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无法判刑吗? 6岁男孩疑遭13岁邻居杀害藏尸15天

又无法判刑吗? 6岁男孩疑遭13岁邻居杀害藏尸15天

文学城·2021-03-13 16:15

超值生活用品免邮费送货到家!
幸运大转盘全新上线;iPhone Xs、各种优惠券等着你

春暖花开,又是一年开学季,孩子们都背起书包回到了校园,可陕西省汉中市勉县的 6 岁男童程程,却永远不会再出现在校园里了。2 月 17 日,农历大年初六下午,程程在家附近失踪。15 天后,当父母还在四处奔波苦找之时,他的尸体却被警方发现藏匿在邻居杨某家楼顶的木箱中。据悉,13 岁的杨某作为杀害程程的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3 月 12 日,现代快报记者从勉县公安局了解到,此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 程程生前的最后一张照片 采访对象供图

【6 岁男童失踪,15 天后在邻居家发现尸体】

3 月 4 日下午,王磊接到丈母娘的电话,电话那头,丈母娘喊," 程程找到了,快回来吧。" 这是儿子程程失踪 15 天以来,王磊第一次听到自己孩子的确切消息。

15 天,为了能找到 6 岁的儿子,王磊几乎把整个勉县 " 翻了个底朝天 ",他和妻子在大街小巷里广贴寻人启事,寻遍了勉县附近废弃的工厂和无人居住的房子,不仅如此,还动身去了周边的数个县城搜索,但他们始终没有找到程程的踪影。

当希望逐渐变得渺茫,快绝望的王磊甚至把找到孩子的希望寄托于迷信。当地的一位 " 神算 " 告诉王磊,在某县向东 10 公里处有孩子的踪迹。他立刻不顾一切开车来到了 " 神算 " 指示的位置,声嘶力竭地呼喊儿子的乳名,但依旧一无所获。

△ 红色部分为杨某家的俯拍图

当天下午五点,回到家后的王磊,接到了丈母娘的电话。他放下电话立刻动身赶往丈母娘的住处,王磊的丈母娘与她妹妹同住,与王磊家不过一二百米距离,中间隔着两条巷子。可他越走越感觉不对劲,巷子里三层外三层站满了围观的群众。警察、警犬围住了一栋房屋。那是邻居杨某的家。

几名亲戚挤出人群,走向王磊,告诉他, " 孩子没了。"

3 月 4 日这天,整个勉县县城都在传一件事:失踪多日的程程被杀害了,尸体被藏在 13 岁的杨某家中整整 15 天。

【事发前一天,父亲拍的照片成了孩子遗像】

王磊是浙江人,与家住陕西省汉中市勉县的妻子结婚后,育有两个儿子,小宝 3 岁,大宝就是 6 岁的程程,上小学一年级。因为工作缘故,王磊长期待在江浙等地,与妻儿一直是聚少离多。

2 月 14 日大年初三,在浙江刚陪父母过完年的王磊便匆匆赶回了勉县。他自觉陪孩子的时间太少,为了给孩子更多陪伴,2 月 15 日,他和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在勉县玩了整整一天。

2 月 16 日,妻子去汉中参加培训,王磊又带着两个孩子在汉中游乐场玩了一下午。期间,王磊掏出手机,给坐在玩具船上一脸笑容的程程拍了张照片。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张照片日后会贴在寻人启事上,而这也是程程生前的最后一张照片。

2 月 17 日,大年初六,王磊带着两个孩子去丈母娘家拜年。

王磊一家和丈母娘家都住在勉县勉阳街道东风社区二组,只不过他们是租住,而丈母娘则住在其妹妹的自建房中。虽地处县城,但这个小区并不是封闭式的,多数居民住的都是早年自建的独立小楼。由于是自建房,小楼或三层或四层,高度并不统一,住房相距也不均等,有几户小楼紧紧相连,有的则偏安一隅。

在这种布局下,形成了大大小小多条小巷。巷子里不少路段还是泥土路面。平时孩子们都喜欢在巷子里玩闹,由于邻居间亲戚居多,大家都有默契地互相照看孩子,少有儿童走失的事情发生。

也正是因为邻里间都是熟人、亲戚,当天下午 5 点半左右,程程跑出丈母娘家,在大门外玩耍,王磊并没有在意。他出去取了个快递,不过十分钟的功夫,返回时却发现孩子不见了。起初他以为程程可能是被哪位邻居带去串门了,但在挨家挨户询问都没有结果后,他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程程失踪了。于是一家人赶紧报警并寻找。

王磊和家人还通过微信朋友圈和网络平台发布了寻人启事。

△ 程程失踪后的寻人启事 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截图

打印店老板知道程程失踪了,帮忙打印了六千张寻人启事没收一分钱;程程学校的老师知道他失踪了,动员全校师生帮忙寻找线索;汉中曙光救援队得知程程失踪了,自发组织队员前往勉县搜索 ……

