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丨专访“姐姐2”刘烨:被调侃“咖位低”,儿子看节目都曾认错我

一线丨专访“姐姐2”刘烨:被调侃“咖位低”,儿子看节目都曾认错我

腾讯网 - 娱乐·2021-02-05 10:06

你的保险买对了吗?
想买房?了解最新楼盘价格?专车接送,无经纪费,外国人可贷款!点此视频看房

腾讯娱乐《一线》 作者:胡梦莹

正在芒果TV热播的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以下简称“姐姐2”)中,30位姐姐中既有熟悉的面孔,久违的面孔,也有大众稍显陌生的面孔——比如湖南卫视主持人、“湖南卫视四小花”之一的刘烨。出道8年,一直保持低调,此次上“姐姐2”,算是职业生涯中的一次大胆挑战。

日前,在接受《一线》独家专访时,刘烨直言是走出安全区,开始人生第一次唱跳之旅。唱歌和跳舞,她都是新手上路。初舞台的扇子舞令人惊艳,但其实刘烨并无舞蹈功底,而是早在去年,就开始准备,和大学生们一起上舞蹈课,“一直是班上跳得最丑的,年纪也比别人大十岁,感觉非常奇妙。”

早前网曝“姐姐2”名单时,曾有网友疑惑为什么火华社社长会来参加这个节目;首期节目中,刘烨更和别人撞了发型、撞了歌。她坦言,“辨识度”确实是长期以来围绕自己的一个问题。不止名字会被搞错,还经常和同为“四小花”的梁田被粉丝认错,甚至自己儿子看节目,都会把李莎旻子当做是自己,“至少现在,我儿子能认出我了。所以首先,我不是能让观众认识到我,得让我儿子认识我。”

并爆料,曾一度被那英调侃“咖位低”,“烨子,我看了跨年演唱会,你都快掉下去了,还是咖位不够。”但对此,她非常坦然。一直以来,刘烨都没什么野心,也无意成为中心焦点。对于节目中露脸时长少,她坦言,总做小透明会有不甘心,不过对现实既无奈也理解,甚至阿Q精神地安慰称,“比当时主持《我是歌手》要长了些呢。”

谈转型:主持多栖发展,“四小花”要做女子组合

《一线》:参加这档节目背后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刘烨:第一季就有聊过。但从小到大,我都没学过唱歌跳舞。当时比较排斥,觉得我肯定做不好。

之所以转变,最大的动力是疫情期间,我们工作比较少,领导半开玩笑地说,像我们这样没有长期固定节目的主持人,可能需要找一条出路,到35岁以后女主持人差不多可以考虑转业。比如转直播、幕后、制片人或者编导。每个领域对于我,都是从零开始的过程。后来决定去姐姐后,就在半年前开始了人生第一次唱跳之旅,重新开始学。

《一线》:来到这里,是真的在考虑做女团的可能性?

刘烨:对,我们不是成立了“湖南卫视四小花”吗?之后这个组合除了主持大型晚会,也会有唱跳类项目,和女子组合差不多。如果能把这项技能培养好,也有利于我们组合的发展。其他三个人都有一些唱跳基础,小时候学过,我不想拖大家后腿。

因为确实主持人功能越来越弱化,大家也不想看我们循规蹈矩地主持常规内容。这是我们适应时代浪潮做的一个新的挑战。

《一线》:“四小花”的女团主要发展方向是什么?

刘烨:现阶段还是以主持为主,台里要把我们打造成“中国女子主持天团”。他们希望我们四个人各个领域都能不断学习,主持的同时也能表演节目,比如去年双11晚会,我们表演唱跳。

我们也在自己策划,大家一起抱团,可能过阵子还会尝试vlog形式的微综艺主持。这不是台里给到的任务,是我们自发想的方向,想让大家更了解我们团体的生活和工作状态。

《一线》:怎么理解“三十而奕,落子无悔”的节目主题?

刘烨:三十岁之前,我已经进入非常佛系的状态,不管工作还是生活,都很想按部就班地走下去。但这个节目给了我契机,让我感受到力量。原来,我可以做最不擅长的事,还能做成这样,能获得大家的掌声。未来遇到困难或不顺,也能拿出这份乘风破浪的勇气,去面对必须经历的挫折和磨难。相信自己可以做好。这对我是次实践,我证明自己可以做到,对未来生活也更有信心。

《一线》:很多人觉得你初舞台的扇子舞很惊艳,为此做了哪些准备?

