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文崇善!“好人效应”质变“盛南现象”,“周六妹好人工作室”迎来了第64位遗体捐献志愿者

崇文崇善!“好人效应”质变“盛南现象”,“周六妹好人工作室”迎来了第64位遗体捐献志愿者

扬眼·2019-09-10 15:48

幸运大转盘全新上线;iPhone Xs、各种优惠券等着你
在寻找专业又实惠的粉刷服务?来这里就对了!

“好事情!好事情!”9月3日,位于苏州市相城区北桥街道盛南社区的“周六妹好人工作室”,又传来了居民们交谈的欢声笑语。这天,工作室迎来了北桥街道第64位遗体捐献志愿者。2018年5月5日,自“周六妹好人工作室”正式成立起,已经有58名志愿者在这里登记,加上成立之前已有的6位,北桥街道共有64名捐遗志愿者,其中年纪最长的91岁,最年轻的仅29岁。 工作室的负责人周六妹,是北桥街道第一位申请捐遗的人,今年2月,更是上榜“中国好人”。周六妹不仅用自身的言行诠释着大善大爱,在社区支持下,周六妹的“好人效应”更是带动了一批又一批身边人投身于公益事业,形成了难以复制的“盛南现象”,书写着崇文崇善、乡风文明的北桥新IP。

跑了四次工作室,终于完成了捐遗心愿

“六妹,我把身份证和照片带来了,你看看,这下是不是能办手续了?”8月20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一脚刚踏进“周六妹好人工作室”,便着急地问周六妹。说话的老人名叫沈宝根,今年74岁,他说的手续就是捐献遗体的手续。 闻言,周六妹接过沈宝根手中的证件,娴熟地开始忙碌,复印、记录、存档、发证,不一会儿,一套手续便完成了,沈宝根,成为北桥街道第61位遗体捐献志愿者。

据了解,沈宝根的捐遗之路并不顺利,光“周六妹好人工作室”,他便跑了四趟。原来,早在五六年前,从电视上得知遗体捐献这回事的沈宝根就萌生了捐献的念头,他说:“按照旧俗,人过世了,白事要办四天,敲敲打打,子女受罪。遗体捐献不但省去了这些繁琐事,而且还能为国家做一些贡献,是再好不过了。”

于是,沈宝根将自己的想法告知儿子,没想到,儿子的反对异常强烈,沈宝根说:“农村人思想比较保守,很多人都认为,长辈将遗体捐献,是后辈的不孝。”当时,苏州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告知沈宝根,遗体捐献一定要家属签字,否则捐献无效。就这样,沈宝根想捐献遗体的愿望搁浅了。

时间一晃,到了2019年2月份,沈宝根听说,盛南社区的“周六妹好人工作室”也可以办理遗体捐献手续,于是,沈宝根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前来咨询。当时,捐遗的流程已经调整,遗体捐献不再需要亲属签字。周六妹也将这一信息及时传达给了沈宝根,沈宝根的捐遗希望再次燃起。之后,沈宝根多次来到工作室了解具体手续以及流程,直到2019年8月20日,在“周六妹好人工作室”,沈宝根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捐遗心愿。

“把有用的零件给别人,就相当于我还活着。”

窗明几净的房间,两旁的书架上摆满了沈甸甸的荣誉证书,两张办公桌上,整齐地放置着志愿者的资料,前来咨询的居民络绎不绝。据了解,“周六妹好人工作室”成立于2018年5月8日,每周二下午,周六妹都会在工作室接待周边居民,答疑解惑,并提供无偿献血登记、志愿者招募以及遗体捐献(器官、眼角膜)的相关登记服务。

提及“周六妹好人工作室”,就不得不说说周六妹。周六妹,女,1957年出生,本是苏州市相城区北桥街道盛南社区最普通不过的居民。2008年,周六妹偶然看到一台采血车,车身上写着“捐献可再生的血液,拯救不可重来的生命”,这句话深深触动了周六妹,于是,她毫不犹豫地登上了采血车。之后,每年的5月初和11月初,她就会掐着日子去献一次血,每次400毫升。直至2017年11月,在她60周岁前夕,周六妹完成了她人生中最后一次无偿献血。十年无偿献血21次、7000毫升,超过了一个成年人全身的血液总量。

在周六妹的心中,她一直有一个想法,就是“百年后”把遗体捐献给医学事业。爷爷28岁鼻癌去世,父亲49岁去世,亲人的患病和早逝,无形中坚定了周六妹捐遗的信念。2009年,周六妹拨通了市红十字会的电话,询问办理捐遗的手续。由于捐遗必须直系亲属签字同意,周六妹心意已决,女儿最终只能同意。2009年4月9日,在女儿的陪同下,周六妹赶到了市红十字会,签下了自愿捐献遗体的协议,拿着《志愿捐献遗体纪念证》,周六妹说:“等我百年之后,把有用的零件给别人,就相当于我还活着。”

