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枪会涉城门水塘遗弹塞靶碎 助理水务督察作供:引水道浸有弹珠

香港枪会涉城门水塘遗弹塞靶碎 助理水务督察作供:引水道浸有弹珠

星岛日报-香港·2020-01-20 17:43

每次出国都要买当地电话卡?你需要一张无国界手机卡,既便宜又好用!
诚心为您提供清洁服务,白墙空调窗帘统统能搞定!

水务署助理水务督察梁子聪(左);香港枪会代表罗启华(右)。

水务署去年3月接到投诉,指于城门引水道及城门水塘附近发现射击用的飞靶碎片、子弹弹塞及弹珠等物件,经搜证后疑射击残馀物源自香港枪会。香港枪会否认一项放置物质于水务设施内传票罪,案件今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开审。水务署助理水务督察梁子聪出庭作供,他表示去年3月20日偕供应及保养组人员及两名用户服务督察到城门水塘搜证,沿引水道走见到射击的残馀物,即飞靶碎片、弹塞、弹珠浸在其中,职员检取相关的残馀物,并现场拍照记录。梁供称同日他们亦将检取到的残馀物带回水务署检控组拍照。辩方盘问梁时在庭上开启检取证物的照片,显示拍摄日期为3月22日,辩方大律师质疑何以梁声称在3月20日为证物拍照。另外,梁在证人供词中亦提到他将检取的残馀物封存在胶袋,惟盘问下发现梁只是将胶袋「紥咗个结」,未有妥善地封存在胶袋内。梁在盘问下同意引水道边与枪会距离甚远,辩方即追问枪会的射击碎片是否未能流至引水道,梁则解释若碎片弹至斜坡,雨水或会带相关残馀物至引水道。控方覆问时梁提到,其任职的水务署检控组沒有如警察所用的「防干扰证物袋」,其所指的「封存」就等如将证物袋「紥咗个结」,令证物不会跌出。辩方亦问及梁及其他同事枪会外检到飞靶碎片、弹塞、弹珠,为何7月时到枪会时只检取飞靶碎片,梁只称「收到上司指示只执一样嘢」,而他承认在枪会内亦见到有弹塞。暂委裁判官唐伟伦其后向控方查问,若然梁未有在枪会检取弹塞及弹珠,如何对比该些残馀物属于枪会,控方则回应指只会依赖枪会董事罗启华的录影会面口供,当时他承认弹塞及弹珠为枪会所有。供应及保养组水务督察何庆佳供称,去年7月到现场检取射击残骸,他表示在引水道旁不断听到枪声,亦曾2次有碎片跌在脚边,亦认为碎片应是由空中所跌下。辩方盘问时指,何的口供称「我只系见到有嘢喺我眼前从上而下跌落引水道」,指出碎片是「从上而下」,而非今在庭上所指的「从天而降」。案件于本月31日续审,控辩双方届时将传召专家证人。 法庭记者:陈楚琨建立时间14:49更新时间17:43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