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海街老字号2】 大同书店

【友海街老字号2】 大同书店

国际时评-小城故事·2019-11-04 10:00

想读MBA?先来了解这些
这周有什么热映电影?点击查看

古晋老故事 / 李振源

亚答街和友海街曾经是古晋老牌书店的集中地,亚答街中段有光华书店,友海街有大同书店,她的斜对面则是古晋书店,邻近的中国街有郭南隆,海唇街更有时达书店,是书迷们流连忘返的精神食粮宝库。

然而时过境迁,友海街的老字号书店现在只剩下大同书店,但是她也已不再摆卖文艺书刊,只是主打教科书和文具的业务。

友海街门牌71号的大同书店,门楣上依旧悬挂着那块深红色的老招牌,店面居中排放了张长方形的长桌,上边堆满了小学的教科书,左右两边的壁橱上,以往是琳琅满目的文艺书籍,但现在却挤满了形形色色的文具,和等待商家到来光顾的各类帐簿。

左后方的那张办公桌,几十年来都没更动过,只是原本坐在那里运筹惟幄的老号东宋国英已不在,现在坐在老板位置上的是他的儿子宋天明,而竖立在办公桌背后,那副老旧的玻璃陈列橱内,倒还摆放着区区几本卖剩的文艺书刊。

大同书店的现任掌舵人宋天明,坚持要守住祖业,继续将书店经营下去。

大同书店的现任掌舵人宋天明,和他的弟弟天成在90年代,从父亲手上接过棒子后,默默的将书店经营迄今的。

说实在的,大同书店的店龄并不很老,只有半个世纪,但是她的老店主宋国英,和他父亲宋荣登老爷子的一生,却都和书店业务结下不解之缘。

老祖父合资开时达书店

老祖父宋荣登自广东省南来后,便在1941年中与另5位志同道合者,即余若兰、冯嘉就、宋景湘、余凤毛和张春梅,共合资2千5百元,租下印度街门牌36号的店铺,开了家叫“时达”的公司,既经营华洋杂货,也兼售各类书籍。

担任公司经理的宋荣登方要大展雄才,于商场上叱咤风云时,日本鬼子却在这一年杪的平安夜空侵占了古晋,宋老等只好暂时将业务停顿下来,直至战后才复业,并在1947年搬到海唇街的现址,继续经营他们的书店业务。

战后古晋的13个华人社团,发起华校统筹统办的运动,将旗下的5间华小和中学交由各社团代表组成的校董会管理,因此除了行政划一外,各校的教科书也告统一,而时达与当时的部分老牌书店,就成了当年专门进口与出售华校教科书,以及练习簿的书店,每年的生意额相当的可观。

且说大同书店的创办人宋国英,出生于1936年,他在1949年中国大陆变色前夕,被父亲从中国接到古晋来定居,那时他还是个13岁的少年。

双鬓雪白的大同书店上任掌柜宋国英,在七十年代摄于店铺内。

宋国英创大同书店

小宋国英在抵达古晋后,住进了海唇街父亲打理的书店楼上,并在本地继续他的学业,几年后离开学校,便在书店里当帮手,直到1964年,累积了商场的实战经验,以及些许的资金后,才租下友海街门牌71号的这座双层老店,筹划开设“大同书店”。

现在大同书店的店址,之前是古晋一家极负盛名的牙科诊所,主理医师为广东籍的吴少华,他在南来古晋前,在新加坡一家牙科诊所里当学徒,靠着勤奋好学,很快便掌握了修补和镶嵌假牙的手艺,更重要的是他的一名日本籍朋友,教会了他注射麻痹针的技术,使他成为早期使用针筒,为人注射麻痹药拔牙技术的牙匠之一,过后他购下友海街的这间店铺当诊所。

正因为手艺炉火纯青,吴少华的诊所生意极其火热,每天都有大批的病人到诊所来轮候拔牙、镶嵌假牙,当中自然不少到来要求镶金牙的顾客,老一辈的人当还记得,在4、50年代时,镶金牙曾一度是流行的新时尚,那年头的男男女女,很喜欢要求牙匠以九成金打造一个个牙形外壳,然后套到可能已经寄生有驻虫的牙齿上,所以在半个世纪前,到处可看到张开牙齿,就满嘴“金光熠熠”的金牙族。

吴少华凭着帮人拔牙、补牙和镶牙的手艺,赚到了不少的钱,直至60年代,由于年纪已老迈,便决定退休养老,所以把店铺出租给满怀雄心壮志,正蓄势准备创业的同乡宋国英,过后更索性把店铺转卖予他。

