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美国“政-智旋转门”:哪些智库的对华研究最具影响力(组图)

解码美国“政-智旋转门”:哪些智库的对华研究最具影响力(组图)

环球视野·2021-03-02 16:01

新加坡最全中餐外卖,随时随地享美食!
幸运大转盘全新上线;iPhone Xs、各种优惠券等着你

本文转载自多维新闻,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美国拜登(Joe Biden)政府上任初期,与一些知名智库之间密切的人员联系引起了媒体和学术界高度关注。其中,一家名为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智库尤为突出。

这家华盛顿智库成立于2007年,与很多根深蒂固的老牌智库相比非常年轻,规模也较小。两位联合创办者都是民主党在国家安全、防务政策界的重量级人士:弗洛诺伊(Michèle Flournoy)曾在克林顿政府和奥巴马政府国防部担任副部长等职务;坎贝尔(Kurt Campbell)也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防部助理副部长。弗洛诺伊一度被认为是拜登政府国防部部长的首选,但她最终落败于非裔四星将军奥斯丁(Lloyd Austin)。而坎贝尔已经被拜登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白宫亚洲政策负责人。

除坎贝尔外,迄今至少已经有十几位曾在CNAS任职或客座的专家学者加入了拜登政府,任职中高层。其中包括CNAS前任CEO努兰德(Victoria Nuland)被任命为副国务卿;前执行副总裁拉特纳(Ely Ratner)被任命为国防部长特别助理,等等。一些媒体和独立监督机构已经就此表达了有关“旋转门”的担忧。

坎贝尔如今以国安委员会印太专员、白宫亚洲政策负责人的身份,被称为“亚洲沙皇”(Asia Tsar),统领拜登对亚洲政策。图为坎贝尔2009年9月18日以美国助理国务卿的身份在美国驻东京大使馆发言。(Getty)

“旋转门”是诸多西方国家政治体制中的常见现象,即政府(包括立法、行政、司法机构)与私营部门之间的人员往复流动:政府官员卸任后可以出任私营企业高管;反之亦然。由于这种现象背后可能存在利益冲突和权钱交易——例如前政府高官在加入企业之后利用自己的政治资源为任职的企业争取优惠的政策与更大的利益,它往往被作为一种负面的、政治腐败的迹象被讨论和研究。

CNAS的崛起反映了美国政治中另外一个层面的“旋转门”现象——政府部门与高校、智库等学术机构之间的人员双向流动。在两党轮流执政、党派尖锐对立的美国,这种现象尤其明显:一党执政,另一党相对失势,大批政治任命的官员失业。除了进入私营部门工作,也有很多进入高校、智库任职,一方面暂避政治斗争的锋芒,另一方面进行政策研究和人才储备,蓄势再起。对于国际关系研究者来说,这种智库-政府旋转门现象提供了珍贵的研究方向和研究素材。

对于美国总共近2,000家智库,业界有多种评估标准和排名榜单,其中以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与公民社会计划”(TTCSP)年度排名最为全面、权威。但是,纯粹从中美关系角度出发,依据这些智库对华研究水平及其政策影响力所做的系统、量化、公开的评估和排名,可谓凤毛麟角。

在拜登政府有望打开中美关系新时代之际,有必要以这个视角进行有的放矢的研究。

我们参考了国内外多家机构的智库排名标准和研究方法,以其对中国和中美关系的研究及其影响力作为主要出发点,将这些智库的学术研究实力、政策影响力、媒体和公众曝光度等多重指标加以量化、加权,编制了独家评估模型。

根据这一模型计算出的最新数据,我们初步制订了当前美国智库对华研究影响力前15名的名单,按首字英文字母顺序于下文列出。具体排名和研究方法、评价模型细节将另行发表于学术期刊(研究方法和评价模型的概述,请参见文末)。

