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回教徒可用“阿拉”字眼 大马裁决社会反应两极

非回教徒可用“阿拉”字眼 大马裁决社会反应两极

南洋商报-国际·2021-03-24 10:02

北京101等你来加入,点击申请职位
每日爆品抢购!快来捡便宜!

报道:林友顺

大马吉隆坡高庭裁决砂拉越基督徒吉尔艾琳提出的复审申请,允许非回教徒在教育素材中使用“阿拉”(Allah)字眼。社会出现两极反应,一方表示这彰显宗教自由,但也有人恫言要发动示威。

马来西亚吉隆坡高庭日前对砂拉越基督徒吉尔艾琳提出的复审申请作出标竿性的裁决,允许非回教徒在教育素材中使用“阿拉”(Allah)字眼。

高庭法官诺尔比阿里芬裁决说,内政部在1986年发出的指令是非法和违宪的,同时剥夺了申请人信奉宗教的自由。

她表示,基于宗教和教育目的,基督徒有权使用“阿拉”一词,而其裁决也将消除申请人的恐惧。

教材含“阿拉”字眼

吉尔艾琳是一名砂拉越基督徒,2008年5月,她从印尼返国时,吉隆坡廉航终站海关人员扣押了她携带的8张含有“阿拉”字眼的基督教教材光碟。

吉尔艾琳随后提出诉讼,要求撤销当局充公光碟的决定。

在诉讼中,吉尔援引联邦宪法自辩说,在宗教信仰权利和受教育权利下,她有权使用基督教出版物;同时,她也强调,宪法阐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且受到法律保护,免受宗教歧视。

吉尔也希望法庭宣布,内政部在1986年12月发布禁止基督徒出版物中使用“阿拉”字眼违宪和非法,因为当局无法证明使用该出版物对公共秩序造成威胁。

经过7年的司法抗辩后,吉尔于2015年胜诉取回光碟,不过总检察署代表内政部提出上诉。上诉庭随后也维持高庭的裁决,即内政部必须归还光碟给吉尔。

但吉尔仍认为,法庭并未阐明她使用“阿拉”字眼的宪法宗教权力。于是,法庭安排一名高庭法官审理她就基督徒是否可使用“阿拉”字眼的复审申请。

裁决可用3宗教字眼

2018年更换政府后,吉尔和沙巴婆罗洲福音教会(SIB)致函给希盟政府寻求庭外和解,时任内政部长的慕尤丁领导5人委员会一起调查此事,不过希盟在2020年被推翻,此事依然无法找到解决方案。

经过14次的延迟后,高庭终于就此事作出裁决,同时裁决基督徒可以在其宗教文本中使用其他3个宗教字眼,即“真主之家”(Baituallah)、“祈祷”(Solat)和“回教麦加圣堂”(Kaabah)。

土团伊党吁政府上诉

法庭作出裁决后,社会出现两极反应,一方表示这彰显宗教自由,但也有人恫言要发动示威,警方则提醒任何试图组织示威者,会镇压示威行动。

执政成员党土团党及伊斯兰党相继呼吁政府提出上诉。土团党宣传主任拿督旺赛夫说,他已针对此事与几位内阁成员商讨,希望找到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他认为,司法需要考虑当地的风俗习惯:“当局必须认真彻底地处理象这样影响回教徒敏感性的事情。”他表明,国盟政府将继续保持坚定同时也不干涉法庭事务。

指没纳入情感元素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则辩称,该党建议政府提出上诉,并不代表伊党不尊重法庭的判决,反之这是高庭裁决后所采取的正常程序;该党是在考量到国内回教社会的敏感性后,而作出决定。

他指出,法律没有将情绪、情感元素纳入考量,该党则看见回教社会间的反应,故此要求政府提出上诉,以便能重新审查该裁决。

然而,砂拉越副首席部长詹姆士马欣认为,大马是多元种族的国家,因此要求政府向高庭上诉驳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判决的人根本就是“荒谬”。

他相信法官在裁决时,考量所有宗教和文化的敏感度;人们应该让法庭或具备宗教资格的宗教司或牧师决定此事,而不是政治人物。

沙民统吁捍卫裁决

沙巴民统主席马迪乌斯呼吁联邦政府不要就此案提出上诉,他也呼吁来自婆罗州的56位国会议员共同捍卫高庭的裁决。

他说,高庭这项裁决事实上是恢复了大马在1986年前的原貌,同时也没有侵犯到回教徒,并是1963年沙巴、砂拉越在成立马来西亚时所获得的承诺(宗教自由)。

争议已造成伤害

他也促请政党禁止基层使用这项课题攻击政府或指责政府态度软弱,即使他们过去也承受过不公平的攻击;反对党应该在健康、经济、教育、环境等课题上与政府“较劲”,而不是在种族及宗教课题上玩零和游戏。

他指出,过去数十年来,这项争议已造成伤害,很多婆罗州人民和基督徒原住民社区,以及他们的回教徒家庭成员或朋友都分担这痛苦。

前首相纳吉则建议政府采纳他在2011年任相时提出的10个解决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方案,以避免法庭作出裁决后,再次引发问题。

他指出,该方案是当年内阁的一项政策决定,即允许来自沙巴和砂拉越基督徒随身携带有“阿拉”字眼的圣经,只要圣经中有注明“基督教出版物”的字样即可。政府已就法庭裁决提出上诉。

新闻来源:亚洲周刊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