新张伊始时,宋国英的大同书店,除了卖账本和文具外,主要还是代理一些香港杂志,好象《南国电影》之类的娱乐杂志,同时亦从新加坡进口文艺书刊、武侠小说,和琼瑶之流的爱情小说。

阅读风气曾兴盛一时

50到70年代,古晋的年轻人,除了热衷于参与政治活动外,社会上的文艺与阅读气息还很浓厚,不同思想阵营的年轻人,都有他们各自喜爱的读物,所以当年的书店,不愁书刊没销路,而大同书店便是其中一家当年中学生,与书迷们乐于一逛的书店。

在1976年时,宋家老爷子把时达的股份,全部让予其他的股东,并回到儿子经营的大同书店来坐镇,由于他在此业界里积了商场的实战经验,以及些许的资金后,才租下友海街门牌71号的这座双层老店,筹划开设“大同书店”。

现在大同书店的店址,之前是古晋一家极负盛名的牙科诊所,主理医师为广东籍的吴少华,他在南来古晋前,在新加坡一家牙科诊所里当学徒,靠着勤奋好学,很快便掌握了修补和镶嵌假牙的手艺,更重要的是他的一名日本籍朋友,教会了他注射麻痹针的技术,使他成为早期使用针筒,为人注射麻痹药拔牙技术的牙匠之一,过后他购下友海街的这间店铺当诊所。

正因为手艺炉火纯青,吴少华的诊所生意极其火热,每天都有大批的病人到诊所来轮候拔牙、镶嵌假牙,当中自然不少到来要求镶金牙的顾客,老一辈的人当还记得,在4、50年代时,镶金牙曾一度是流行的新时尚,那年头的男男女女,很喜欢要求牙匠以九成金打造一个个牙形外壳,然后套到可能已经寄生有驻虫的牙齿上,所以在半个世纪前,到处可看到张开牙齿,就满嘴“金光熠熠”的金牙族。

吴少华凭着帮人拔牙、补牙和镶牙的手艺,赚到了不少的钱,直至60年代,由于年纪已老迈,便决定退休养老,所以把店铺出租给满怀雄心壮志,正蓄势准备创业的同乡宋国英,过后更索性把店铺转卖予他。

新张伊始时,宋国英的大同书店,除了卖账本和文具外,主要还是代理一些香港杂志,好象《南国电影》之类的娱乐杂志,同时亦从新加坡进口文艺书刊、武侠小说,和琼瑶之流的爱情小说。阅读风气曾兴盛一时

50到70年代,古晋的年轻人,除了热衷于参与政治活动外,社会上的文艺与阅读气息还很浓厚,不同思想阵营的年轻人,都有他们各自喜爱的读物,所以当年的书店,不愁书刊没销路,而大同书店便是其中一家当年中学生,与书迷们乐于一逛的书店。

在1976年时,宋家老爷子把时达的股份,全部让予其他的股东,并回到儿子经营的大同书店来坐镇,由于他在此业界里已呆了三十几年,建立有辽阔的人脉网络,所以便有不少老顾客,一直游说他继续经营教科书的生意。

店面摆满了教科书和参考书,等待着莘莘学子登门选购。

主打教科书

见到老朋友们如此热诚,宋老爷子在和儿子商议后,便把大同书店的主打业务,转为专攻教科书市场,并在固定客源的支持下,生意额大增而进入顶峰期,从那时开始,大同就没再进口文艺书刊,而陆陆续续的把旧的存货全部卖完。

宋家老爷子在1979年谢世,宋国英继续走主打教科书的路线,这位向来沉默寡言,处事谨慎务实的大同书店掌舵人,也在1993年谢世,享年57岁,他的两名儿子,宋天明和天成随即接棒打理店务。

事实上宋家两兄弟,在他们的父亲还健在时,便已跟随在他左右,耳染目濡下,对书店的经营之道,所以在管理上没有遇上多大的麻烦,倒是因为种种外在的客观因素,促使书店的业绩一直无法向上攀升,就此宋天明便坦然的表示:

于各种影音媒体大行其道的今天,阅读风气是越来越低落,书店很难再回到过去以卖文艺书刊为主的时代,很多书店其实是靠卖教科书与文具来维持的,然而最糟的是,教育部在小学全面推行“贷书计划”,致使各书店的营业额逐年在降低中。

既使以往的学生练习簿生意,也由于大型的厂商,直接供应予各学校,所以卖练习簿的传统业务,也被截断了。

际此逆境,宋天明声称他两兄弟会秉承父亲的经营模式,尽量的开源节流,寻找更多的客路,务求先人留下的祖业得以继续的撑下去,并期盼人口增加后,需求量也跟着提升,让店里的文具和其他货物能卖得更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