刘烨:有学。毕竟到我这个年纪,会有一个壳子束缚在自己身上。尤其去练习跳舞,一开始动作非常丑。过去两年,经纪人和我提到学跳舞,我会觉得:为什么?我都那么大年纪,为什么要给我打鸡血?我为什么要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很难跨出那一步。

后来决定去做了,我找了舞蹈老师。舞蹈老师说,第一步就要放开自己,看着镜子不怕丑。他建议我去上大课,说这样才能正视自己。我就跟很多大学生一起上课,大概上了三个月。一直是班上跳得最丑的,年纪也比别人大十岁,感觉非常奇妙。还好我不火,别人不认识我。大学生们不知道我是谁,只知道有个阿姨在这里跳。

《一线》:老师凶不凶,会当众批评你吗?

刘烨:会的。他一视同仁。我就对他说,“你可以叫我,但不要喊我的大名,可以说烨子。叫刘烨我会很尴尬。”大学生都很热心,会来教我。在集体氛围下,成长确实比较快。还能享受团体跳舞的感觉。

《一线》:长着一张女团脸,形象又美又飒,有没有信心成团出道?

刘烨:那不可能。节目组问我的时候,我就说,“赛过一公,闯进二公就算成功”。

谈辨识度:被那英调侃咖位不够快掉下台,儿子之前都会认错我

《一线》:当过八年主持人,以新人之姿站上台,心态转换上会有难度吗?

刘烨:没有任何转换。直到今天,站在主持舞台上,我也就是个新人。没人认识我,我就是新人。那天,那英姐和我开玩笑说,“烨子,我看了跨年演唱会,我怎么就找不到你?你到底在哪儿?”我说,“一共16个主持人,我在最边上。”她说,“可不是吗?你都快掉下去了,还是咖位不够”。

但说实话,这么多年我从没想过把自己放到中间,好像就没有已经主持地“功成名就”这种想法。从哪里出发,我都是新人。

《一线》:从没想过,站在中心、成为被关注的焦点吗?

刘烨:可能和原生家庭有关,一路走来我确实没有。过去在班上,我既不是顶尖的学生,也不是拖后腿的,属于中不熘丢。

当时去湖南广电,我以为只是一份工作,我就是来上班的,是广电的一个员工。我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到现在都不自觉是艺人。别人问我梦想,我说就是“吃好、喝好、玩好、工作好”,这就是我的人生理念。

到了这里,他们问我,”你想不想争中心位”?我说,“我不想。我都30岁了,自知好吗?看着镜子就知道自己唱成什么样子,跳成什么样子。”我只希望,可以给我一方舞台,一个小小的地方,让我通过努力能对自我有一个肯定。

《一线》:节目里和那么多成熟女艺人同台pk,有压力吗?

刘烨:完全没有。因为我内心觉得,我和那英姐、吉克隽逸、陈梓童那些唱将级别的,或者跳舞很好的,不在一个水准上。不需要有压力,只要做好自己。

他们也问我,“和29个姐姐打招呼的时候会紧张吗”?我说,“完全不会”。因为没人认识我,我就不必紧张,也不怕人家认错我。我只需要站到每个人面前介绍我自己、安利自己就可以了。而且我的名字,一般人听到都不会忘记,因为大家都认识男刘烨。

《一线》:甘心当“小透明”吗,会希望露出多一些吗?

刘烨:肯定希望啊,肯定不甘心。但这是现实问题,没办法的。要把个人感情和公不公平的问题放一边,是要做一个大局观的考虑。如果我今天是制片人,也会是同样的选择。所以,我不觉得有多么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一线》:第一期节目,姐姐团里有三四个马尾辫,你们当时还互看了一眼,内心在想啥?

刘烨:“撞型了”。尤其我和贾青,他们都说,从头发到穿着几乎一模一样。我准备solo舞台时,只想到造型要女团一点,要符合自己,能展现优势,却没想过雷同这个问题。我觉得张馨予就做得特别好,可以从30个姐姐里异军突起,大家一下就能看见她。像我们这样的,就很可能被淹没。

但当时,我主持人的思维又来了,我说,既然四个人都是同样发型,大家坐一起弄个“马尾组合”也挺好,观众也能看到我们几个人。

《一线》:被调侃撞名又撞发型,对此怎么看?

刘烨:我还撞歌!和左小青姐姐的歌一模一样。播出时调了顺序。但当时表演,她正好在我前面,我的心拔凉拔凉的,“天呐,大家还能看到我吗?”果不其然就没有看到。

而且那首歌,小青姐唱的时候,我发现那个风格也非常适合我的声线,但我没考虑过。我只想到,自身不适合走优雅路线,就改成爵士风。其实那并不是最适合自己的风格。小青姐唱出来之后,我非常后悔为什么没有坚持自己的,如果我唱成那样,肯定比现在分数要高。

《一线》:最初官宣时,还有人误以为火华社社长来了,包括媒体为了辨别你俩,还会在你名字前加上“女版”二字,没有辨识度对你来说尴尬吗?

刘烨:不会。这种尴尬早在很多年前就发生过,也过去了。最尴尬的是,百科都搜不到我。永远是“演员刘烨”,必须下拉菜单才能看到我。但网友搜艺人,谁会下拉菜单?

