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窃团伙脖子里扎12根针逃避抓捕,警方花20万为其手术

盗窃团伙脖子里扎12根针逃避抓捕,警方花20万为其手术

文学城·2020-12-17 05:03

幸运大转盘全新上线;iPhone Xs、各种优惠券等着你
新加坡最全中餐外卖,随时随地享美食!

手术灯熄灭,脖子上包裹着纱布的余某被缓缓推出,这一场手术的费用高达20万元。

在长沙某医院,医生将余某脖子里的针一根根取出来,脖子上开了三道口子,足足取出12根针,约手指见长,有几根缝衣针甚至已经锈迹斑斑。

“我对自己很凶残”,这是余某对自己的评价。他与同伙流窜全国各地盗窃,一直靠着这种自残方式逃避打击。“他们身上有异物,脖子里密密麻麻的针,是他们的底牌”。

但态度嚣张的余某做梦都没料到,他和同伙会“栽”在长沙,被强制送上手术台取针,哪怕取针的手术费高达20万。

近日,在长沙市检察院的调度指导下,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对余某等6人作出批捕决定。得知这一情况后,一个个原本拒不认罪的“零口供”同案犯立马招供“怂”了。

【1】蹊跷的盗窃:手机被远程刷机

“我不知道、我是文盲、这个是我的个人隐私。”

在派出所接受民警讯问时,余某一直维持着这样一副耍赖的态度。

10月17日,余某在长沙火车南站进站口处抽烟时,被民警抓获。余某身边的两名男子李某和杨某,也一同被带走,三人涉嫌一起连续扒窃案。

面对警方的询问,余某三人却默契的表示互不认识,只是来长沙玩的。杨某更是给自己安上了韩剧男主人设,自称有选择性失忆症,他清楚记得来长沙之前的每一件小事,可来长沙之后的事情,“不想说、不记得、不知道。”

他们被抓获前,长沙发生了几起透着蹊跷的扒窃案。

10月16日下午,长沙市公安局公交治安管理分局突然接到多达6起报案,地点都是地铁站或地下通道,时间集中在下午2点至6点,被害人不约而同的被扒窃了手机。

通过监控视频,警方迅速锁定了6名嫌疑人,他们来自重庆、安徽、河南等数个省份。表面上毫无关联的几个人,隐隐有着某些联系,他们的年龄都在三十至四十岁之间,以扒窃犯罪为职业,团伙流窜作案,每人身背数次有期徒刑前科,涉及的罪名有盗窃、强奸、伪造证件等。

仅余某三人,就疑似与其中5台手机的失窃有关系。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因为涉嫌盗窃被抓,三人都有盗窃前科。余某足足有11次盗窃前科,第一次是在1997年6月,因盗窃被收容教养了3年,最近一次是2020年6月,因盗窃被判处管制1年。

杨某也有9次盗窃前科,最近一次是2020年8月,因盗窃被判刑。

尽管他们被锁定为案件的嫌疑人,赃物却不见了,没有一帧视频拍到他们动手的画面,受害人失窃的手机如同蒸发。

“这些负责偷窃的人似乎完全不用担心,他们每次前往一个城市,都会有人提前帮忙订票、订房间,有人在远程操控。”一名办案民警介绍,几名嫌疑人反侦察能力非常强,用着假的身份信息,甚至还会逃票,比如只买到中途的站点,遇到列车员查票就躲进厕所里,进出站时,就紧跟着前一个旅客进出站,这样就能成功“抹”去出行轨迹。

嫌疑人被抓后,被扣押的苹果手机还不时弹出消息,两个小时后,诡异的是一幕发生了:手机被远程刷机,手机里所有的资料被清空。

【2】脖子扎针: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一时间,案子陷入了胶着。

更棘手的是,这些嫌疑人都提前预备了一张“底牌”。包括余某在内的6名嫌疑人中,有5人的身体里存在“异物”。

余某的X光片显示,他的脖子里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针。李某的脖子里也有三根针。他们以此作为威胁:“你们能把我们怎么样?”

据李某讲述,这些针是他特地在上海花钱找人扎进去的。“他把我脖子的皮捏起来,把针扎进我的脖子里面。”

扎针的人以此谋生。他的手法高明又娴熟,每一根针都经过特殊的处理,上面涂抹了特殊的防腐液体,针扎进脖子里,扎在静脉血管周围,精准的地避开大动脉,但是取出来就很难了。

看上去很恐怖,但基本上对日常生活没有什么影响。一旦案发,余某等人也能因为这些“异物”逃避打击。

余某对自己非常狠,他担心针太少不够保险,让人在他的脖子里足足扎了12根针。除了脖子扎针外,6名嫌疑人中还有5人曾吞食了金属签子,长约20公分。

在民警讯问时,他们不但不配合、不承认,还多次欺骗办案民警,以“肚子疼”、“要去医院看看”等说法向民警施压。正当他们以为和以前被抓过的地方一样,长沙公安也拿他们没办法时,他们等来了一场猝不及防的强制“免费”手术。

余某被送往长沙某医院,接受颈部异物取出手术。主刀医生一共在余某身上开了5刀,仅脖子上就开了3条口子,将一根根遍布在余某脖子上的针取了出来,一共12根针,有银针,也有缝衣针,还有一种比缝衣针更粗更长的针。有几根缝衣针从脖子里取出时,已经锈迹斑斑。