我们的研究团队计划将这个排名扩展成更加全面、动态的数据库,将上百家美国智库涉华研究的学者专家信息进行系统梳理,并增加地缘政治、国家安全、网络安全、经贸投资、科技、产业等具体政策研究的维度,陆续发布更多的定制化排名和研究成果。

这15家智库为: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

大西洋理事会 (Atlantic Council)

布鲁金斯学会 (Brookings Institution)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加图研究所 (Cato Institute)

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传统基金会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胡佛研究所 (Hoover Institution)

哈德逊研究所 (Hudson Institute)

兰德公司 (RAND Corporation)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威尔逊中心 (Wilson Center)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美国企业研究所(AEI)是位于美国华盛顿的一家自诩为无党派的智库,外界普遍认为其为保守或者较为保守的智库,是美国新保守主义的最着名的智囊团之一。其研究领域包括政治,经济,政府与社会福利,外交、国防、反恐政策,社会文化教育等多个领域。

其针对中国的研究专家包括专长国防安全的Zack Cooper, 他曾经发表过多篇有关美国印度太平洋战略、美日军事同盟、中美军事关系、台海局势等的文章或评论。史剑道(Derek Scissors)擅长对中国经济、贸易政策的研究,对美国对华贸易赤字现象及中国经济改革多有评论,一般被认为对华态度较为鹰派。AEI与媒体关系密切并在彭博社,《华尔街日报》、英国《金融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今日美国》等多有发文。

Derek Scissors观点犀利,是美国新保守主义的代表性学者之一,亦是AEI智库“中国问题”研究的关键人物。(视频截图/aei.org)

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PI,请注意与缩写相同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相区分)是非营利组织亚洲协会(Asia Society)下设的智库,相对独立于亚洲协会其他与中国相关的研究和交流项目。ASPI总部位于纽约,在华盛顿设有办公室。

该智库总裁及灵魂人物为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对华态度较为友好。陆克文于2019年出版了《可避免的战争:对中美关系和战略接触终结的思考》一书,收录其多篇演讲,旨在厘清在战略竞争时期中美关系的发展方向,呼吁中美联合管控战略竞争,避免冲突升级导致战争。ASPI另一位客座高级研究员Ian Bremmer为美国商业智库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创始人和总裁,后者对中国科技产业、中美科技竞争有较为深入的研究。

2019年9月23日,欧亚集团创始人、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员Ian Bremmer(左)与新泽西州前州长Chris Christie(中)共同在纽约出席康科迪亚年度峰会(Concordia Annual Summit)。(Getty)

Atlantic Council

大西洋理事会是专注于国际事务领域的美国智库,成立于1961年,在全球多地设有办公室。其建立之初的目标是推动北美与欧洲的合作,与北约组织关系密切。该组织近些年来积极研究亚太地区事务,并参与提升日本在国际舞台的影响力。在阿富汗战争后,其研究区域延伸至南亚,并对气候变化以及美印、美中关系问题多有发声。

该智库号称无党派倾向,但与美国两党及政府高层联系密切。曾向奥巴马政府“输送”包括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莱斯、国防部长查克・黑格尔在内的多位高官。2007年以后,该智库积极推动跨大西洋的军事对话与合作,并举办过多场以国际安全合作为主题的合作论坛。

2021年1月底,大西洋理事会发表了一份名为《更长的电报:走向美国新的对华战略》的匿名政策建议文件,在美国外交政策圈引发激烈讨论。中国外交部对这份文件严词谴责,称其“暴露了美方一些人策动‘新冷战’和意识形态对抗,企图搞政权更迭、遏制中国的图谋。”

2011年5月4日,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太平洋理事会成立50庆典演讲,褒赞美欧关系,并强调欧洲盟友必须承担责任,将各国GDP的2%投入军费。(AtlanticCouncil.org)

