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高管曝硬件两年可期 某互联网巨头曾对华为下手(组图)

华为高管曝硬件两年可期 某互联网巨头曾对华为下手(组图)

环球视野·2021-03-07 13:02

CLS搬家服务,超值又省心!
想读MBA?先来了解这些

“I'll be back!”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鸿蒙操作系统(Harmony OS)负责人王成录近日接受新媒体“晚点LatePost”采访时披露,包括今年在内的未来两年对华为极为关键,“只要这两年时间抢下来,我们的硬件可能就回来了”。在谈论华为手机引以为傲的“全栈补丁”技术时,王成录无意间透露,中国某互联网巨头曾凭借垄断地位对华为手机“下手”。

华为鸿蒙操作系统自面世以来就陷入安卓换客的争议之中。(华为官网)

华为鸿蒙操作系统自一面世就陷入吹捧与争议的旋涡,外界最大的质疑在于鸿蒙是不是安卓(Android)换壳,华为宣称鸿蒙兼容安卓应用软件更增添了外界的怀疑。作为鸿蒙操作系统研发负责人,王成录在采访中对这一问题做出了自己的解答。

王成录指出,安卓作为开源操作系统并非所有代码都是谷歌开发,绝大部分代码来自开源社区,鸿蒙也会吸收社区的优秀技术和代码,使用了安卓开源项目的开源代码,以此判断鸿蒙是安卓换壳,“说明这类吐槽者没有太准确理解什么是开源”。2021年10月,鸿蒙第三阶段开源代码会上线,来自安卓开源项目与谷歌贡献的代码几乎没有了。

值得指出的是,华为本就是安卓开源项目以及开源操作系统Linux的全球主要贡献者之一,安卓就是基于Linux内核研发。在Linux系统最新版本之一Linux Kernel 5.10中,华为提交的补丁数量为1,434个占比8.9%,内核代码贡献排名第一,代码修改41,049行占比5.3%,代码修改行数排名第二。比如,华为解决了开源文件系统F2FS实际应用难题,大幅提高了安卓手机文件读写与应用程序运行速度,开源后被整合进入安卓系统,华为后来又进一步研发了超级文件系统(EROFS)并被整合进入Linux系统。

也正是从事开源项目,长期与国际各大开源软件项目打交道,使王成录深刻地认识到中国软件行业的落后。表面上,中国软件行业非常繁荣,产生了微信、支付宝等超级应用程序,但只是应用层面的繁荣。“计算机科技领域或工程领域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在芯片、编程语言、数据库、编译器、操作系统和应用等各个领域都均衡发展才能枝繁叶茂。欧美在这些领域的发展相对均衡,有充足的人才储备,而我们中国只在应用层很繁荣。”

谷歌公司开发的安卓操作系统实际上也是基于开源操作系统Linux的内核开发,因而安卓操作系统也是开源的,美国可以禁止谷歌与华为合作,却不能禁止华为使用安卓。(视觉中国)

2009年华为开始介入编译器研发时,国内没有相关人才储备,只能在美国研究所招揽人才研发。后通过与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研究所合作培养相关人才,通过十多年努力建立了一只500多人的研发队伍,方舟编译器就源于这个团队。不过,令人唏嘘的是,这些人极少被别的公司挖走,原因是离开华为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王成录坦言,“没有根的商业繁荣都是暂时的,华为算是中国很好的高科技公司了,但被美国制裁仍然受到这么大影响,还是因为在根上扎得不够深”。所谓的“根”即是底层技术,操作系统、数据库、编程语言、芯片设计软件等等都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经济今天所取得的成就都奠基于欧美发展成果之上,在底层技术上的贡献并不多,不仅不多还严重依赖欧美,美国对中国大打贸易战的心理优势就源于此。

