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义工恋印度男:阿妈曾要胁结婚就不认我

女义工恋印度男:阿妈曾要胁结婚就不认我

国际时评-中国·2019-11-04 13:00

独家福利:香天下夜宵全场6.8折!
免费领取健康礼包:电子血压仪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真的很讨厌他。感觉他的眼神带点不屑,又不理睬别人,很傲慢。”符菁华(Kirsten)哈哈大笑地说,她的丈夫Melville Pradhan则在旁腼腆微笑。他们很不一样:一个是香港人,爽快活泼;一个是来自印度的尼泊尔裔人,温文儒雅。迥异的人走在一起,最初惹来家人反对,但他们证明了,两人在一起,需要的……就只有爱而已。

Kirsten在付出爱这一点从不吝啬:职业是白衣天使,助养过超过二十位小孩;为保护鲨鱼,穿着造型服跑全马。四年前,她远赴印度贫民窟散播爱心的时候,遇上了属于她的爱。Melville是当地宣明会的职员,二人在义工活动上相识。

Kirsten和Melville穿上尼泊尔传统结婚礼服与男方家人合影。

最初热情亲切的Kirsten感觉Melville有点冷淡,Melville则没有特别留意Kirsten。始终一位女生在印度人生路不熟,她还是在facebook上和他保持联络,算是有个当地人照应一下。聊着聊着越来越投契,Kirsten再回到印度时,他们相约在咖啡店,Melville向她分享了自己的人生故事。她忆述:“原来大家的梦想都是想开一家孤儿院。如果你在香港要找一名男生像他般,放弃一份有前途的职业,不计较薪金职位,走去服侍贫民窟的人,其实很难。所以当时对他改观。”

Kirsten曾在加尔各答的垂死之家当义工。

妈妈抓狂“为什么嫁个强奸犯”

熟络后才发现,Melville一开始的冷漠,是怕对女生太热情会令人误会自己献殷勤。说起印度男性,不少人会联想到咸湿猥琐的形象,但Melville说印度其实有很多怕羞的,“印度的恋爱文化和香港的很不同,我们不太会表露。”在印度,男女就算已成夫妇,也不会在街上牵手,所以Melville两人拍拖时也只会在家牵手,没更进一步的亲密行为。Melville在香港看见情侣在街上的亲匿行为,感到十分惊讶;看到中学生情侣甚至会问是否需要通知他们的父母,这都叫Kirsten哭笑不得,“他有点木讷,也不浪漫,我常打趣说或者到我死后,他才会送花给我。不过我喜欢他的单纯,若我追求浪漫,就不会选择他。”Kirsten记得还未确定关系前,两人也只见过几次面,当时Melville问她对婚姻的看法,翌日就带她回家见自己的母亲。对“港女”而言,这有点急进,但从中知道他对这段关系非常认真。Melville说:“她的一颦一笑能点亮整个空间的气氛。”

二人在香港举行了西式教堂婚礼。

当Kirsten告诉家人有一位印度男友,并希望和他结婚的时候,遭到母亲的激烈反对,“她问我:‘为何要这样折磨自己?为何要嫁给一个强奸犯?’妈妈当时真的很反对,她说如果我要嫁给Melville,就不要认她做妈妈。”当时两人分隔两地,Melville只能看着电脑萤幕中的女友以泪洗脸。知道自己被骂强奸犯,他既难受又委屈,但作为尊敬长辈的印度人,他只能表示若Kirsten妈妈了解过自己后,仍然不接受他的话便分开。于是他便起程到香港见家长。他俩在入屋前更担心得一起祈祷,本以为Kirsten妈妈可能拿着扫帚“招呼”Melville,但神奇的是,她拿着特意买来的蛋糕站在门前等候二人。

纵然Kirsten妈妈的态度逐渐软化,但在完全接受到Melville前都有不少难忘的风波。

二人的儿子上月刚出生。

女婿留港 “不想抢走你女儿”

“他们在印度举行婚礼时,女婿叫我穿印度服装,当时我真的很生气。女儿都给你了,还要穿印度装迁就你?有没有搞错?回港后有跟女儿道歉,说我不肯拍照真的对不起。”符妈妈说起往事时也有点不好意思,但不难理解母亲嫁女时内心忐忑不安,怕宝贝女远嫁他方,被人欺负。

“我到香港是想向Kirsten父母证明,我不是想从他们身边抢走Kirsten。”Melville说。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透过真实的相处,让曾经以为印度男人就是强奸犯的岳母改观,明白任何种族也不打紧,只要能够令女儿幸福的,就是好男人。

来港两年,Melville不讳言要适应香港生活很不容易,“直到现在我还会想,这个决定是我真正想要的,还是一时冲动?”在印度,他有硕士学位,曾在大企业工作,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来到香港却找不到工作;在印度,他有许多同声同气的家人朋友,生活写意,随时可以约人聚会开派对,面对香港人却有种难以克服的距离感。更重要的是,孝顺的他时常挂念远在印度的母亲。身为妻子,Kirsten也察觉到Melville的不安,“他过来香港,其实我有一点不快乐,就是他妈妈没有人照顾。他不会说甚么,但我知道他晚上有时会偷偷落泪。”说到这里,流泪的反而是Kirsten,丈夫为自己做的,她却做不到。Melville见状立即握紧Kirsten的手,并安慰说:“香港与印度的距离不是很远,我们可以经常回去探望妈妈。她可以抱抱孙子了,对此很期待呢!”

Kirsten有带Melville参加自己所属的龙舟队。

Kirsten认为Melville无时无刻也很想回去印度,但他对留港的想法并非如此消极,反而觉得可从在香港生活的经验,丰富自己的经历和技能。经朋友介绍,Melville现在于环保团体工作,夫妻俩亦创立了自己的非牟利组织,帮助东南亚地区的弱势儿童。他觉得退休后再举家回乡也不迟,“我越来越喜欢香港,因为我们在这里有很多计划,关于我们的儿子和在香港的工作。”

Kirsten露出幸福安心的笑容,“其实去那里都没所谓,最重要是两个人……现在是三个人。”因为家,就是心之所向。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香港 印度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