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作业”没抄 美国先学会了瞒报?

舆论场:“作业”没抄 美国先学会了瞒报?

环球视野·2020-03-06 14:00

美赞臣奶粉官方旗舰店:您孩子的最佳选择!
女神节快要到了,礼物准备好了吗?大牌精品五折起!

美国华盛顿州柯克兰市生命护理中心在2020年3月3日发生疫情之后,美国基层应对新冠肺炎的无助也由此呈现。(路透社)

现今年龄在30岁以上的中国民众大多对抗日题材的中国老电影《小兵张嘎》里的一句台词耳熟能详:别看今天闹的欢,就怕将来拉清单。中国主流媒体日前就寻得了一个“拉清单”的机会,对象则是美国疾控中心(CDC)。

起因是CDC宣布停止公布美国全国检测新冠肺炎人数,只用“yes”和“no”来反映每个州是否有确诊病例。包括人民网在内的多家中国国家级官媒都在官方社交媒体账号上转发这一消息,中国网友的关注甚至让这一话题登上了新浪微博的热搜榜。

CDC很有些“代人受过”的意思。中国网友如此在意这家机构的决定,是因为CDC此举给人以“瞒报”的观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月下旬曾就新冠肺炎疫情呼吁“其他国家”在信息通报上做到“公开和透明”。

不光网友认为美国方面在“啪啪打脸”,一家大陆网络媒体刊文批评道,之前美国部分媒体曾渲染“中国隐瞒疫情”,但现在连一些美国人自己都在“沮丧地”发帖称美国隐藏疫情才更严重,还援引美国网友在CDC官方推特下的评论:“中国政府建造医院,并且承担治疗费用,美国呢?”

另一家陆媒澎湃新闻以《美国危险,新冠防疫出现低级大BUG》为题,例数CDC的各类“乌龙事件”,并指出“当前美国检测试剂严重不足”的问题。

一家拥有众多订阅读者的微信公众号在推文的标题中使用了“丧心病狂”的字眼,大批特批美国政府“一恐吓、二拒绝、三转移”,称美国联邦政府“和邪教就只差一步之遥”。一些中国网友也改编中国作家鲁迅的经典说法,称美国政府是一个“吃人”的政府。

有趣的是,从“CDC瞒报”到“美国政府‘吃人’”,这套逻辑并不仅仅存在于中国网友中间,美国本土也有类似的声音。最先报道CDC停止公布全美检测人数的美国记者贾德•利格姆(Judd Legum)在推特中写道,“缺乏检测数据是丑闻。这是在掩盖事实。”威斯康星州民主党代表马克•波坎(Mark Pocan)则写信给CDC:“我们应该知道有多少人接受了测试。”一些美国网友甚至有些阴谋论的认定“这不是CDC的决定,而是彭斯的决定”,并认为“CDC在制造下一个切尔诺贝利”。

事实上仔细看CDC发布信息的原文,停止公布的是“接受检测人员”和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人员数量。这两条数据同样一直没有在中国的官方统计中出现过。同时,CDC强调的是,各州已经在自主进行试剂检测,CDC的数据“已经不能代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所有测试”。

也就是说,CDC停止公布检测人数的出发点在于避免统计口径的不统一而造成数字偏差。按照 CDC的数据,截止3月5日,美国新冠肺炎感染者有80人,但美国媒体的报道是137人。这也是CDC为什么要在声明中专门提到:“如果CDC病例与州和地方公共卫生官员报告的病例之间存在差异,则应认为各州报告的数据是最新的。”

新华网转载了《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的文章。(新华网截图)

CDC将数据发布交给各州是基于美国现实的选择,说CDC“瞒报数据”恐怕有些阴谋论了。(AP)

有观察者注意到,由于此前核酸试剂盒在美国存在“检测慢、数量不足、费用过高”等问题,2月29日CDC已授权六个公共卫生实验室进行独立检测。CDC主任南希•梅森尼尔博士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到3月8日左右,公共卫生实验室能够覆盖的检测多达75,000人。这意味着美国未来大部分核酸测试将由第三方测试试剂完成。

如此一来,实验室中可以对来自病人的样本进行多种病原体检测,而不需要等待亚特兰大CDC控制中心的结果。同在2月29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也扩大了当地实验室和医院进行自己的检测的能力。

作为大洋彼岸的对照,华大基因公司也曾承担为中国疾控中心检测试剂的工作。

所以,CDC停止发布监测人员数量,恐怕并非出于“瞒报”的企图,而是给予美国各个州充分的自主权,提高病毒检测能力,并对其信息发布进行“赋权”。其实这也更符合美国联邦政府、州政府、地方政府(City or County,市政府或郡政府)之间彼此平行而不是上下级,更多对地方具体事务负责的还是地方政府,联邦政府及其下属机构(如CDC)很多时候只扮演协调角色(解决那些跨州的问题)。

这一点不仅在大部分中国普通网友中间理解起来有难度,美国老百姓也很容易被带偏了节奏,所以美国主流媒体,如CNN、CNBC等,在报道威斯康星民主党代表马克•波坎与CDC论战的新闻时,大都会加上一个重要的新闻背景:CDC从3月5日开始放宽了检测标准。此前,CDC规定:出现发热症状,且在14天内密切接触过中国、伊朗、意大利、日本或韩国的公民才可以接受检测。在这样严苛的标准下,截至3月1日,CDC仅对美国约470人进行了检测。而现在的规定是,只要医生同意,任何想要进行冠状病毒检测的人都可以进行一次检测。

这对于中国民众来说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中国国内在新冠肺炎的确诊标准问题上,其中流行病史的判断依据,也曾经历过“华南海鲜市场”、“武汉籍”、“湖北籍”最后放宽到全国。

当然,CDC确实存在“试剂盒生产慢”、“检测不准”、“检测费用高”等问题,美国的主流媒体也一刻都没有放松对CDC的批判,但此次CDC不再公布检测人数的举措,其实也是“分解权力”,美国各州对自行检测新冠肺炎显然有急迫程度不同的需求(比如加州已经宣布了紧急状态)。

如果真有瞒报之心,CDC应该牢牢把信息发布的权力统合在自己手中才对。事实上,CDC既没有这么做的“实力”,也没有类似的必要。这就又涉及到了如何理解美国政治体制的问题。美国从立国伊始,制度设计的思考核心就是如何限制政府的权力,从而展现出的结果就是将公权力进行全面分解(联邦、州、地方之间是平行关系,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并通过无数层级的选举“使得民众自认为对每一个环节的公权力具备影响力、影响力”。

这套制度带来的效果,是没有任何一个公权力部门需要为某一件事负责。“公权力作为个体和整体都只需要对社会承担有限的责任。”当遭遇公共治理危机时,美国人不会指望某一个政府部门或者某一个政治团队会出面“掌控全局”,而是每个人先要自己保护自己,这也是为什么此前会有美国家庭开始囤积枪支弹药的新闻——按照中国社交媒体大V“tuzhuxi”的解释,美国人“眼中的敌人是美国各级政府和其他的公民,而不是病毒”,因为“如果要在上万名老年人因为COVID-19致死,和‘捍卫美国小政府体制’之间做出选择,美国人会选择前者”。

所以,跳出来指责CDC的美国政客,无非是想要把疫情问题政治化来捞取政治利益。而大多数指着CDC骂美国的中国网友,还是对美国了解的不够,停留在“放着作业也不抄”的逻辑中。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美国 奇闻异事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