Brookings Institution

1916年创立的布鲁金斯学会提倡多元价值,自称为无党派智库,外部观察普遍将其认作自由派智库或中立派。它在经济领域的研究深具影响力,特别是宏观经济政策、全球经济发展研究与政治经济学。此外,在城市研究,外交政策与全球治理领域也独有建树。在全球多地均设有办事处,包括中国北京、印度新德里和卡塔尔多哈。其中国分部名为约翰・桑顿中国中心(John L. Thornton China Center)。

该智库曾推动了联合国和马歇尔计划等二战后重大国际体系和政策的建立,与国际组织联系密切,许多非客座学者皆为国际组织要员。它与外交关系委员会和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等并称为美国最被认可的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与《纽约时报》及《华盛顿邮报》,《大西洋月刊》等媒体关系密切,发声渠道众多。布鲁金斯学会每年均会颁布其年度调研报告,还拥有自己的出版社。布鲁金斯学会研究中国的重要学者包括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华裔学者李成。

2018年5月8日,拜登在华府布鲁金斯学会就中产阶级问题发表演讲。(Getty)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又称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是一个无党派的专注于外交领域的美国智库,总部位于华盛顿。该智库普遍被认为偏向国际主义与多边主义,是中间派。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致力于促进各国之间的合作,以及促进美国在国际社会的参与程度。研究方向包地缘政治,民主和平,核能安全等。该基金会创立于1910年,其创始人为当年的“钢铁大王”卡内基(Andrew Carnegie)。

卡内基基金会在中国北京,俄罗斯莫斯科,印度新德里与黎巴嫩贝鲁特设有分部及其欧洲中心。北京分部设在清华大学,名为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其中国研究代表性学者包括黄育川(Yukon Huang),他是Carnegie Asia Program的高级客座学者并在多家国际组织任职,研究方向是中国经济及其区域与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发展中国家经济与政治改革。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是中美学界合作的典型代表。(Twitter@CarnegieBeijing)

Cato Institute

加图研究所(又译卡托研究所)是美国一家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智库,同样位于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成立于1974年,创办人为Ed Crane、Murray Rothbard和 化工巨头Charles Koch。加图研究所的自由意志主义哲学理念深入根基,提倡政府在内政与外交领域发挥有限的影响力,并对公民权利大力保护。经济政策方面,其与芝加哥经济学派一脉相承,旨在降低甚至废除税收,提倡在国内削减警力支出与奉行不干涉的外交政策。

在对华研究方面,卡托研究所的重点是贸易政策,并出版了多份旨在倡导经济自由与人类发展的报告,同时包含有关中美科技竞争等内容。

Cato研究所深受其创始人科赫兄弟的影响,多年呼吁“个人自由、小政府、自由市场”等理念。(cato.org)

CFR

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又译外交关系理事会)建立于1921年,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外交与国际事务,总部位于纽约并在华盛顿拥有办公室。外交关系协会会员须具有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身份,全部会员有五千多人,包括诸多资深政治家,例如多位美国前国务卿与中情局局长。同时与学术界、媒体界、金融业关系密切。定期组织与政府官员,商业领袖与社会精英人士及外交专家的会谈。它出版的刊物《外交事务》具有相当大影响力。

研究中国的重要专家包括易明(Elizabeth Economy)等。在新冠疫情期间,CFR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音)在中美两国媒体上发表的评论和分析受到较高关注。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2019年6月在CFR讨论美国经济之挑战。(Getty)

CNAS

前文提及的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是一家于2007年成立的智库,雇员仅有30余人,但其影响力不容小觑。总部位于华盛顿,研究重点领域为反恐与非常规战争,跨大西洋安全,印太安全,科技与国家安全,能源安全等。

该智库对华立场为鹰派。其针对中国的研究项目名为The China Challenge,其2021年研究目标号称为“减缓中国的数码化扩张,以及对新冠疫情大流行后北京的侵略性军事和政治行为的应对策略。”

CNAS与拜登政府关系异常密切,已输送多位国安领域中高层官员,本篇在此不予以赘述。其正在进行的“确保美国关键供应链安全”研究项目得到拜登政府资助。

CNAS资金来源为军工企业和高科技企业,与拜登政府关系密切。图为现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于2020年12月在CNAS发表演讲。(Erin Scott via CNAS.org)

