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16缸鱼 15岁鱼友带路逛金鱼街

家有16缸鱼 15岁鱼友带路逛金鱼街

国际时评-中国·2021-02-16 13:02

新加坡最全中餐外卖,随时随地享美食!
疫情期间在积分中心签到,可获50积分!

一个个充了氧气的透明塑胶袋,装着五颜六色的观赏鱼,整齐的挂在铁丝网上,明码实价地任君挑选。这个国际驰名的独特画面,没错!正是人所共知的闹市水族馆:金鱼街。

旺角通菜街由旺角道到水渠道的一段,由七十年代开始便是金鱼商贩的大本营,街道两旁出售观赏鱼的店铺林立,据闻全盛时期连计楼上铺便有过百间水族店。如果你还以为玩水族就是养金鱼,又或只是年长老友记的玩意,便大错特错。今日记者就请了15岁的生力军鱼友Ryan Cheng,带我这个外行人游金鱼街。

Ryan自小在爸爸和哥哥的薰陶下接触观赏鱼的世界。三、四年前开始,每星期都会独自逛金鱼街,“有时温习后,便会到这里逛逛,轻松一下,由街头逛到街尾,走一个圈。”除了为家中近百条咸淡水观赏鱼添置日用品,他更喜欢观察店铺内人群的交流,感受满满的人情味。所以他爽快答应了今次的导赏之旅,希望向更多的人分享养鱼的乐趣,为出售观赏鱼这个夕阳行业,以及渐渐失色的金鱼街添一点动力。

第一站,我们来到位于通菜街弼街十字路口旁的水纳百川。Ryan说:“这店的鱼质素实在很不错,死伤率十分低。最主要是可以让你慢慢观察,看中哪一条鱼才去捞起。”为了饲养近百条鱼,Ryan指家中有多达16个鱼缸,所以除了观察鱼儿游姿的稳定性来判断健康程度,还会分析其体形和性格,安排放在最适合的鱼缸。他说:“袋仔鱼虽然很方便,看中付款便可拿走,但如要选出状态好的鱼,始终在鱼缸挑选较好。”

水纳百川店主阿古,年多前由楼上铺搬到地铺,他指养鱼很大学问,难假手于人,加上地铺人流多,基本上没有休息时间。

老板不理你 “可能他不懂”

由于几乎没有同龄朋友能跟Ryan分享养鱼的乐趣,所以鱼街的老板们便成了他最好的鱼友。水纳百川老板古定贤一见Ryan,便问起他家中近期最宠爱的鼠鱼缸。阿古笑说:“基本上大部份客人都会认得,他(Ryan)来到这里通常自己招呼自己,在鱼街经营地铺一年多,年轻的鱼友客人也不少,可能因为我也是年轻的一群。”问到阿古若以水族店老板的角度,逛鱼街有甚么心得,他说:“因为每一间的价钱和质素都不一样,推介大家先顺路走一圈。贴士是尽量先找职员或老板谈两句,如果他愿意回应你几句,便有信心可光顾一下。相反,如果他不理会你,那很有可能他自己也不是很懂得养鱼。”

虽然阿古进驻金鱼街只有年多的时间,但他在访问中亦为亲历金鱼街的变迁而感慨,“之前金鱼街比较旺,因为全条街都是鱼店,现在弼街至旺角道那一段,几乎全都变了宠物店。”由鱼友到水族店老板,问到他觉得经营水族店可会是他的终身职业,他慨叹:“至少在疫症下还能维持生计,便暂时继续吧。”

接着,Ryan带我们到他的另一个蒲点,位于水渠道的殷辉水族,他说:“我选择店铺的标准很简单,老板比较友善可信,会根据你鱼缸的状态和家的大小,建议鱼的品种和合适的用品,更会纠正你的错误,都是不会骗人的良心小店。”

相信老板陈俊辉便是其中一位他口中老实商人,虽然他一脸冷酷但一进店便给Ryan一个大大的招呼。辉哥搭着Ryan的肩膀跟我们说:“他真的很厉害,年纪轻轻知识比我还要多。他会上网搜寻每一款鱼的知识,有些需从外国如巴西哥伦比亚等地入口的鱼种,他都懂得拿来询问我会否入货。”

言谈间看得出辉哥十分关顾Ryan,或者是因为年轻鱼友也变得罕有,辉哥说:“我主要出售体形小的鱼,所以年轻客人算是比较多。中年人爱玩的大型鱼,在这条街已经消失了。”

辉哥(右)经营殷辉水族8年,坚持在地下经营,理由是要为金鱼街撑下去。

铁架上一袋袋装着观赏鱼的塑胶袋,正是金鱼街的独特画面。

每个鱼缸都逼满鱼,缺乏空间也是香港特色。

增售爬虫类 弥补开支

辉哥经营殷辉已经八年,他指出金鱼街变了很多,因为以水族店的利润,很难弥补高昂的租金支出,很多都变了食肆,“所以你看到我的店,除了买鱼也有爬虫类及其他东西,这样我才能弥补开支。”

