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一片雪花的责任

【专栏】一片雪花的责任

星岛日报-香港·2019-11-13 10:10

Lazada, Grab, 电影票竟然还有这些隐藏折扣
幸运大转盘全新上线;iPhone Xs、各种优惠券等着你

(资料图片)

看到一条短片,真的很感动。影片是在下午四、五时拍摄,地点是在中环卑路乍街,暴力示威者把大量砖块栏杆等掉到马路上,阻碍交通。有过路女途人主动清理在路面的砖块等杂物,后来见到一名外国男子加入,随后加入清除路面上杂物人愈来愈多,他们互不交谈,只是默不作声地清理路面,让马路回復原状。人人出一分力,希望社会回復正常,重拾和平,这只是一个很卑微的愿望。我当时想,连普通市民都懂得做的事情,而公务员、特別是政府高官,究竟做了甚么事情呢?昨天也看到了另一短片,见到一名中年男子被一群暴力示威者追打,被打得头破血流,有留言指被打的男子是一休班警员,真相如何,也说不清。事发地点在一部消防车的旁边,片中见到有消防员在旁,但袖手旁观,并无制止示威者不要打人,连规劝一声也沒有。被打的男子最后冲上了消防车躲避,影片就此完结。这些袖手旁观的消防员,究竟有沒有良知?他们可能觉得制止別人打人,不是他们的责任。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多次,那次有一名的士司机被围殴至濒死,也见到有消防员在旁边,也沒有施以援手。日前,有报道证实有两名消防员因为涉嫌干犯刑事案件而被警方拘捕。纪律部队都冷漠如斯,连一个挺身而出去制止暴力的普通市民也不如。更不要说有些人脱下制服,就变身暴徒,参加暴乱。其实,这些公僕的心态很简单,若不是完全认同违法示威,便是一种冷漠的「雪花心态」,他们觉得事不关己,只要避在一旁,不烧到自己身上就可以了,可继续享受高薪厚职,逍遥快活。我之前在文章中引用过法国思想家伏尔泰的名句:「在雪崩的时候,沒有一片雪花会承认自己的责任。」在雪崩之后,沒有一片雪花可以逃避责任,虽然他们自己并不承认。这种「雪花心态」,在政府之内、在社会之中,极其普遍。早前见到衞生防护中心公佈处理催泪烟的建议,说如果接触了催泪烟,就需要清洗皮肤、洗眼和更换被污染的衣物。由于示威者不断质疑警方放催泪弹是「催泪弹放题」,衞生防护中心便作出如此回应。当我见到这个要回应,真是笑得合不拢嘴,笑这个政府真是太荒谬了!人家作出「催泪烟放题」的质疑,是从方方面面去针对警察的行为,衞生署走去和应,就等同帮对手一把,去质疑警方施放催泪烟。问题是如果沒有暴力违法示威、堵塞道路、掟汽油弹,防暴警察需要施放出催泪烟吗?这种「人问你就答」的愚笨行为,源自一种自保心态。为甚么衞生防护中心不出一些指引,关于被天拿水照头淋加上被人点火时,应该如何应对?或者楼下的店舖被纵火,浓烟磙磙,会对楼上的居民的健康有何影响呢?又或者消防处也可以出些指引,当遇到楼下店舖被人放大火时,楼上住客如何逃生呢?我觉得是否也应该有人问问衞生署,政府高官拿这那么高的工资,他们的IQ理应比一般的市民高,但看似不像,是否捉高官们去做做IQ测试,然后公诸于众呢?只要你肯去问,恐怕衞生署也会有一个答案。早于今年七月,我已经讲过「六七暴动」时的港英政府如何应对。当时整个政府高层变成了一个防暴心战室,每天都在部署如何打防暴战、打舆论战,从沒有听过当时的港督戴麟趾,说要与暴动人士对话。如今香港这场暴乱已拖了五个月,未见到政府有一个抗暴心战室,只见不同部门各自为政。衞生署出防催泪烟指引,地政总署则说中银门外那些防止暴徒破坏的装置是违法、是僭建。拖着拖着,整个社会的人心便变坏;拖着拖着,暴戾便就变成脓疮,腐蚀着社会的肢体、腐蚀年轻人的大脑。当每个人都是一片不负责任的雪花的时候,整座雪山迟早都会崩掉。香港政府如果不是有中国政府这个大后盾,恐怕早已垮台。特区政府如何振奋精神,组织整个政府全力抗暴,是如今的最大要务。(卢永雄)全文刊于《头条日报》「巴士的点评」专栏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