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因研讯】市民称目睹周梓乐「趴低」地上 形容似曾尝试撑起身

【死因研讯】市民称目睹周梓乐「趴低」地上 形容似曾尝试撑起身

星岛日报-香港·2020-11-23 13:03

幸运大转盘全新上线;iPhone Xs、各种优惠券等着你
超值生活用品免邮费送货到家!

亲眼目周梓乐的市民供称,消防员到场前,沒有任何人曾走近伤者。资料图片

科技大学男学生周梓乐去年11月初在将军澳尚德停车场堕楼昏迷不治,终年22岁。死因庭今展开第六日聆讯,当晚亲眼目睹伤者躺在尚德停车场二楼行人路的男市民出庭作证,他指当晚有人跑过并大叫「救命!要First Aid(急救)」,「有大获野!」,他便跑向伤者躺地的地方,消防员随即到场,而他在旁为消防员提供协助,并在整个伤者救援过程中,一共拍摄5张相片及2段影片。男市民蒙伟杰供称自己在事发当晚步经尚德停车场及天桥的接驳位,一名身材矮小的少年飞快地奔跑,向他迎面跑过后跑向尚德商场方向。他忆述少年「好快咁跑过,一路跑一路讲」:「救命!要First Aid(急救)」,「有大获野!」。他随即跟随少年的出发点,走到尚德停车场二楼,然后到伤者身处的地方,他在远处便能看到伤者「已经瞓咗系地上」沒有郁动,男子看过伤者后「吓左一吓」呆站在停车场石墙外,当时他身旁的一名约50至60岁的男子,主动上前接近伤者,他指男子与伤者距离约4米,男子看过伤害后退后,变得情绪激动,「少少喊咁嘅状态」。2至3名消防员便在约一至两分钟后到场,而在该一至两分钟期间,沒有任何人曾走近伤者。他指消防员到场后目测伤者伤势,讨论如何处理伤者,他主动提供协助,而约在凌晨1时零5分,消防员戴上手术手套,欲反转伤者的身躯,他便帮助消防员拿起手电筒照明,并在伤者反身前拿出手机拍摄2至3张相片。死因裁判官高伟雄问及他为何要拍照,他解释说:「想纪录(伤者)反身前咩状态,盡量无影伤者个样」,而且他在消防员到场时「个人定左」,便开始观察伤者附近状况,并以手机拍摄纪录。他在整个伤者救援过程中,一共拍摄5张相片及2段影片。他形容伤者姿势,伤者当时「趴低」,头向外街方向,膝头微屈,头部贴地,两手放在腰间位置,令他认为伤者动作像是「曾经想起身」。而伤者当时身穿深色短衫短裤,脚穿白底黑鞋。约在凌晨1时09分,其中一名负责通讯的消防员与增援队伍联络,但由于消防增援队伍找不到伤者位置,他便到近尚德商场位置接合消防增援队伍,回程时看到义务急救员故顺道带他们到伤者位置。义务急救员到场后担当主要医治的角色,而约在凌晨1时15分,有近20多名防暴警察到场站在停车场内行车路,数名警察急步冲前,「态度有啲兇狠咁讲『咩事?』、『系度做咩?』」,并视察附近环境。他记得消防员及义务急救员沒有说话,他则大叫:「救人先!」。防暴警察逗留不足一分钟便撤退离场,他指自己原本想拍片纪录警方到场,但由于双方语气不太好,他指当时考虑到自己人身安全,「唔敢举高部机影相拍片」。他随后在凌晨1时26分以手机录影,拍摄到消防员及义务急救员处理伤者的情况,当时有人看到街上有数名拿着担架的救护员,故纷纷大叫以叫救护员到场「做左依单先」,影片中纪录到急救员说出伤者脉搏仅馀40。另一段在凌晨1时29分拍摄的影片,则拍摄到橙衣救护员拿着担架到场,他指他拍摄此段数秒的影片只想记录救护员到场时间。当救护员送走伤者后,他仍逗留在伤者位置,期间不少街坊到场,他便把5张相片以Airdrop形式传送给一名青年,他另于翌日把相片与影片提供传媒,并且接受了一些访问。法庭记者:刘晓曦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