也正因为如此,华为创始人任正非2020年末在中国“九校联盟(C9)”高校校长座谈会上提出,“国内顶尖大学不要过度关注眼前工程与应用技术方面的困难,要专注在基础科学研究突破上,‘向上捅破天、向下扎下根’,努力在让国家与产业在未来不困难”,把中国科技的“根”扎下去。“我认为,大学是要努力让国家明天不困难。如果大学都来解决眼前问题,明天又会出来新的问题,那问题就永远都解决不了。你们去搞你们的科学研究,我们搞我们的工程问题”,芯片作为工程技术问题通过几年努力总能赶上去。

华为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任正非公开。(微博@新华视点)

2020年华为手机出货量同比下滑21.5%,2021年众多研究机构预计将进一步暴降到7,000万部,目前华为正在尽量延长手机的销售寿命,以便为鸿蒙操作系统争取时间,数以亿计的华为手机存量将是鸿蒙操作系统成功的关键。华为通过研究也发现,16%的市场占有量是一个分水岭,超过16%生态基本就成功了,华为2019年时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存量占比就达25.5%。因而在王成录看来,未来两年对于鸿蒙操作系统极其关键。“如果老用户升级到鸿蒙系统后,体验非常好,他可能会留下来。只要这两年时间抢下来,我们的硬件可能就回来了。”

所谓的“硬件回来”,一方面在于两年内中国芯片生产技术可能取得突破,事实上中国国家重大专项“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技术及成套工艺”已经进入收获期;另一方面在于鸿蒙操作系统的成功将使华为突破硬件的限制,由硬件公司转型为软件公司,硬件制裁将变得毫无意义。

关于鸿蒙操作系统,王成录预计,2021年内保守估计将装机3亿台。其中,手机2亿台,平板、手表、智慧屏、音箱等3,000万台以上,剩下的源于合作厂商。目前,硬件方面几乎所有家电企业都与华为沟通,大多已经开始落实合作,中国白电巨头美的仅2个多月就敲定了合作。软件方面,华为主动与中国市场下载量排名前200的应用程序开发者沟通,70%的已确定做方案。

华为手机庞大的存量市场是鸿蒙操作系统生态能否建立的关键。(视觉中国)

在谈及华为独有的源于运营商业务的“全栈补丁”技术时,王成录无意间透露,中国某互联网巨头曾凭借垄断地位对华为手机“出手”。“当时有一个应用厂商,他们有一种模式,你的手机如果想跑我的应用跑好一点,你得先给我钱,我给你做定制版。”华为当时并没有选择交钱定制,而是通过安卓系统底层优化开发了GPU Turbo技术,解决了这一问题。

然而,就在华为发布GPU Turbo技术当天,“这家厂商就升级了版本,只在华为的手机上会随机花屏”。华为连夜加班,于次日凌晨1时完成修复补丁,凌晨2时30分前全网打完补丁解决了花屏问题。事实上,这家互联网公司也曾因移动支付的个人生物识别特征存储问题与华为交锋,华为基于安全考虑主张存储在本地手机安全芯片中,毕竟华为手机搭载独立安全芯片,并获得了中国央行与银联的金融安全认证,这家公司却坚持存储在其云服务器上,导致安装该应用的华为手机长期不支持指纹支付功能。

早在2012年,华为软件决策委员会就萌生了做操作系统的打算,并将其纳入软件基础设施1.0。2016年,华为消费业务软件部正式立项鸿蒙操作系统,只不过当时是作为未来物联网操作系统立项。2018年,得到华为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任正非认可,华为消费者业务正式立项鸿蒙操作系统。2019年华为遭遇美国制裁后,鸿蒙操作系统不得不赶鸭子上架。鸿蒙操作系统的终极目标是像苹果操作系统一样,通过底层软件的融合一统各种硬件平台。

在王成录看来,正是美国的制裁给了鸿蒙操作系统机会,“我们有机会通过做操作系统,把相关的芯片、编程语言、数据库、编译器等技术和人才储备起来,这对未来咱们整个中国基础软件的发展以及各行各业的发展都非常重要。做底层的、有普世价值的东西,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华为 奇闻异事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