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胞妹亦舒22年没联络 84岁倪匡怕比老婆早走

与胞妹亦舒22年没联络 84岁倪匡怕比老婆早走

国际时评-中国·2019-09-14 12:27

充值新产品已上线!更多优惠等着你~
独家福利:香天下夜宵全场6.8折!

香港一代文豪倪匡,创作科幻小说《卫斯理》成名,才子风流,不过现在已修心养性,情归发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倪匡日前在其寓所接受《苹果》专访,提起太太近年罹患脑退化症,坐在家中看电视也要挽着手,倪匡深怕自己会比她早走:“她最希望走在我前面,我走了她忍受不到。”至于与他同在文坛上举足轻重的胞妹亦舒,原来两人已失联22年,他更连外甥女也没有见过。

创作《卫斯理》科幻小说的一代作家倪匡,他位于港岛区的家很平民化,没有奢华的装修,客厅里没有梳化,只有两张按摩椅,一张倪匡,一张倪太,倪匡说:“两张按摩椅,大家坐小哪里看电视,她一定要捉住我的手。”倪匡与倪太结婚60载,两人的爱情故事发生在学生时代:“1957年她从广州出来,就去夜校读罗,我们情投意合,互相一见锺情。太太小我3岁,好美。60年前,我们认识没多久就去租间房同居,后来被她老爸骂不成体统,至少去登记嘛!好,那就去登记,她还要是爸爸去签名,因为不够21岁。”

患上脑退化的太太是倪匡的死穴,他甚至希望对方比自己先行一步。

穷风流饿快活

随性随意的倪匡,没有如世俗般求婚:“大家喜欢在一起,用不着跪下拿只戒指,我没有呀,到现在我都没买过戒指给她。最近她忽然间说开保险箱,她一件首饰都没有,保险箱拿来一看,里面有些金粒,我说:‘金粒给我啦!’她说:‘好呀!’好大方,哈哈!”当年仍未成名的倪匡,两袖清风的他跟太太穷风流饿快活:“初初拍拖,最困难的时她教过书,我到处投稿赚钱,今天收到3个半稿费,一人一碗叉烧饭,吃完她饱我还未饱,没钱吃第二碗。那时茶餐厅有‘靓仔戴帽’,两毫一碗白饭加卤味汁,好好吃,我吃一碗,吃饱了出门口有档卖鸡蛋仔,1毫子一饼,买一饼当甜品,走路去搭电车。”

曾经说过对女性要温柔的倪匡,自愧对老婆不够尊重:“她完全就我,就到你们不信的程度,你想像到最恶劣的情况还要恶劣,我都没脸讲!譬如说我收集贝壳,她帮我全世界去买贝壳、等邮包;我忽然间养鱼,她帮我买千几元一对金鱼;我一天抽五包烟,熏到墙都咖啡色,她不叫我戒烟;我一天喝三、四次白兰地,天天喝到醉醺醺回来,她都不出声,没骂过我一句,太好,我好惭愧,我对她不好,不过我都有一个好处,我好爱她。”

倪匡与太太相识逾60年,大赞当年太太好美,对她一见锺情。

要叫“妹妹宝”

两人由年少走到白头,自封“84匕翁”死了一大半的倪匡,可以豁达面对生死,但现患上脑退化的太太却是他的死穴:“她一定要走,她最希望走在我前面,我走了她忍受不到,好像现在她在房里面好不开心,出来后不知要多久才会好起来。”倪匡指着客厅的两张按摩椅,续说:“大家坐在哪里看电视,她一定要捉住我的手,我动一动,她问‘去哪儿呀?’我好乐观,现在当她7、8岁小女孩,好好玩。”

客厅的玻璃柜有倪太年轻时的相片,眉清目秀很有气质,倪匡拿着两人的合照,笑眯眯说:“猪猪妹和妹猪!拍拖时她只有19岁,我就叫她阿妹,我属猪,她叫我猪猪,有时叫我‘猪猪宝’,一定要我回应她‘妹妹宝’,不然她就一直叫下去。倪匡还指着柜内仅余的咸金桔:当时一瓶咸金桔、一瓶咸鱼、一套金瓶梅、几张日本AV,站在哪里影张相,再加上我,‘五咸图’,哈哈,我老婆还疼着我,说只有‘四咸’,我说我就是‘咸湿佬’。”

倪匡(左)与胞妹亦舒(左二)自22年前的一通电话后,就没有再联络。

没见过外甥女

倪匡胞妹亦舒也是着名作家,擅写爱情小说,倪匡直言:“她写到现在还在写,几本事呀!其实她写些男男女女的故事,没变化。不是一男两女就是两男一女、一男一女、ABC三个轮流喜欢不喜欢,但真的可以写下去,读者又看得下去,真的古怪!”

