免父子再次冲突,让杨杨先到姥姥家住一晚,而实际上,杨杨却用舅舅的信用卡在酒店开房。

第二天,正好周末,杨杨召集了几个同学来酒店一起玩。大家从白天一直玩到了晚上还不尽兴,最后有人提议去游泳,几个高中生开始在泳池撒欢儿。

而另一头,是着急的父母。在打电话给姥姥家得知杨杨就没去后,杨杨父母开始了焦虑的寻找。还好,杨杨舅舅刘铮的手机上收到信用卡的消费记录,杨杨父母叫上几个同样在找孩子的同学家长一起,赶到了酒店。

玩得正嗨的孩子们遇上一堆急忙赶来的家长,那画面真是太戏剧了。等到大家都回到酒店房间,杨杨爸爸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杨杨,今天当着叔叔阿姨的面,我正式给你道个歉,我昨天不应该打你,我很后悔,请你原谅爸爸。”说完,季胜利朝杨杨弯下了腰。

而坐在椅子上的杨杨,本还打算继续和父母冷战、对峙的他,在收到父亲真诚的道歉后,一把抓起肩上的毛巾,盖在了头上,开始抽泣。

大家都被这突然的一幕惊到了。很快,好几个人也开始掉眼泪了。

父母子女一场,大家都是各自的第一次。父母是第一次做父母,孩子也是第一次做孩子,既然是第一次,难免会犯错。

萨提亚女士有个信念:每个人都做到了那个当下能做到的最好。即便是犯错,也是在那个当下能做出的最好选择。从这个角度看,犯错并不可怕,它值得温柔以待,因为每个人都尽力了,可怕的是事后明知处理不妥,还紧咬着牙说并没有错。

殊不知,道歉永远是关系中的润滑剂。道歉不代表我不够好,相反,它证明我足够好,足够有勇气和真心来修复关系,而不担心因为道歉而影响了我的颜面和价值。

亲子关系中,道歉的父母很容易再次迎得孩子的心。因为,爱父母是孩子的本能,很多时候,孩子需要的并不是父母的道歉本身,而是透过道歉传达出的对他这个人的在乎。而这个在乎,满足的是生命在冰山层面对于被关心、被重视的渴望。

有人说,养娃如同种树,急不得、快不得。生命有自己的节奏,只有当生命在渴望层面获得极大的满足时,它才会呈现出最好的生长势头。

当年欠下孩子的“债”,现今只能慢慢补回来,没有捷径可走。

就像杨杨妈妈劝杨杨爸爸那样,“孩子缺失那么多,你刚两个月就想父慈子孝啊。”

而当父母愿意一点点为关系存款,输入关心、信任、认可、尊重,不论早晚,一定会收获滋养、和谐的亲子关系,孩子也会积极向上地成长。

《小欢喜》的主编剧是男主演黄磊,他在接受采访时谈到,“没有什么穷养富养,父母对儿女应该用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爱去养,家庭教育中,父母对孩子情感、性格的影响是最重要的,是那些知识的骨头,如果没有骨头,知识就是一块软的肉而已。”

当父母缺少对孩子的陪伴和关注时,养娃一时的容易迟早会演变成亲子关系中的难题;而当父母愿意花时间、用爱陪伴孩子时,养育中的艰难又会一点点变得容易。

养孩子有哪些难和易?这其实完全取决于父母,因为父母手中拥有的是爱的魔法。这魔法里包含陪伴、信任、认可、尊重、理解、接纳。

而爱的魔法,决定着亲子关系是否通往幸福的终点站。

欢迎走入心父母工作坊,找到亲子养育的金钥匙:

作者:西西,心理学和文学爱好者,萨提亚模式学习者、践行者、传播者,北京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硕士毕业,不正经妈咪一枚,相信生活再难,爱是解药。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娱乐 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