甚至来台里看节目的粉丝,都常叫错我名字。刚出道时,我和梁田主持《想唱就唱》,确实从身材长相各方面,我俩给观众的感觉就好像twins。八年过去,观众还是没办法分清楚我俩。有次,广电门口有人找我合影,合完说“梁田姐姐我好喜欢你”,当时我就心碎了。梁田还被粉丝问,“你什么时候生的小孩?”可她都还没结婚。大家都有同样的苦恼。

《一线》:你上节目,儿子怎么说?

刘烨:讲真,我去参加节目,我儿子都觉得,我是一个四肢不协调的人,他跳得都比我好。他看我每天在家里跳,就说“妈妈你可以的”。我走的时候,他送了我一个假的话筒,小孩玩的小猪佩奇玩具话筒。他说,“小猪佩奇你最配,我把这个送给你。我相信你能成功。”

他也是在众多姐姐中很难寻觅到我,但还是坚持看了节目,看到了我,至少现在能认识我。他以前看节目会说,“妈妈你头发好长好漂亮”。我说,“我没有主持那个节目,我们回看一下,你看到的是谁?妈妈没有这么长的头发。”我就打开电视回看,那个主持人是李莎旻子,但儿子全程都以为看的是我。至少现在,我儿子能认出我了。所以首先,我不是能让观众认识到我,得让我儿子认识我。

谈姐姐:那英舞蹈进步飞快震惊到我,陈小纭李慧珍都让我心疼

《一线》:印象最深刻的有哪几个姐姐?

刘烨:那英姐姐,我对她的认知真的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初舞台跳舞我倒不惊讶,当时她下台后,我和她开玩笑说,“那姐,你肯定心里在想做迈克杰克逊的滑步,但没有滑起来对不对?”她说,“对,对”。她出道30多年,我觉得,以她这个年纪去学东西已经很难得,不会跳是正常。

可以期待一下她的一公表演,我简直瞳孔都要掉到地上,震碎在地上。十天时间就像换了个人,跳得太好了,还挑战高难度动作。

我说,天呢,那姐太拼了。她没有因为在这样一个位置、拥有过往成就,就不去努力。她是我见过30个姐姐里最拼的。

《一线》:她有多拼?

刘烨:我们没有在一个组。但听她说,她立了个规矩:组里跳十遍,才可以喝一口水。我顿时觉得,我们这组也不算是最努力的一组,别人才是真的是拼老命的。真的,因为那个舞蹈很难跳,又很累,跳10遍才能喝一口水,她不喝,她们组的人也不敢喝。

另外,她平时练舞也不化妆,就穿运动服。不拍摄的时候,练习更多。她每天早上穿个瑜伽服来,一直练到晚上回去,每天这样练十天。

《一线》:还有哪些姐姐令你印象深刻?

刘烨:说说我们组的吧。陈小纭看上去柔柔弱弱,但信念感非常强,很努力,是拼命三娘。她边拍戏边录制,两边跑,休息时间非常少。

她前段时间生病,加上旧疾,膝盖不是很好。有人说,她的初舞台没什么力气。因为跪下去的时候,她膝盖很痛。一公时,我们组动作相对简单,她对老师说,“如果组里没有放大招的,观众不会记住我们。我们要从8组姐姐里异军突起,必须有一些大招。”就拉着老师想办法,她说要做一个斜噼叉。老师都担心,“你这个身体状况会伤到膝盖和胯部”,但她坚持“为了我们组要拼了。”

《一线》:其他人呢?

刘烨:我对汤汤(汤晶媚)印象也很深刻。她非常努力,还有一点特别搞笑,她属于永远说话说不到主题,get不到老师意思的。

比如我们组彩排时有点差,K老师看着着急,陪我们练到凌晨3点,他鼓励我们,“你们这样练下去,我倒是真的看到了一点点希望”。汤汤说,“老师你这样说是觉得,我们可以拿第一了对不对?我们可以去乘风组了。”就是会有很搞笑的输出,感觉这妹子挺好玩的。

而且她每晚回去,都要稀里煳涂地找东西。有天早上,她说,“哇原来我的牙刷在这里。我找半天,真是的,昨天一天不知道跑哪去了。”我进去一看,“你哪里是找到你的牙刷,你用的是我的。”

《一线》:还有谁让你比较感动吗?

刘烨:我的隔壁床是慧珍姐姐(李慧珍),也让我感动。她是非常有成就的歌手,从没学过唱跳。来之后也没回去过,一直在这练习。她身体不是很好,每天都给自己打针。我看到的时候很心疼。而且那边那么大的工作量,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她回来,我们所有人都睡了,她还在那里给自己打针。我觉得太不容易,看着就想哭。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娱乐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