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的肺癌女孩去世了,但评论区都在叫好。

25岁的肺癌女孩去世了,但评论区都在叫好。

文学城·2021-03-19 05:19

家政服务优惠价大放送!
全球掀起降息潮,在阻断措施期间,足不出户锁定最低利息!

这是一个悲伤、无力、愤怒的故事。

一个生命在网络暴力的诅咒声中永远闭上了眼睛。

可是,这不是故事的终点。

我希望所有看到这个故事的人,都能抵制网络暴力,不要让言论自由成为伤害任何人的武器。

(图源:网络)

01

照片里的这个女孩叫赵上上,她还有一个名字叫卡夫卡松饼君。

2020 年 12 月 10 号,松饼君因为肺癌离开了人世,年仅 25 岁。

在她短暂的生命里,她不仅承受着病痛的折磨,更承受着来自陌生人的辱骂和诅咒 ……

很多人最初认识松饼君,是看了她在 b 站发布了一个《当我知道自己是癌症晚期的时候我在想什么》的 vlog。

短短 5 分钟的视频,人们看到了一个乐观坚强的癌症女孩。

" 我都肺癌晚期了,我还活的这么没心没肺,甚至还在想泡小哥哥的事情,你们为什么不能抬起头努力朝前看呢?"

她用轻松的语气诉说着发生在身上的一切,用 " 比惨 " 的方式给深陷困境的人带去希望和力量。

这则视频发布后,满屏都是对她的加油和鼓励。那些来自陌生人的温暖,给了她更坚强的理由。

可是,她坚强的样子实在太让人心疼。

她本应该有着光明的未来 ……

2019 年 7 月,她刚刚拿到波士顿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但是开学还不到一个月,她就被确诊为肺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肝脏和骨头。

拿到诊断书那天,护士冲过去抱住她哭," 你没事,你不用坚强,你可以哭。"

后来松饼君说,那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因为知道自己是肺癌晚期这件事情哭。

" 难过肯定是有的,毕竟好不容易从一个学渣通过努力变成了研究生,再读一年就能毕业挣钱了。不过,这都不叫事儿,与天斗其乐无穷。"

在松饼君看来,也许只有不放弃对生的渴望,才有战胜死神的希望。

她期待着奇迹的发生,期待着希望的降临。

只不过,奇迹并没有发生,一场浩浩荡荡的网络暴力却在悄悄酝酿 ……

02

哪怕在治疗期间,松饼君也会画着美美的妆,面色精致。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还会去健身旅行。

她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心理慰藉。

" 我还能动,我还可以动,我还动得不错,这让我感觉到自己还好好活着。"

也许是因为积极的心态,她的身体也在渐渐好转。

治疗两个月后,肺部的肿瘤已经从 5 厘米缩小到 3.2 厘米,肝脏的肿瘤从 4.2 厘米减到 0.9 厘米。

虽然肺癌晚期的治愈率几乎为 0,但她依然觉得一切都有希望,未来还有盼头。

可就在这时候,一些人开始质疑了——

" 你看上去这么好,怎么会是癌症晚期?会不会是作秀或者炒作?"

" 为什么得了癌症还能那么开心,还那么活泼,还能去健身房健身,还能活蹦乱跳的去旅行?"

" 化疗不掉头发,实属给力哦。"

甚至还有人要她出示病例,证明她就是癌症病人。

人间的悲喜虽不能相通,但也不要带着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

不是所有的癌症病人都要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不是所有的化疗都会掉头发,不是所有的癌症晚期都只能绝望等死。

面对一系列刺耳的声音,松饼君回应说:

" 我理解说这种话的人的心情,我本人是全世界上最希望我是炒作和作秀的人。这样意味着我是一个健康的小姑娘。但很可惜我不是,这样还蛮难过的。"

她不表达痛苦,不代表她真的不痛苦。

自从确诊以后,她的身体总是好一阵,坏一阵。好的时候什么都能干,但是差的时候连走几步路都要喘。

她只是不想分享自己不好的一面,不愿让大家感受到她的脆弱。

可是不管她怎么解释,一些人只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而不愿意去相信真相。

03

然而,事态的发展却出人意料。

去年 2 月,松饼君在微博发了一张健身后的全身照。

一个网友评论:" 你好像有小肚腩哦 "。

一直以来,松饼君都主张反对身材羞辱这样的言论。

她把这个网友的言论在微博上贴了出来,并且做了一期 vlog 回怼这个网友——

" 我觉得社会对于女生有太多外形、外貌上的压力,小姑娘发个照片,你不喜欢可以不看,你一定要凑上去指责一句,就觉得有高贵感了是吧。"

我能理解松饼君生气的理由,在网络上,我们随处可见巴掌脸、A4 腰,锁骨放硬币,反手摸肚脐这样的字眼。

当各种各样的要求变得越来越严苛,越来越离谱的时候,它也就成为了许多人身材焦虑的来源。

松饼君只是希望外界别再对女生施加各种压力,女生应该学会去爱自己,接纳自己的任何样子。

可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控制。

有人说,松饼君这条回怼视频是网暴,因为视频发布后有大量粉丝涌进这条评论反击那位网友。

于是,松饼君莫名其妙被造谣成了网暴带头人。

从此,她的生活便坠入了地狱。

04

一群伪善的人披着正义的假面疯狂谩骂。

有人建了专门黑她的 qq 群,pS 她的遗照和裸照,人肉她的学校,家庭地址。

有人做黑她的视频,说她装病恰烂钱。

有人做了灵堂,公开祝松饼君去世。

贴吧上还出现了松饼君的一万种死法。

一位被质疑造假卖惨的抗癌博主虎子去世,有人 @松饼君说,给爷去阴间和虎子配冥婚。

语言恶毒到极致。

恶毒到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世界上会有人能写出这种话。

" 马上清明节了,你咋还没灰飞烟灭呢?"

