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多名示威者被喷胡椒水遭检控

悉尼多名示威者被喷胡椒水遭检控

奇闻资讯·2020-06-08 20:17

吃货好消息:最新美食促销优惠!
近视、弱视、眼疲劳?让SLM来帮您!

悉尼上上周六示威游行现场。(《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上上周六,大批的反种族主义抗议者涌上悉尼和墨尔本等澳洲多个主要城市的街头,加入“珍视黑人生命”(Black Lives Matter)抗议活动的游行队伍,声援美国非裔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并抗议澳洲原住民遭遇的暴力执法。

这是继上周二珀斯和悉尼相继爆发抗议集会后,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阿德莱德和珀斯等大城市再度掀起声势更为浩大的示威行动。据报,这是维州和新州自3月实施针对新冠疫情的限制措施以来,出现的最大规模公众集会。

各地的游行队伍中,众多示威者高举“珍视黑人生命”、“没有公平就没有和平”的标语牌,还有不少人挥舞着澳洲原住民的旗帜、穿着印有原住民旗帜的衣服高声抗议。

悉尼上周六示威游行现场。(《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在悉尼,新州高等法院周五曾出于新冠疫情的担忧,颁令禁止上周六的“珍视黑人生命”游行。但法院此后却推翻了这一禁令,示威活动得以在最后一刻如期举行。

上周六下午,至少2万人聚集到悉尼市政厅(Town Hall)地区游行,举牌高呼“珍视黑人生命”、“我无法呼吸”等。警方随后在中央车站(Central Station )使用胡椒喷雾,驱散了一小群抗议者,并拘捕多人。

玛格丽特(Jane Margaret)声称,她在中央火车站介入了非裔示威者与警方的冲突,并称警察当时表现得“很粗暴、咄咄逼人”。拄着拐杖的她后来被警方“无缘无故喷射脸部”,被送入医院。

她事发后坐在医院的病床上拍摄视频,面对镜头忆述这一幕,并将这则视频上传到Instagram平台。

玛格丽特在视频中声称:“我当时为他们感到害怕,所以拄拐上前。我伸手做防御姿势,只是(对警察)说‘不要动手’。”

她还说,抗议者在“高声喊叫,情绪激昂”,但并未实施暴力。

她声称,不久后,“其中一名警察用手扼住我的喉咙……另一人持梅西防身喷雾(Mace)上前,就在离我脸部10厘米处朝我喷射”。

玛格丽特在现场接受了急救,然后被送入医院。

玛格丽特称,遭到警方的无端攻击。(《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与此同时,警方周日上午表示,上周六抗议活动结束后,一名21岁的男青年被控拒捕和作出冒犯行为。

新州警察局(NSW Police)在声明中声称,当警方试图让人们通过中央站时,这名家住德鲁伊特山(Mount Druitt)的男子被指开始暴力。“公共秩序和防暴队(PORS)的警员试图将他带走后,双方发生了冲突。”声明写道:“这伙人开始变得越来越具攻击性,(警员)动用了胡椒喷雾。”

新州警方在声明中还称,有5人因受到影响而接受现场治疗。

Twitter上的一些视频显示,抗议者面对列队排成一行的警员,高呼“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不要种族主义的警察”。这些警察继续向前推进,并朝人群使用了胡椒喷雾,据传有30人“中招”。

家住德鲁伊特山的男子事发后被带至沙梨山(Surry Hills)警察局,并被指控拒捕和作出冒犯行为。他已获得有条件的保释,将于8月在德鲁伊特山地方法院出庭。

警方同时指控一名家住巴尔曼(Balmain)的23岁男子寻衅滋事。他被指在上周六抗议活动开始前,与一名15岁的少年发生打斗。警员对其使用了泰瑟枪,并当场将其拘捕。

墨尔本示威游行现场。(《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在墨尔本市区,数以万计的抗议者先在维州议会大厦前集会,原住民代表在此发表讲话,谴责澳洲警察对原住民的歧视和虐待行为。此后,游行队伍一路行进至弗林德斯街站(Flinders Street Station)附近,于上周六下午5点被驱散。

这些示威者并未听从政府要求民众留在家中的呼吁,但《时代报》的消息指大多数参加者都佩戴了口罩。

尽管示威组织者对参与人数及保持和平性质的抗议表示满意,但他们仍因组织违反公共卫生令的集会,而面临维州警方1652澳元的处罚。

澳洲金融部长科尔曼(Mathias Cormann)周日在接受天空新闻台采访时批评,澳洲仍在竭力防止新冠疫情传播之际,示威者上周六却走上街头参加“珍视黑人生命的游行”。他们的所作所为“自私”且“不顾后果”,给社区带来了“不必要、不可接受的风险”。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澳大利亚 悉尼 抗议 奇闻异事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