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党共同的失败:美国,一个没有小便自由的国度

两党共同的失败:美国,一个没有小便自由的国度

文学城·2021-03-10 05:05

本地团购来啦!加入WeBuy拼单,一起享受最优惠的价格!
幸运大转盘全新上线;iPhone Xs、各种优惠券等着你

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拜登总统的基建计划不如用这个民粹主义式口号:尿尿免费(Pee for Free)!

是的,我们需要投资重建桥梁、公路,当然还有电网,但是,令美国最颜面尽失的基建失败可能是缺乏公共厕所。

希腊人和罗马人在两千多年前就拥有公厕,人们坐在带孔的长椅上如厕。没有隔间,罗马人用固定在棍子上的海绵蘸水擦屁股,而海绵由所有人共同使用。

我不是支持用这种方式,但至少古罗马人开设了大量的公共厕所,比今天的美国多。

幽默作家阿特·包可华(Art Buchwald)曾经讲述有一次在曼哈顿疯狂寻找厕所的事。他被办公楼、书店和旅馆拒绝,最终冲进了酒吧,要求喝一杯。

“喝什么?”酒保回答。

“都行,”包可华回答。“男厕所在哪里?”

美国不该这么糟糕。日本管理着可能是世界上最文明的公共厕所——无处不在、干净并且总有厕纸——而且几乎每个工业化国家都比美国更“膀胱友好”。甚至像中国和印度这样的较贫穷国家,也管理着公共厕所网络。但是美国根本不适合需要尿尿的人生存。

“我在两辆车中间或者在灌木丛里尿尿,”58岁的麦克斯·麦肯泰尔(Max McEntire)已有十年无家可归,他站在他居住的帐篷外告诉我。“在我这个年龄,有时候如果你的身体要小便,那你就得小便。如果你的身体要大便,你也没法等。”

他说,大多数店铺和商家都没什么用,因为他们经常坚持要消费才能使用洗手间——在大流行导致许多商店关闭之前就已经是这样。

“在晚上,你会看到男人和女人脱下裤子,在排水沟里撒尿和大便,”麦肯泰尔说。“人们失去了尊严,他们失去了自尊。”

城市也失去了宜居性,露天排便已成为对公共卫生的威胁。美国人费尽心力建立了关于狗主人清理狗的排泄物的新规范,但我们却在人类排泄问题上倒退。

同时,受苦的不仅是无家可归的人。出租车司机、送货员、游客和其他人整日在外奔波的人,在似乎根本无法满足最基本需求的环境中游走。带孩子出门的父母也是如此。

在密苏里州的弗格森,沃尔特(Walter)和里塔尼亚·赖斯(Ritania Rice)将他们的孩子带到了城市公园。他们两岁的儿子需要尿尿,而周围没有厕所,因此沃尔特·赖斯将儿子带到了灌木丛后面,他们四岁的儿子也在那里尿尿了。一名警察以忽视儿童罪逮捕了赖斯,他被关进监狱九小时,后来被法官裁决有罪。

在俄克拉荷马州皮埃蒙特,一个三岁男孩随地小便给警察开了一张2500美元的罚单,尽管事发地点属于私人地方。遭到抗议后,该警察被解雇;我倒是建议应该给他几杯超大杯的咖啡,并命令他负责巡逻没有厕所的操场。

当幼儿需要尿尿时,父母该怎么办?那些因健康问题而需要更频繁地排尿或排便的人呢?为什么我们让生活如此艰难和屈辱?为什么我们买得起航空母舰却买不起厕所呢?

对于男人来说,躲在垃圾桶后面更方便,但是也面临着更大的被捕风险——后果可能很严重。据最新统计,有13个州会将因随地小便而被捕的人归类为性犯罪者。

在佛罗里达州,一位名叫胡安·马塔莫罗斯(Juan Matamoros)的焊工被罚款,并被勒令搬离公园附近的家,因为19年前他因随地小便被捕。结果,他被视为终身性犯罪者,被禁止住在公园附近。

女性被捕的可能性较低,但更可能遭到羞辱。

“当你第一次不得不蹲在野外或在路边时,这对你的尊严是一次巨大的打击,”37岁的瑞文·德雷克(Raven Drake)说。她直到最近一直无家可归,现在与波特兰支持无家可归者的街头根源(Street Roots)组织合作。“慢慢地,你接受了这些对你尊严的打击,然后有一天你甚至不觉得自己是个人。”

德雷克告诉我说,她住在波特兰的一个无家可归者营地中,该营地距离她可以使用的最近的洗手间有两英里。当她回忆不得不就地解决并试图避免他人色眯眯的目光的羞耻时,她的身体退缩了一下。她说,厕所是一个基建问题,但远远不止于此:“洗手间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

在19世纪,美国确实在许多城市建立了公共厕所。它们通常被称为公共小便池(public urinals),缩写为PU(尽管存在其他说法,但这可能一定程度上就是“PU”意为发臭的东西的起源)。在20世纪初,由男女使用的“方便站”成为这些设施的补充,但多年来由于一轮轮的成本削减已经大多关闭。

阶级问题也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决定基础设施优先级的权力掮客可以找家餐厅躲进去,而对于一个黑人青少年男孩则不然,对于一个推着购物车的没有洗漱的无家可归者就更不可能了。

的确,运营厕所很困难。美国城市已经尝试了各种方法来提供公共洗手间,发现它们的维护成本很高,有时还容易成为吸毒和卖淫场所。但是,没人会造一个不带洗手间的房子,即使这使造价增高。那么为什么会为了节省成本而接受一个没有洗手间的城市呢?

美国人会就跨性别者使用洗手间的问题进行激烈的辩论,但我们尚未充分认识到,在民主党和共和党管理的城市都出现了更为根本的失败:公共洗手间普遍严重短缺。

白宫可以与城市合作,尝试各种方法来扩大厕所的覆盖面。我们可以与企业赞助商合作。我们可以使用广告来帮忙承担费用。我们可以给那些让洗手间向公众开放的企业减税。世界各地都有可参考的示范,例如印度将旧公交车变成干净的公共厕所。

如果罗马人在两千年前都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我们肯定也能,甚至可以不用那些共享海绵。

拜登总统,拜托!让我们看到一个不光有桥梁和电网,还解决膀胱和肠道之急的基建计划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美国 厕所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