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科技,一场泡沫?/Project Syndicate

绿色科技,一场泡沫?/Project Syndicate

南洋商报-财经·2021-03-21 10:01

本地团购来啦!加入WeBuy拼单,一起享受最优惠的价格!
VERO MODA这季的糖果色太美了!还有折上折!

从2020年3月至2021年1月,特斯拉的股价增长了十倍,而该公司的创始人马斯克则成为绿色创新的化身。

特斯拉现象已经蔓延至新兴电动汽车行业的其他领域,并为一大批技术未经验证、营收甚微的绿色初创企业带来了一缕曙光。

随着企业家及私人投资者介入其中,并做了一些政府未能做到的事情,当前的一些评论人士便相信,一场“绿色革命”即将到来。

然而,其他人也凝望着同样的场景,并看到了“绿色科技泡沫”的早期迹象。

的确,绿色科技(或清洁科技)的繁荣很脆弱。

如同上世纪90年代后期导致网络泡沫的早期数字繁荣一样,其严重依赖于一种可能突然消退的外部力量—即快钱。

在当今低利率的环境下,未来现金流的现值膨胀了,因此如果利率上升,现金流的现值就会直线下降。

近十年来,央行设定的政策利率一直低于通胀率,而通胀率本身也处于历史低位。

转向高回酬资产

其结果便是:安全资产实际利率为负,促使大型机构投资者与散户投资者纷纷转向风险更大、潜在回报更高资产。

值得铭记的是:近期,就在大型科技巨头专注于绿色科技股票前,作为私人市场更广泛的“独角兽泡沫”的一部分,大型科技巨头们从中获得了极高的估值, 而“非常规”投资者为他们希望成为下一个FAANG(面簿、苹果、亚马逊、Netflix、谷歌)股票的不可出售股票支付溢价。

市场正走向正常

无论如何,美联储在应对冠病病危机时承诺将政策利率维持在接近于零的水平,直到美国经济实现“最大就业且平均通胀率为2%”。

然而,鉴于美国总统乔·拜登领导下的疫苗正在迅速接种,资本市场正处于正常化的阶段。

因此,问题不在于绿色(科技)泡沫是否会破裂(因为所有泡沫最终都会破裂),而在于它是否会在绿色革命站稳脚跟之前破裂。

政府扮演最初领导角色

当前,繁荣所增密的资本会将被挥霍,还是将会被具象化为让革命转变成新常态所需的基础设施?

要实现能源供应与消费的根本性变化,必然需要仅有国家才能供应的东西:大量的公共投资及全新的道路规则(税收和法规)。

我们从20世纪下半叶的数字革命历史中了解到这点,我在也《创新经济中的资本主义》一书中对此进行研究。

在技术革命中,国家行为者必须扮演最初的领导角色,通过在政治层面建立一种合法的官方使命(如赢得冷战),以证明在高风险项目上的大规模支出的合理性。

同样,必须为上游基础研究投资提供资金的国家,其潜在回报太不确定,无法激励私营部门。

诱发生产性泡沫

而且,随着一项新技术的成熟,政府通过充当第一个客户来创造市场,从而将创新经济的供应方拉下学习曲线,转向低成本且可靠的生产。

当投机者发现了新技术的转型潜力,并动员资本为其广泛部署所需的基础设施提供资金,以及为其他应用的达尔文式探索提供资金时,最后阶段便开始了。

在新经济前景的推动下,生产性泡沫就出现了。

投机者跟随政府引导

这种模式中的元素能够在以前的工业革命中看到。

在1815年滑铁卢战役前的一个世纪里,英国军队对枪支需求的增加推动了生产率的提高(得益于大规模生产和劳动分工),使英国伯明翰成为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作坊。

然后,在一代人之后,英国议会赋予铁路推动者土地征用权和有限责任,为19世纪40年代的铁路大热潮奠定了基础。

同样,在美国,国家的担保和补贴支持了运河和铁路网络,这是建立真正的国民经济所必需的。

而且,就像在英国一样,投机者是跟着政府的引导而动的。

如今,气候变化所提供的任务在规模和范围上甚至超过了冷战时期。但到目前为止,人们的反应截然不同。

多年来,美国因共和党政客否认现实而陷入瘫痪——在2017年前总统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议时,这种自我挫败的立场达到顶峰。

在美国缺席的情况下,中国试图宣称自己是绿色革命的主力军,为世界上最大的绿色技术研发项目提供资金,并确保其在风力涡轮机和太阳能电池板生产方面的主导地位。

但由于中国对煤炭的依赖,以及不断在国内外建设新的燃煤电厂,使得中国在气候变化方面的领导地位受到了损害。

民意支持环保新政

此外,在美国政策制定者犹豫不决之际,美国公众已经接受了现实。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大多数共和党选民和绝大多数民主党选民都认为,美国政府应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采取更多行动。

这意味着拜登的“重建得更好未来”计划拥有广泛的选民支持者,而该计划的蓝图便已经包含了很多其所需的东西。

拜登的承诺,为政府填补全国范围内因转向可再生能源所造成的缺失打下了基础,从建立电网规模的能源储存开始。

此外,还需要加强电网管理,以适应间歇性能源的优势;扩大电网,在工业、商业以及住宅建筑中以电力替代碳排放系统;在全国范围内扩大宽带接入;以及重建交通基础设施,以适应低碳出行形式(包括电动汽车充电站)。

在目睹了称职的国家领导人在疫苗部署方面的不同之后,美国选民有可能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让民主党获得更大的立法多数席位。

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是在1934年,当时选民热情支持富兰克林·罗斯福的新政。

如果“绿色新政”随后出台,无论是否存在泡沫,绿色科技的繁荣都将留下一个新世界。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