" 如果找到他,我想告诉他,世界很美好,还是有很多好心人的。" 王磊说,他把所有帮助过自己的人都记在心里,如果找到程程,一定要把这段经历说给他听。

但这一切都随着程程尸体的被发现,被无情地粉碎了。

【13 岁邻居成嫌疑人,事发后曾正常上学、打球】

程程的尸体是在杨某家中发现的。3 月 4 日当天,13 岁的杨某被警方从学校带走。同时,一份名为《勉县发生一起案件致 1 名儿童死亡》类似通报一样的 " 文件 " 在网上出现。

" 文件 " 中提到 "3 月 4 日下午,(警方)在程程邻居的民房顶发现其尸体,经调查,杨某对程程春节期间多次燃放鞭炮心生厌烦,2 月 17 日下午,把程程引诱至屋内用胳膊勒死,尸体藏匿在木箱内 ……"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虽然该文件落款是 " 勉县,市公安局 ",但并没有加盖公章。

△ 杨某家的房子

杨某的家与王磊丈母娘家同在一条巷子里,两户相距不足 20 米远。杨某家的小楼有四层,第四层为开放性阳台,搭建了遮雨棚,据称程程的尸体就被藏匿在第四层上的一个木箱中。杨某成为了该案的嫌疑人,与其共同居住的 60 多岁的外公外婆也被警方带走调查。

王磊对杨某并没有太多印象,只知道他自幼父母离异,母亲在外打工,长期与外公外婆居住。虽然王磊丈母娘的妹夫是杨某爷爷的亲哥哥,但两家人平时并没有来往,更没有过节。

家住杨某对门的邻居王林还记得,程程失踪后警方曾挨家挨户询问排查,当时杨某及其家人表现得都很自然,十分配合办案民警,当时民警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直到 3 月 4 日,警方带来了警犬,程程的尸体才被发现。

△ 犯罪嫌疑人杨某(左一) 采访对象供图

" 大家都是邻居,我们认识也好多年了,除了小孩(指杨某)性格有些内向,不怎么爱说话之外,他们一家都很正常,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王林说,杨某今年上初一,3 月 1 日开学后,杨某还去学校上课了,直到 3 月 4 日下午,警方才将他从学校带走。在警方找到尸体之前,他还看到杨某在巷子里打过羽毛球,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在离杨某家 20 米远处开面皮店的老板娘刘娟看来,除了震惊以外,这件事给她带来更多的是迷惑与不解。除了性格稍显内向以外,刘娟也觉得杨某行为并无反常之处,而内向的性格并不能与刑事案件嫌疑人画上等号。

刘娟的面皮店开了近十年,她可以说是看着杨某长大的。在刘娟的印象里,杨某的母亲虽在外打工,但经常回来看他,只要一回来,杨某就会来买面皮。杨某之前曾多次来店里买面皮,但他见了人不打招呼,付了钱拿到面皮扭头就回家。今年春节,刘娟没见着杨某来买面皮,也没见到他的母亲。

【受害人家属呼吁严惩凶手,警方表示正在侦办案件】

程程失踪后的 15 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杨某与程程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邻里间有诸多说法。对于坊间传闻,刘娟没有过多理会," 这么大的事哪能乱说哩?只有警察才能发现真相,现在我们就该等待公安机关早日破案。"

程程父母也在等待,他们并不认同那份网传文字中 " 因鞭炮引发纠纷 " 的描述。王磊记得,由于过年,程程的外婆曾给他买过几盒 " 火柴炮 "。而过年期间,巷子里的孩子都在玩这种盒装的鞭炮,并不只有程程一人在放。

而他们的亲戚在殡仪馆看到程程的尸体后曾告知他们,孩子后脑勺、面部、手腕、腿部均有多处明显伤痕。王磊和妻子据此怀疑,程程生前遭受了折磨。

夫妻俩直言目前自己没想任何赔偿方面的事,只是希望司法机关严惩凶手,给孩子一个交代。

王磊充满了自责,他在现代快报记者面前反复念叨那天自己不该去取快递,不该麻痹大意 …… 而生活中的很多处细节也都会刺痛王磊和妻子的心。

△ 程程在黑板上写下了 " 欢欢喜喜过大年 " 采访对象供图

过年前,程程在家里的一块小黑板上写下了 " 欢欢喜喜过大年 " 这七个字;过年后,学校开学,程程的老师在家长群里发送了一段全班学生的视频,王磊点开视频,眼泪忍不住往下淌:" 其他孩子都坐在座位上,只有我儿子的座位上是空的,我多希望他还在那儿好好上着学。"

△ 杨某家门口摆放的鲜花

3 月 11 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看到,杨某家小楼的前后门均贴着勉县公安局贾旗路派出所的封条,门前还摆放有悼念的烛火和鲜花。

知情人告诉记者杨某和他母亲、外公、外婆均被公安机关带走接受调查。

△ 勉县教育体育局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勉县教育体育局核实情况。教育督导室副主任杨永刚向记者证实,杨某确实于 3 月 4 日下午在学校上课时,被公安机关带走。

△ 勉县公安局

3 月 12 日,现代快报记者从勉县公安局获悉,此案正在侦办中,如有进展会发布通告。该局政工室主任李建军告诉记者,网传名为《勉县发生一起案件致 1 名儿童死亡》的 " 文件 " 并非勉县公安局发出,他对该 " 文件 " 的真实性不予表态。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