CSIS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智库总部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于1962年建立,最初是美国国际关系着名高校乔治城大学(也译为乔治敦大学)的一部分,旨在推动全世界范围内的政治经济安全研究并以政策为导向.研究领域还包含国际关系,贸易实务,科技财经金融,能源安全与地缘政治,人权与环境问题,全球政治趋势与跨国安全问题等。专长领域为国防与安全研究,政治倾向为中间派。

其中国研究的代表学者为葛来仪(Bonnie S. Glaser),她负责该智库亚洲事务研究分析。CSIS目前拥有多项与中国相关的研究项目,包括China Power Project 与Defense-Industrial Initiatives Group,后者旨在推动企业界对国防安全的影响力研究。CSIS学者经常接受主流媒体采访并发表文章,包括《纽约时报》,《外交政策》,《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英国《金融时报》,以及NPR、PBS 等公共广播电视机构。

2019年12月,葛来仪在CSIS总部主持出席活动,就中国国力日盛对美国的影响展开讨论。(视频截图/csis.org)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传统基金会是着名保守派智库,成立于1973年,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曾经在里根总统(Ronald Reagan)的保守主义改革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该智库常作为美国右派媒体参考依据。曾大力支持特朗普的总统竞选,并号称向特朗普政府输送了60多位各级官员。传统基金会对特朗普政府对华遏制政策发挥重大影响力。

在华为、中美5G技术竞争、新疆、南海等问题上,传统基金会向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政策建议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采纳。据称,英国政府将华为排除出该国5G市场的决定也是源于传统基金会学者Nile Gardiner等人的政策建议。传统基金会中国政治与军事问题华裔专家成斌(Dean Cheng)也较有影响力。

2021年2月,特朗普政府副总统彭斯宣布以“杰出客座学者”身份加入传统基金会。

2021年2月公布,美国前副总统彭斯正式以Distinguished Visiting Fellow的身份加入传统基金会。(heritage.org)

Hoover Institution

胡佛研究所,全称是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是一家保守派智库,宗旨是推动政治经济自由,企业自由与有限的政府。该智库于1919年由史丹佛大学校友Herbert Hoover(后成为美国第31任总统)建立,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史丹佛。

该智库为美国政府培养政策决策者人才,多位客座与非客座学者曾经在美国政府和军方担任高级岗位。曾任特朗普政府国防部长的James Mattis将军此前在该智库担任客座学者。胡佛研究所一直稳居美国智库研究的前10位。对华研究知名学者包括戴雅门(Larry Diamond)。

2018年10月18日,人权观察组织华府负责人Sarah Margon(左一)、纽约时报专栏作家Robin Wright(左二)、华盛顿邮报国际专栏编辑Karen Attiah(左三)与戴亚门在胡佛研究所共同讨论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事件。(Getty)

Hudson Institute

哈德逊研究所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在纽约拥有分部,是比较典型的保守派智库。它成立于1961年,联合创办者都是前兰德公司学者。它的研究领域包括政治经济,科技以及国防安全并涉及文化法律。

该智库设有中国研究项目中心,代表学者包括Walter Russell Mead以及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都是知名对华鹰派。前者2020年2月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人》一文,引发多方激烈批评。后者着有《百年马拉松》一书,被认为对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敌视、遏制政策影响颇深。

该智库与特朗普政府关系密切,副总统彭斯2018年10月4日发表的鹰派对华政策演讲,一度被称为“新冷战宣言”,场所即为哈德逊研究所。曾在特朗普政府国务院担任国务卿蓬佩奥的中国政策规划首席顾问的华裔学者余茂春(Miles Yu),目前任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以白邦瑞为代表的哈德逊研究所学者在对华问题上普遍持激进对立的立场。(视频截图/hudson.org)

