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迎乐助身兼多职马大生,社党反促解决学费高企

林立迎乐助身兼多职马大生,社党反促解决学费高企

当今大马-新闻·2019-09-24 17:42

想读MBA?先来了解这些
诚心为您提供清洁服务,白墙空调窗帘统统能搞定!

自由电影节今年以低薪及生活成本高涨为主题,《下班之后》(Clocked Out)纪录片主角兼马来亚大学(简称“马大”)学生王可欣身兼多职,养家煳口的生存处境引起关注。

这部近9分钟纪录片是由马大学生瓦利亚丁(Walliyaddin Abdul Khalik)制作,拍摄22岁的马大运动科学系学生王可欣,在求学之余兼职4份工作,每天只睡4小时,每周工作约60小时。

根据影片,王可欣同时身兼多职,包括问卷调查员、运动按摩师,酒吧服务员及健身教练。

王可欣在片中叙述,自己每日清晨4点半起身做早餐,早晨约7点抵达学校后在车内小睡2小时,接着早上9点开始上课到傍晚5点,随后晚上开始兼职至深夜,约凌晨1点才回家。

“政府大学的学费已经便宜很多,如果拿不到政府大学,私立的学费是要读死人。我中五开始就兼职打工了,因为我正在为自己铺路,害怕无法进入政府大学。”

“从我中五开始存钱,工作已经变成我的习惯。若有一天我很累没去做工,隔天我会很内疚,因为我没有赚到钱……”

王可欣也在片中叙说,无论是她身上的运动服装,或是出席活动的小礼服,都是她从旧衣回收站,或亲戚朋友丢弃的衣服中取来。

林立迎表明乐意协助

经纪录片放映及媒体报道后,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下图)今日发文告表明,他愿意协助清贫学生,欢迎需要帮助的甲洞人到其办公室求援。

他指出,虽然马来西亚大学生普遍都兼职赚取生活费,但像王可欣这样身兼多职的学生乃是“例外的例外”。

他相信,全国应该也有许多相似的案例。

“作为甲洞区选民所选出的人民代议士,我呼吁这名年轻女生及甲洞区其他面对同样困境,就读公立大学或学院的穷大专生,主动联络我的办公室,我将尽所能协助你们,好让你们能够在没有太大压力和金钱担忧的情况下完成学业。”

林立迎也呼吁,有意捐赠者可与其办公室联系,为清贫学生提供奖学金。

“我们不希望看到的是,这些贫困背景的大专生因以全职工作来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为由,而被迫离开校园。”

社党促解决结构贫穷

不过,另一方面,社会主义党署理主席阿鲁仄万(下图)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却称,希盟政府应当找出妥善的长远方案,解决结构性的贫穷问题,而非只是处理个案。

“虽然我支持他(林立迎)的善意及主动的行为,但关键在于为何高等教育这么贵?”

阿鲁也质疑,为何马来西亚当前社会体制无法支援这样的学生,迫使学生必须身兼多职。 

他认为,林立迎身为执政党成员,应该妥善研究结构问题,并积极推动政策改革。

“她(王可欣)的案例受到关注,她已经算是幸运了。试想想,社会上还有多少人没有这样的机会。

希盟承诺提供免费教育

第14届大选前,希盟也针对培育青年作出特别承诺,如提供免费且素质良好的教育,包括高等教育。不过,希盟上台后,大学生集会抗议学杂费飙涨事宜仍时有耳闻,其中有工艺大学以及马六甲多媒体大学等。

今年3月,国内贸消部决定延长在大学院校的食物银行计划,以处理学生饥饿的问题。

希盟政府2018年9月宣布,2019年1月生效的最低薪金为全国统一为1050令吉。民间极力反对之后,希盟政府同意提高至全国各地每月1100令吉,惟举例希望宣言所承诺的1500令吉仍有一段距离。

联合国特派员今年8月曾指出,马来西亚政府的贫穷线定义为每月980令吉,标准过低导致严重低估贫穷率,实际上马来西亚贫穷率约为15%。

世界银行随后也敦促政府提高贫穷线标准,以如实反映人民生活情况。世界银行估计,若以每月家庭收入2550令吉来计算,马来西亚的贫穷率约为15%,与联合国特派员的估算近乎相同。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