捱足20年日做14个钟 漫画店生还者

捱足20年日做14个钟 漫画店生还者

国际时评-中国·2019-09-26 13:00

家政服务优惠价大放送!
环球影城万圣节惊魂夜独家优惠!点此订票

香港漫画行业曾经风光过,八十年代《中华英雄》单一期最高销量18万本,九十年代《龙珠》单一期最高销量20万,当时全港有近200间漫画店。进入智能手机年代,漫画全球销量下滑,致令目前香港漫画店不足20间,旺角信和中心“至Goal Club”是其一,能屹立不倒,靠的是勤力,还有与顾客建立的信任关系。

张瑞新(新哥)经营“至Goal Club”漫画店接近二十年,由最初只卖二手漫画,至现在兼售港漫、日漫、写真集、图文小说和画集,是目前少数能够生存的漫画小店。开初,小店落户Chic之堡,新哥:“之后搬过两次店,才搬到现在信和这角位店,这店位是历年最好及生意最旺的。”

新哥在生意最差时没有放弃,反而努力将未做好的做到最好,靠努力令店铺转亏为盈。

新哥在二○○○年开店,起初生意不太好。“当年跟出版社入货,港漫批发价每本九个八,正价卖十三元(港币,下同),我只卖十元,连车钱也亏,这样做无非为赚人流,卖一本亏一本,希望顾客习惯来我们店消费。那时守得很辛苦,直至兵器热潮到来,我们把握到最尾两三年的机会,生意好一点,终于能达至收支平衡。”

想当年,很多漫画店都靠炒卖兵器赚钱,新哥表示当年帮顾客订兵器都是原价卖出,只有订多了货才会以炒价卖给街客,提供正价订购服务,为的是赚取信誉和人流。“当时勉强做到收支平衡,但兵器潮过去后却遇上二○○三年沙士,那时整体市道很差,一日可能连二千元生意也做不到,当时店铺需要月入十万才收支平衡,我记得,当年的五月生意额六万元也不到,那是我开店以来生意最差的一个月。”之后的一年持续亏损,新哥甚至拖欠同事薪金数个月,曾有不少人劝他结业,但他坚持继续,“我将一些认为还没做好的事努力做好一点,如果生意还是不行,才认命结业。结果是当年的努力,每多做一步都有回报,例如专门找一件商品回来并能成功卖出,如是者一步步提升生意额,停止亏损。接着慢慢开始有钱赚,开始慢慢还债,还钱给同事和供应商,一步一步重来。那三至四年,是我们二十年来最艰难时期。”

店铺主力做港漫生意,更有主笔签名版漫画供客人选购。

经营店铺 比画漫画辛苦

新哥说自己似乎有强迫症,对于漫画细节要求很高,书边有少许胶水沾尘,他会用胶纸清除才封胶套;看到薄装港漫有绑痕,他会收起并回书,不卖给顾客。“我本身都是个收集漫画和爱惜漫画的人,来我店买书的顾客,很多都爱收藏漫画,所以我会尽量将质素最好的漫画卖给顾客。即使这些细微举动做了也未必有人知,但久而久之顾客是感受得到的。”新哥与同事有如此毅力与韧力,可能跟他们之前的工作有关,“我们的股东和同事,都曾经做过漫画助理或主笔,漫画家甘小文是店铺股东之一。现在做漫画店,我们都算从事老本行,只是不再执笔。”经营漫画店比当漫画助理更辛苦,工作做足七日无休,不过更有满足感。“以前做漫画,有最大满足感的是主笔,但我们并非主笔,只是漫画助理,所以现在经营漫画店,只要努力就看到回报,生意额提升,顾客会支持我们,这种满足感较以前大很多。”

贵哥独力用手推车将漫画由大角嘴货仓运往旺角的店铺。

店铺门面只有百多尺,但藏书量很多,“至Goal Club”还有个货仓在大角嘴,存书大都会放入仓库。店长兼股东刘贵富(贵哥)很忙,每日中午十二时要到货仓点算,之后到两三间漫画批发商入货。“我每天都会去购入新书和补购旧书,之后将货物送回仓库再点算整理,最后将需要的货送到店铺。”说来轻松,但全程都靠他一个人搬运,而且没有货车,只用手推车。还好,主要批发商都在大角嘴,但由大角嘴至信和中心一段路,要推手推车运送几箱沉重的货品,绝对是苦差,贵哥指着手推车上的四大箱漫画说:“这是我能力极限了,如果货量更多,就要分两次运送,不过不是每天都有那么多货的。”拍摄当日刚好有《亚基拉》第六期推出,所以要将两大箱漫画运到铺头,有幸见证了贵哥的极限。

开店前要将每箱货拿出来,放在专门位置。

店铺每天放工时间人流最多,生意最旺。

发展见顶 或捞出版开源

贵哥每日将书送到信和中心后,就得开店。别以为开店很简单,原来得花费一番工夫,“首先要将店内一箱箱货拿出来,再放好位置,港漫有专门位置;写真放写真位置;新书放在最前端的当眼位等。”每天开店都要花两三个小时,期间有客人光顾,所以要边开店边营业。直至下午六时左右,店铺算正式开门后,他们才可坐到收银位置,开始叫外卖吃饭,而这时正是客流最多的时候。“放工后的五时到晚上八时,是每天的黄金时间。星期四至六就尤其多人,这个时段人流最旺,生意最多,也是最忙之时。大约九时后顾客减少,才有时间开始点算一下,例如要补购的货、新货下单和评估当日货品的销售情况等,最后要待算账后才能开始收店。”

贵哥每天中午都会到漫画批发商入货和补货。

每天收店后,他们都要像玩《俄罗斯方块》般把货物一箱箱放回店内。

到货仓点算货物,是贵哥每天的工作之一。

小店营业至晚上十一时半,新哥与贵哥表示:“平常做到凌晨两点收店是基本,繁忙时可能要忙到凌晨三四时。”每天收店,他们都要有序地将货物一箱箱放入铺,情况如玩《俄罗斯方块》游戏,单单是看也觉得很累。

新哥看淡市道,“始终是夕阳行业,我们店已发展到一个顶峰,能够守业不亏蚀已应该高兴,我们不可能在这基础上再赚更多钱。”生意能够维持,但行业却在不断萎缩,那么往后有甚么打算?新哥打算兼做出版,“可能是漫画或图文集之类,都是跟店铺相关的,还在构思中。”新哥想染指出版业,是因为现在仅余十多间漫画零售店,能卖的产品越来越少,销量也越来越低,但有潜力的新作其实需要更多销售渠道和曝光机会,才有望提高销量,以助作者维持生计,他希望能使产品更多元化,从而慢慢带动漫画店行业复苏。

饮水思源,一家小小漫画店的老板亦懂为行业设想,想办法守护自己的行业。香港人,你会像他一样努力守护自己爱护的事物吗?

Last modified onTuesday, 17 September 2019 10:03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