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韩国拒绝拜登抗华联盟 中美博弈的关键砝码(组图)

多维:韩国拒绝拜登抗华联盟 中美博弈的关键砝码(组图)

环球视野·2021-03-17 15:00

你的保险买对了吗?
签约汽车保险,可节省最多100美元!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到访日韩以及奥斯汀的印度之行,就是要联合盟邦对华施压。中国要想破局,冲破新一轮的对华围堵和制衡,韩国仍将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就职前,韩国总统文在寅曾明确表示,“韩美关系和韩中关系对韩国来说同等重要”。这就意味着,文在寅政府并不认同拜登政府针对中国打造的民主联盟。布林肯和奥斯汀此访要想劝说韩国联动抗华,可能会落空。

但是,如果美国硬要迫使韩国入局,在印太合纵制华,韩国无疑是这一同盟体系的一个薄弱之处。具体可以从以下几个视角进行解读。

从韩国视角看,拜登政府外交校准并未偏离“美国第一”,仍以维护美国的价值观和经济利益为主。布林肯和沙利文撰写的文章,提到同韩日的盟友力量时,都会将其放在应对中国“威胁”的角度,并未着重考虑韩国的利益需求。

从半岛视角看,韩朝双方的认知也在变化。半岛问题多年来之所以没有突破,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美国不让步,不轻易改善同朝鲜的关系。在这一方面,韩国和中国协调一致,更多地劝说美国做出让步,改善同朝鲜的关系。但美国似乎更希望利用韩国,保持自己在东北亚的军事存在,同时应对朝鲜威胁和中国实力的扩展。

朝鲜也希望韩美关系性质能够发生变化。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会晤后,并没有看到这种变化。布林肯和奥斯汀到访日韩之际,3月16日,朝鲜国务会员会委员长金正恩胞妹、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就美韩重启军演警告称,朝韩因此难以重返“三年前的春天”。而在此之前,国际原子能机构已经判断,朝鲜仍在运行一些核设施。

如果拜登政府借对抗中朝威胁的理由高调宣扬同韩国的军事同盟,继续举行美韩军演,韩国自己也会在半岛事务上更加被动。所以,从整个朝鲜半岛的形势发展趋势来看,韩国也不应该过度靠向美国。韩国国内的一些温和派和促谈派也反对因为美国而疏远朝鲜。

2018年9月18日至2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朝鲜,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第三次会晤。(Reuters)

从国际视角看,韩国虽在政治体制上和日本都归类于西方国家,但从文化、经贸和地缘政治利益考虑,韩国并不属于西方阵营,利益诉求更多倚重亚洲或中国。中国目前是韩国的最大贸易伙伴。韩国任何对外决策都要评估可能的经济和安全风险。这一点从韩国部署萨德引发的争议就能看出。

在美日两国眼中,尤其是拜登政府看来,中国是比俄罗斯、朝鲜更大的战略威胁或挑战。但在韩国看来,半岛事务或“南北关系”才是优先事务,而在这一方面,中国是重要的合作伙伴,起到疏通促谈的关键作用。韩国自然会注重同中国的合作。所以,日本是美国抗衡中国的棋子,而韩国则不太可能甘当美国制衡中国的工具。

最后,从中国视角看,正是因为以上这些不同视角的利益平衡,中国才有机会在同韩国双边外交中打破美国的围堵,并掌控好在地区事务中的话语权。针对美国右翼势力推动的脱钩和当前拜登政府的围堵,中国早已开始行动。

2020年11月底,在拜登击败特朗普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便访问了韩国和日本,在疫情防控、经贸合作和半岛无核化等方面继续协调立场、强化合作。自那次王毅访问之后,中韩在经贸、军事和文化领域的协作步伐也在加快。

2020年11月2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右一)在首尔会见对韩国进行正式访问的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新华社)

今年2月份,中韩举行了自贸协定第二阶段谈判首席谈判代表会议,双方“首次”以负面清单模式就服务贸易和投资规则及市场开放开展进一步磋商。同时,中国官媒央视新闻宣布,中央广播电视总台(CCTV)与韩国放送公社(KBS)签署的旨在建立合作机制的协议,助推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发展。这使得媒体眼中的“限韩令”得以解除。这些举动都和两国政治互信的强化是分不开的。

随着中韩政治互信的增强,双方军事领域的互信与合作也在强化。3月初,中韩两军签署了新的“中韩两国国防部修订关于两国海、空军间直通电话设置及使用的谅解备忘录”,在原来已开通的中韩国防部之间的直通电话、中国北部战区海空军与韩国海空军之间的直通电话等共3条热线基础上,再增加同中国东部战区海军和空军之间的2条直通电话。

按照韩国国防部的说法,这5条中韩军事热线有助于缓和半岛等区域紧张局势,维护地区和平。另外,根据韩联社的报道,韩国防长郑景斗将于今年5月访华同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举行会谈。这将是双方自2017年10月以来时隔19个月重启会谈。

自从2017年底中韩围绕萨德问题达成不考虑追加萨德系统、不加入美国反导体系、不发展韩美日三方军事同盟、为了不损害中国战略安全利益而限制使用萨德的承诺后,中韩也在积极推进双边军事关系的改善。而中韩政治和军事互信的强化必然会冲击到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合纵联盟。

也就是说,韩国将是下一阶段中美博弈天平的其中一个关键砝码。虽然已经有人建议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加入韩国,但从韩国的战略利益定位来看,它未来不可能加入该组合,更不可能通过该组合卷入中美博弈。

而中国同韩国打交道,并不像美国那样以军事结盟或拉帮结派为目的,而是注重平等以待,重视韩国的在半岛事务中的特殊地位和角色,并会照顾韩国的利益诉求及整个半岛局势发展的现实需求。韩国出于自己利益考虑也更加注重同中国的务实合作。中国这种全局视野和对中韩关系的把控也使得美日韩同盟关系很难达到拜登政府预期目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美国 韩国 奇闻异事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