医生从余某脖子里取出12根针,有的已经生锈。

余某在医院期间,一度让医护人员精神紧张。耳鼻喉科的护士长提到了这样一个细节,10月27日早上8点多,当时为余某主刀的医生和看守所的民警正在余某的病床边进行检查,余某冲着医生放了句狠话,“等我出来,就会找你的麻烦”。护士们站在门口,吓得不敢进门。“从那之后护士进去给余某打针都不敢带胸牌,不敢多说一句话。”

记者获悉,仅余某一个人的手术就花费了20多万元。“我们不惜代价也必须维护长沙人民和来长沙旅游游客的安全,如果不打击、不杜绝这种嚣张的犯罪行为,他们将来会越来越猖獗。”一名长沙公交分局的办案民警透露,对于这个流窜作案团伙,公安机关不惜成本,先后安排给多名嫌疑人进行了手术。

【3】朋友指认:他们一起吃过烧烤

尽管接受了手术,余某等人仍然心存侥幸。在他们看来,只要他们死不开口、不承认,又没有赃物,他们仍然能逃过一劫。

殊不知,一项项证据已经被逐步锁定成证据链。

案子移送雨花区检察院后,检察机关经审查发现,6名嫌疑人涉嫌的几起盗窃案,存在着高度相似性,便指导公安机关并案侦查,并提出了侦查指导意见。

检察院承办人的一个重大发现,更是为案件的侦破带来了新的突破口。“我们从一个案子的嫌疑人手机里,查到了另外一个案子嫌疑人的电话号码,天南地北两个不同的犯罪团伙,竟然在微信上有联系。”

监控视频清楚记录下来余某等人进出地铁站、地下通道等作案现场,并在作案现场跟踪受害人上车及“逼”、“挤”受害人的轨迹。同时,多名被害人也通过监控视频发现了端倪。

“我怀疑就是他们偷了我的手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人过来挤过我。”10月16日下午4点多,小毛在地铁里丢了一台黑色华为手机。在观察监控视频时,小毛发现了问题。小毛在五一广场站上车,地铁行驶至芙蓉广场站时,两名陌生男子挤到了小毛身边,一名男子穿着浅绿色的外衣,贴着小毛站着。而在小毛的左后方,还有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子,疑似在为人遮挡视线。待这两人离开后,小毛发现上衣口袋里的手机不见了。

这个穿着浅绿色外衣的男子就是杨某,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子是余某。

杨某的一个朋友更是戳破了余某等人“互不相识”的谎言。他的证言显示,早在2005年,他就与杨、李二人吃过饭。10月15日,杨、李、余三人来了长沙,也是他接的机,大家一起吃了烧烤后,他将杨某三人送去了同一家公寓,三人就是朋友。

11月25日,雨花区检察院依法对6名嫌疑人作出了批捕决定。该院负责人透露,严厉打击此类犯罪,体现了长沙政法机关的决心与担当,也传递出了一个强烈信号,长沙对此类犯罪“零容忍”,坚决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

【4】批捕后认怂:以后过路都不来长沙

得知检察机关的批捕决定后,杨某当晚便“怂”了,称“以后过路都不会再来长沙了,你们长沙公安真较真。”

杨某等人终于交代,他们曾经在上海等地流窜作案,一直靠着这些“异物”逃避打击。各地警方的“无可奈何”,让他们更加有恃无恐,“反正关不进去”。

杨某坦白,是余某通知他来长沙跟着自己“混”。他们这次是冲着长沙的草莓音乐节和金鹰节而来,本打算在现场大干一场,“谁知遇到了下雨,只能将目标转向地铁站”。

凭借着多年的扒窃经验,和彼此之间的默契,一旦目标出现,他们就能立刻完成分工。杨某透露,他们有着自己的销赃渠道。偷走手机后,他们来到一家快餐店与一男子见面,余某将手机交给对方,对方立即支付了3600元。

警方调查杨某等人最近的轨迹,发现他们在来长沙之前,先后去了重庆、成都、西安、武汉、驻马店等城市,但在每个城市都只短暂停留两三天,以此在全国各地流窜作案。

杨某等人是从重庆来到长沙的,如果没有在长沙的这次突如其来的“变故”,他们将按计划前往郑州。

对于明星演出赛事,他们甚至比“黄牛”更积极,目标只锁定全国各个大型演出赛事或音乐节。同时,他们还有一个非常严格的“赶场”标准——明星红不红。

杨某交代,某王姓歌手曾开过一场演唱会,他靠选秀比赛出道,演唱过脍炙人口的歌曲。可当民警讯问嫌疑人,现场人多不多时,得到的回答竟然是:“那个人没有名气,我们都不去的。只有有名的、有流量的明星来了,我们才会去。”

当然,杨某等人不是为了追星,但他们有着自己的“鬼主意”:只要流量明星来了,追星的粉丝就来了,他们的作案的机会也会多。尤其是明星演唱会的门票不便宜,听演唱会的大多是年轻人,条件都不差,手机也会用得好一些。

靠着狠心在自己脖子上扎的针,他们认为这样“行走江湖”很稳妥,“公安拿我们没办法”,只是这次失策了:他们第一次来长沙,就彻底栽在了这个城市。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