PIIE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是另一家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智库,建立于1981年。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全球化,债务与发展,国际金融、贸易与投资,美国经济政策等。常年稳居美国智库排行榜的前10位。

PIIE高度关注中美经贸关系,对特朗普任内的中美贸易战发表了大量技术化的深度分析。2020年11月,PIIE在一篇向拜登政府的政策备忘录中明确表示反对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建议重启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以及美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特朗普上任后退出了尚处谈判过程的TPP为该协议前身)。该智库在中美经贸关系领域的知名学者有拉迪(Nicholas R. Lardy)和Chad P. Bown。

Nicholas R. Lardy作为PIIE专研中国经济的学者,在美国“中国问题”研究方面有相当影响力。(视频截图/piie.com)

RAND Corporation

兰德公司是非营利性全球政策智库,美国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智库之一。由道格拉斯飞机公司于1948年创建,旨在为美国军方提供研究和分析。多年来以“兵棋推演”(MOSF,Military Operations Simulation Facility)的军事战略研究方法而闻名。兰德公司自称无党派倾向。它有自己的研究生院,以及同行评审的经济学期刊《兰德经济学杂志》。

该公司已发展成涵盖防务、政治、经济、社会、科技等多领域的全方位智库。共有3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曾经在兰德公司任职,主要来自经济学和物理学领域。军事、防务等问题仍是兰德公司研究的重点。其2005年的年度报告称,“兰德公司的研究中约有一半涉及国家安全问题”。 该公司在美国多个州设立办公室,海外办公地点包括英国剑桥,比利时布鲁塞尔及澳大利亚坎培拉等。

兰德公司在军事研报方面享有盛誉,多年受到中美及各国关注。(rand.org)

Wilson Center

威尔逊中心(The 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简称The Wilson Center),总部位于华盛顿,建立于1968年,曾是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一部分,同样常年稳居美国智库排行榜的前10位。以美国第28任总统威尔逊命名,旨在推动国家和世界事务有关的政策研究,讨论和合作等。其主要擅长领域包括地区研究与国际发展。该智库拥有自己的刊物Wilson Quarterly。

2011年,威尔逊中心与中国华东师大联合设立“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威尔逊中心下还设有“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现任主任为中国专家戴博(Robert Daly),他在中国国内以曾在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出演角色而闻名。

Robert Daly曾于1980年代在美国驻华使馆任职,并在之后多年往返/居住于中国,曾为卡特总统、基辛格、江泽民、李源潮等人担任翻译。(视频截图/wilsoncenter.org)

研究方法概述:

本研究主要通过定向采集智库信息,对智库的信息资源、公共形象和政策产出加以量化分析。

样本数据获取

本文通过调用Python语言中的Selenium库,利用Chromedriver驱动器实现数据爬取。数据采集以2017年1月20日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上任及2021年1月20日美国第46任总统拜登上任作为节点,对智库官网发布的报告进行数据采集,具体包括报告正文、标题、连结、作者等信息,共获得有效数据12488条。

评估模型构建

本文在参考了国内外多家研究机构的智库排名标准基础上,编制了如下的智库排行评价指标体系。本体系共包括3个一级指标,5个二级指标,8个三级指标。其中一级指标分为三大模块:智库资源(R,Resource indicators)、智库公共形象(P,Public Image Indicators)、智库产出(O,Output indicators),构成RPO指标体系框架。资源指标考察智库作为决策咨询机构所在人员和组织层面应具备的研究属性;公共形象指标考察智库在媒体和公众曝光度层面的信息活跃度;产出指标则主要考察智库在开展中美关系研究中所具备的自主知识产品产出能力以及对政策制定的影响力。随后通过指标换算、归一化数据、赋予指标权重等处理,对各智库建模打分并最终确定排行顺序。

本文由海南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国际数据与舆论研究中心授权刊布

作者:丁迈琦、徐子岳、巫楠、肖佳宜、史旭峰

本文转载自多维新闻,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美国 奇闻异事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