" 祝你早日被病魔战胜,小肚腩大脸大鼻孔。"

" 祝你全家暴毙,活不过这个春节。"

" 还没死呢?还没死呢?还没死呢?"

看到这些字的时候,我的手都在发抖。

这些人所发出的每一个字都是一把沾了毒药的刀。

他们怎么能恶毒到这种程度,怎么能伤害一个根本就不了解的女孩儿。

05

而此时的松饼君,因为病情恶化,在医院接受治疗。

她被查出肺部有严重积液,连续做了两次胸腔穿刺,抽了大半箱血水。

在医院的三个星期里,她一遍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一边忍受着漫天的谩骂。

这个从确诊到治疗仅哭过一次的女孩,竟被网络喷子逼的走投无路,留下了眼泪。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更不知道别人都在恨她什么。

" 我从来没有让大家为我募捐过,为什么你们要骂我恰烂钱?"

" 为什么要怀疑别人的善意,为什么要伤害别人呢?"

" 在你们做这些事的事,你们知不知道我躺在病床上有多么痛苦?"

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是肺癌晚期,她将病例转发到了网上,但是仍被质疑是伪造的假病历。

她又喊来了自己的住院医生来解释。

可有人说片子是 p 的,医生是假的。

网络喷子就是这样,他们不止没有心,更没有脑子。

他们只会在毫不知道事实真相的情况下,站在道德制高点对别人品头论足。

但凡意见不合,他们就群起而攻之,向无辜的受害者发起潮水般的咒骂。

06

2020 年 10 月,松饼君的病情突然恶化。

检查结果显示,她的癌细胞在后背地方长大,压迫到了神经,脑部也出现了两个新肿瘤。

接受传统化疗后,她的头发大把大把的往下掉。

她还开玩笑说,发量多的人开始化疗掉头发后和养只大型长毛犬没有什么区别。

由于手臂要不停地扎针,她的胳膊满是淤青。

输液的开关一开,她的手臂像炸了一般疼,惨叫声响彻整层病房。

松饼君说肺癌晚期的那种痛就像背上被人装了局部钢板,然后有人在一天当中随机抽时间拆钢板。

由于一直反复住院,虚弱,咳嗽,恶心反胃,她渐渐失却了求生的意志。

她曾在微博上写道," 如果不是跳楼死相难看又死得慢,从去年到今年无数个像现在的瞬间我早就打开窗户纵身一跃了。"

那个乐观的姑娘,还是被击垮了。

2020 年 12 月 8 号,松饼君发了最后一条微博:

" 很多事情都是没轮到自己头上,所以能在旁边为虎作伥,叫嚷熏天。"

她用生命的最后力气,向网络喷子发起反抗。

两天后,她去世了。

这个坚强的女孩倒在了病魔之下,也倒在了网暴的喧嚣之中 ……

她用死亡证明自己真的病了,自己没有装可怜骗钱 ……

07

可是,网暴还在继续 ……

弹幕竟然刷屏「简单开个香槟庆祝」,评论区也是各种咒骂。

这些网络喷子还是不愿意放过松饼君,用各种理由和借口掩盖自己的罪行。

他们没有丝毫的道德和底线,甚至对生命没有丝毫的敬畏和尊重。

我实在心疼这个女孩。

她原本那么坚强,那么乐观,她原本带着满满的希望去战胜病魔,她原本还憧憬着一份美好的爱情 ……

我无法想象在她生命最后的日子里,那些极致恶毒的评论给她带来怎样的打击。

但我也相信这个世界,一定也还有很多人在关心她,爱护她。

还有很多人记得她甜甜的笑容,记得她好听的歌声,记得她所有的美好 ……

当网暴受害者一个接一个出现,不管是个人还是社会都应该反思。

在网络上,「表达自由」的另一面更意味着责任,因为靠一张嘴毁掉一个人太简单。

不要纵容网络暴力,不要让无辜的人被恶意摧毁。

不要给施暴者任何机会,不要再让下一位受害者出现。

参考资料: 澎湃新闻:《被网暴的抗癌 UP 主," 用死证明了自己的病 "》 澎湃新闻:《走不出的网络暴力:一个抗癌女孩最后的 311 天》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

雨花石1661 23/03/2021

谩骂的那些人是,羡慕嫉妒恨……

Reply

pohgeokko 21/03/2021

这女孩长的很美,很可惜

Reply

Tian-+ 20/03/2021

中国网络就是畸形!90-00后说话都唯我独尊的样子!拽的很嘞

Reply

真希望 20/03/2021

🙏🙏🙏

Reply

Userfsue 20/03/2021

自己乐观就好,没有必要分享出来。这个世界上还容不得在网上去分享你的良好心态与乐观积极的一面,总有一些人怀有恶意去揣测你的动力。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