盛南社区书记王泳表示:“就是这样一位普通、朴实的农村妇女,却做出这么多无私、善良的举动,这让我们内心很震撼,周阿姨就是我们常说的‘好人’!”2017年,经过广大群众推荐、评议和投票,周六妹被评选为“江苏好人”。2019年2月,周六妹更是荣登“中国好人榜”。

17个月,新增56名捐遗志愿者,最年轻的仅29岁

9月10日,在“周六妹好人工作室”,记者看到,成功登记捐遗的几位志愿者拿着对方的《志愿捐献遗体纪念证》反复摩挲,连连表示:“这是好事情,这是好事情!不给后代添麻烦,还能为国家做做贡献!”原来,2009年,在成功登记捐遗后,周六妹便成为了北桥捐遗事业的“代言人”,在她的影响下,邹志芳、吴云妹、王宋瑞……一个又一个名字出现在捐遗志愿者名单之上。

在这个有力基础上,2018年5月8日,“周六妹好人工作室”应势成立。谈起成立“周六妹好人工作室”的初衷,王泳表示,党的十九大指出,乡风文明是乡村振兴之魂,“一方面,周阿姨的好人品质,就是乡风文明的一种极致体现,值得更多人尊敬、学习,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周阿姨的好人效应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带动更多的人崇德向善,于是,我们便想以好人工作室为支点,来撬动我们整个社区的氛围。”

“周六妹好人工作室”的正式成立,更是在盛南社区掀起了一股“厚养薄葬”好风气。据了解,从2018年5月5日到2019年9月10日,盛南社区的遗体捐献志愿者从6名增加到了64名,这是令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周六妹说:“除了正式登记的,还有很多有意向捐遗的居民,接下来,这个数字还会不断增加。”

除了数量的增加,捐遗志愿者的年龄范围也在不断扩大,工作室成立之前,捐遗志愿者都偏年长,但是,在工作室成立之后,不少年轻人也加入到捐遗志愿者的队伍中来了,截至目前,64名志愿者中,年纪最大的91岁,最小的仅29岁,周六妹告诉记者,年龄最小的志愿者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他一直都有捐遗的想法,由于职业原的缘故,他担心会有意外发生,于是,他便早早就来将手续办了。”

对此,王泳表示:“短短17个月,捐遗志愿者增加了58名,这也充分印证了,我们当初的尝试是正确的。”

润物细无声!“厚养薄葬”的观念深入人心

从个人的先行先试,转变成整个社区的大善大爱,周六妹的“好人效应”,质变成如今的“盛南现象”,这充分体现了盛南社区以及北桥街道社会文明程度高,交出了一份“强富美高”的北桥答案。当然,这其中必定少不了盛南社区润物细无声的宣教宣导。成功登记捐遗的居民陆洪远说:“其实,遗体捐献就是需要观念转变,就像以前推行火葬,开始也难,后来,大家渐渐明白,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也就接受火葬这个观念了。而如今,跟火葬相比,捐遗更好,可以支持国家医学事业的发展。”

记者了解到,为了使“厚养薄葬”的观念深入人心,盛南街道一早便成立了红白理事会,租赁办事的礼堂,王泳介绍:“如果家中有人过世,前来租用礼堂,只要宴请人数控制在规定范围,不再大操大办,就可以减免40%的租金。”

在这个移风易俗的过程中,盛南社区的老党员也非常积极。一方面,得知捐遗可以给国家做贡献,老党员蒋水根和王家瑞主动找到周六妹咨询,并成功签署捐遗协议,其中,蒋水根去世后已经成功捐遗。另一方面,在充分了解捐遗细节后,一些先进的老党员便在社区的各个角落大力宣传,“清风茶馆”、“老党员暖心工作室”等地方都有宣传移风易俗的“好声音”。

除此以外,今年的4月1日,盛南社区以“周六妹好人工作室”为平台,组织捐遗志愿者、捐遗志愿者家属以及对捐遗者充满敬佩之情的党员、群众,一起到苏州市红十字会捐献纪念园悼念成功捐遗的先人。当时,北桥街道有4位成功捐遗的老人,他们的名字都被刻在纪念墙上。捐遗志愿者王家瑞也参加了这次祭扫活动,他笑着说:“来时很忐忑,来过也便心安了。今天一是来缅怀捐遗先行者们,再者是来看看我的最终归宿。有一天,我的名字也会被刻在这面墙上,接受他人的缅怀,我觉得或许这才是生命最重要的意义。”

对此,王泳表示:“其实,我们就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大家可以了解捐遗的伟大,也让捐遗志愿者放心,他们的付出、他们的无私,会被时代记住。”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于苏云 见习记者 江珂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