倪匡坦言与亦舒已有22年没有联络:“她50岁那年打过一个电话给我:‘二哥呀,我都50岁啦!’我说:‘有什么出奇?好快60岁。’现在她72岁,22年前通过一次电话,从此没联络。”当时亦舒仍有写专栏,倪匡可以透过杂志得知胞妹的消息,不过现在专栏已经取消:“音讯全无,没联络,她女儿二十几岁都没见过,我打给她,都是去录音机。”不过,倪匡也说两人没话聊:“她有她喜欢的东西我不明白,我喜欢的她又不明白。”

卫斯理小说《买命》中提到“生命配额”,现实中倪匡也相信人类都有各项配额,2007年他指自己的写作配额已用尽!现年84岁的倪匡,要面对生命中另一项配额的消失:“我最近消失的配额是走路配额,我现在走路超过三分钟完全不能动。”语毕,倪匡指向放于客厅的电动轮椅:“你有没有看到我那把电动轮椅呀?刚刚买,还未学习怎样用,我没办法出街,家对面有三间饭店,走回来已经好痛苦,现在我没办法逛超市,走到门口兜两个圈,走出来已经累到不能动,没办法走回家。”

倪匡家中放了儿子倪震和老婆周慧敏、女儿倪穗和老公的照片。

健康敲响警号

随着年纪老去,倪匡的健康敲响警号:“医生说我老、肥,超重60磅,现在185磅,不能想像我这么矮的人这么肥。”面对生老病死,倪匡自嘲身体有超级大问题:“朝不保夕,从头到脚数出七十几样,有个病古怪到呢,我有笪湿疹三十几年,最近两年开始发炎,三个医生说皮肤癌,四个医生说癣,我不肯去check。我怕病,老都不怕,我恃老卖老,人家叫我出去吃饭,我打听有没有人老过我,没有我最开心,没人敢驳嘴,哈哈!”

豁达面对生死的倪匡,已想好自己的丧礼:“海葬,难道几十万买骨灰位咩?”说罢转身望入房,扮看老婆是否在身后,他小小声说:“我买了一条绳在那里,如果真的病得痛苦的话……”记者愕然问:“讲真还是讲笑?”倪匡鬼马说:“要不要拿出来给你看,哈哈!好美的那条绳,找个地方,自己去吊颈算数,好过病,如果真是cancer,痛起来没命嘛!”怕病不怕死的倪匡,最赞成安乐死:“人最野蛮的文明就是不给安乐死,自己想死为什么不给他死,安乐死一点痛苦都没有。”

倪匡笑说:“我年轻都好帅!”

《卫斯理》没一样合理

倪匡创作的《卫斯理》系列,至今仍脍炙人口,是中文科幻小说经典之作,《卫斯理》以第一人称书写,读者代入感大,倪匡笑说:“我写的东西太怪诞啦,第一人称给人有现实感,到现在还有傻瓜来问我真还是假,小说当然是假的啦!”卫斯理没有任何正职,不时有人好奇他到底是靠甚么维生,倪匡笑言:“自然有人给钱他,又识得有钱佬多,哈哈!郭靖、黄蓉靠什么赚吃?这些根本是属于武侠小说的范畴。没一样东西是合理的,没一样东西是现实的,因为全部都是幻想,卫斯理根本是一个武侠小说人物来的嘛。”

卫斯理最后与白素隐居,亦舒在《朝花夕拾》交代卫氏移居到了月球宁静海,倪匡笑说:“我都不知道去那里,月球有什么好住呀?这么荒凉,应该是去了一个好美丽的外星。”不过,卫斯理却是倪匡最不喜欢的角色:“诸事八卦,不关你事的你都去查,而且查了毁灭证据,死无对证。”倪匡另一作品的角色原振侠与卫斯理是好友,却未试过一同冒险,倪匡笑言:“好不容易想到一个故事,当然是分开来用啦,拍在一起这么浪费,哈哈!我靠写稿赚吃的嘛!”

倪匡的小说可谓天马行空。

坚信有外星人

虽然小说天马行空,但倪匡真心相信有外星人:“那时买了宝马山赛西湖1600尺连天台单位,得空没事就上天棚坐在那里等,看看有没有飞碟经过。星球太多啦,我们想像的所有生命都是有头有脚会动会呼吸会吃东西,而外星人的生命可以是不同的形态,可以是不动,可能完全没头。”

倪匡曾在成人杂志《老爷车》刊载小说,情节奇特之余带点香艳,他笑说没有写过全情色小说:“你门太年轻啦!我的情色小说是现在50、60岁的人,在15、16岁时当是性学启蒙,个个看到哗哗声。总共写了11本,被法庭告了六次。告我太咸湿。我一本收1,000元稿费,被法庭告一告罚了6,000元,不好意思写下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