要打理一间水族店,换水喂食捞鱼,几乎全日没停手。辉哥说:“其实喜欢养鱼的便能做到,这些全部都是生命,不可以懒。莫说放假,一年365天都要在这里照顾它们。”除了对鱼有种责任,对金鱼街亦是,辉哥续说:“我也曾打算搬到楼上铺,但还撑得住的时候仍想留在街铺,因为搬到楼上,金鱼街便撑不下去了。金鱼街终会消失,只是迟早问题,现在多了网上鱼店,被时代淘汰也没有办法。”

水纳百川 旺角通菜街158A地下。

殷辉水族 旺角水渠道3-13号地下。

楼上铺人流少 滞销鱼安老院

跟Ryan游了一转金鱼街,初步体验到甚么是鱼友之乐。但为了更了解金鱼街的生态,我找了经营楼上铺的邹豪杰(Jacky)了解一下。他6年前开始在金鱼街卖鱼,首先在唐楼门口当小贩,被拉到警署后,他求得店主以200港元一日的租金,租出店铺门口铁丝网的背面。经历了大半年站在楼梯口卖鱼,再租到店主店铺里面最不显眼的一格鱼缸,到现在终于开了楼上铺,经营金鱼街甚至是香港唯一的孔雀鱼专门店。

Jacky指楼上铺和地铺最大的分别是人流,“在地铺,不出两星期便可以把整缸鱼卖光,但楼上铺有些卖不出的鱼,可能会在店内终老。”亦因为人流的差别,他有更多时间可以更细心地照顾店内的鱼,这些正是他眼中最大的职责,“由刚刚开始卖鱼,便有人说我态度不好。我认为店主给人凶恶感觉,是金鱼街的特色。养鱼的学问实在太多,试想客人买一袋价值10元的鱼,你很难花数小时去教导他。我的职责不是招呼客人,我的本份是提供健康的鱼。幸好这些年来,没有人说我卖的鱼质素不好,最多只是态度不好或者比较贵,这点我是感觉自豪的。”

Jacky发现香港很难找到优质孔雀鱼,于是由开繁殖场,到现在开了金鱼街甚或是香港唯一的孔雀鱼专门店。

猫店长榛子不会吃鱼,但有时会偷喝鱼缸里面的水,但店主见到都会尽量阻止,怕污染水质。

“对水”花时间 因健康无价

为亲身感受鱼佬的一天,记者体验了Jacky一整日在水族店的工作。Jacky说:“做得最多的不外乎换水和喂鱼,每天约下午12时30分会喂第一次鱼,之后便会换水。晚上6时30分喂第二次鱼,洗缸与否就按需要,一般返货前会清理一下。”喂鱼也有学问,要懂得观察鱼的状态去判断它们的胃口。尽量不会下过多的粮,因为净下了的鱼粮会把水污染。Jacky每星期会返货一次,最艰难的任务便是把重达40公斤的鱼抬上楼。

记者自问没有这个力气,惟有帮Jacky进行“对水”过程。新到的鱼因为水质不同,不可以立即放入鱼缸,要把店内鱼缸的水,逐步混入袋中,令水质的变化尽量减到最慢让鱼适应。这个道理懂养鱼的都会知,但大部份水族店都会省略,Jacky说:“对水挺消耗人力和时间,不太符合经济效益。一般最常见的方法是,整袋鱼放在鱼缸里浸,令温度同步便算。这样做对它们的健康不好。”街铺去货较快能把鱼卖光,所以不会这么讲究。养着过千条生命,无可避免面临生命的抉择,Jacky说:“例如一条鱼病了医不回,又或者康复了却因为明显的缺陷而售不出,是要掉了它吗?我不舍得丢弃。”店内有些没有价钱标示,长满青苔便是废弃缸,都是无病无痛、不够漂亮的鱼的安老院,“卖不出不紧要,养到它肥肥白白,是我的职责。”

热爱养鱼的Jacky,最疯狂试过整天看着鱼达十个小时,“看鱼是一个很疗愈的过程,看着它这里啄一下那里啄一下,或雄鱼追雌鱼,游到每一个角落灯光的反射也不同,这些都是很令人着迷的事。”多年来在金鱼街挣扎求存,但他亦不讳言金鱼街终会式微,“对比我初入行,现在的水族店已经少了,如果有得选择,我打算做足一辈子。有些日本或台湾的师傅级人马,养孔雀鱼几十年,直到眼睛退化看不到鱼才会退休。如果香港失去金鱼街,突然跟我说不能再做这个行业,我会觉得不舍。”

【鱼店工作日常】

喂鱼:每天喂两次鱼算是店内最大任务,鱼粮份量要适中,作为初学者可以逐少放粮,鱼儿不再抢吃便是足够。

搬运:楼上铺最大的缺点便是入货日要把重达三、四十斤的新鱼一口气抬上两层楼梯。

观察:要不时观察鱼儿游姿,了解它们的健康状况。图为白子金属橙蕾丝孔雀鱼。

对水:分门别类把新鱼挂在同类鱼的缸前,准备把鱼缸入面的水混到袋中“对水”。

护老:Jacky会把健康但外形不讨好而滞销的鱼,饲养在长满青苔的废弃缸,让它们安享晚年。

Last modified onMonday, 11 January 2021 15:29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其他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