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姨案”被告人:梅姨真实存在,此前画像都不像

“梅姨案”被告人:梅姨真实存在,此前画像都不像

文学城·2021-03-27 15:04

签约汽车保险,可节省最多100美元!
CLS搬家服务,超值又省心!

3 月 26 日上午," ‘梅姨’拐卖 9 儿童案 " 二审开庭审理。因案情重大,审理法官表示将提交广东高院刑事审判委员会讨论,择期宣判。

2018 年 12 月 28 日,因犯拐卖儿童罪,广州中院一审判决张维平、周容平死刑,杨朝平、刘正洪无期徒刑,陈寿碧有期徒刑十年。此后,五被告人均提出上诉。申军良也就民事部分提出上诉,并索赔 480 万。

红星新闻记者获悉,此次二审开庭,被告人张维平称遭一审辩护律师欺骗签字上诉,并当庭表示撤诉," 对一审判决没意见 "。对于案情,张维平称 " 梅姨 " 真实存在,但之前公布的画像并不像。

庭审结束后,申军良(右)和钟丁酉(左)在法院外

此外,其余四名被告人均则提出 " 首次作案 "" 量刑过重 " 等意见。被告人周容平家属汇款 20 万到法院指定账户,以求受害人原谅,但未被申军良接受。

增城公安回应红星新闻称,警方一直在侦破案件," 暂无新的突破,有的话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庭审情况:

张维平称拐卖均经 " 梅姨 " 之手有被告家属打款 20 万求谅解

3 月 26 日上午,广州市增城区法院外人头攒动,他们都在等待一位 " 焦点人物 " ——申军良。9 时 30 分许,申军良穿着那身熟悉的紫色衬衫出现在法院门口,十几个手机对准了他。

" 这一天我等得太久了。有点兴奋,有点紧张,昨晚我一夜没睡。" 申军良说。

申军良和他曾经四处张贴的寻人启事,申聪找到前的 10 余年里,申军良张贴过 80 多万份寻人启事

" ‘梅姨’拐卖 9 儿童案 ",因申军良寻子 15 年的故事而广为人知。2004 年 1 月 5 日,在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一出租屋,他的儿子申聪遭周容平、陈寿碧、杨朝平、刘正洪合谋从妻子的手上抱走,交由张维平转卖,张维平联系 " 梅姨 " 将申聪卖到河源紫金一带。

2016 年 3 月,张维平等 5 人先后落网。2017 年 6 月,张维平相继交代出另外 8 起拐卖儿童案。经广东警方全力侦查,截至 2020 年 7 月,9 名被拐儿童已解救出 5 名,其中包括申聪。

签字、登记、安检……申军良在律师陪同下进入法院。同去参加庭审的,还有江西赣州的钟丁酉、湖南永州的李树全,他们是被拐儿童的父亲,孩子目前还未被找到。从法院的一张登记表上,记者发现,被告人张维平、周容平、杨朝平的家属也出席了庭审。

李树全的孩子李某青,钟丁酉的孩子钟某至今仍未寻获

红星新闻记者从申军良代理律师、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长处获悉,此次庭审采用视频连线的方式,五名被告人均在看守所视频受审,受害人家属与被告人家属也被安排在不同房间。因技术原因,原本 10 点开始的庭审一直到 11 点才正式开始。

据参与旁听庭审人士介绍,在法庭调查环节,张维平表示称遭一审辩护律师欺骗签字上诉,并当庭表示撤诉," 对一审判决没意见 "。法官回应称,其属死刑立即执行的被告人,法庭依法不允许其撤回上诉。

张维平还称,申聪被拐卖一案中,他并不知道申聪是遭表兄弟周容平及其他人入室抢劫来的," 周容平骗我说是捡来的。"

张维平提到,该案中所有孩子都是经 " 梅姨 " 转卖,但 " 之前的画像,都不像‘梅姨’本人 "。而对于其辩护律师发问," 为何两次因拐卖判刑还要犯罪?" 其答称," 可能是因为认识‘梅姨’的缘故。"(注:1999 年 7 月、2010 年 5 月,张维平因犯拐卖儿童罪,先后获刑 6 年、7 年。)

张维平称," 梅姨 " 真实存在," 但是之前的画像都不像 "

周容平等其余 4 名被告人则提出一审判决 " 量刑过重 " 等意见。其中,周容平称自己系初犯," 非常后悔去抢孩子,犯了一个错误,孩子找不回来,我终生难安。" 杨朝平称,抢孩子的主意系周容平提出,当时自己 " 只想问孩子爸要点钱,并没有想拐卖孩子。"

刘正洪也表示并没有想卖孩子,直到事后才知道。陈寿碧则提出,案发时自己仅参与了 " 望风 ",以及 " 带了一晚上的孩子,没分钱 "。

张维平此前曾两次额因犯拐卖儿童罪获刑

12 时 55 分,休息后庭审继续。据了解,庭前控辩双方均未提交新证据。检方举证时提到, 2019 年,侦查机关利用了新的智慧警务技术,找到了该案中被拐卖的 5 名儿童。同时也对原生家庭、收养家庭的情况进行了说明。

13 时 34 分,庭审进入辩论环节。张维平辩护律师提出,张维平 " 在申聪被拐卖案中非主犯 "" 如实供述其余 8 起独自实施案件 "" 主犯‘梅姨’未到案等辩护意见。另外四名被告人辩护律师则针对量刑过重问题提出了辩护意见。检方则建议维持原判。

刘长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去年 10 月,周容平家属曾汇款 20 万家属到法院指定账户,以求受害人家属原谅,但未被申军良接受。庭上,五被告均对受害人家属表示了歉意。

未完待续:

仍有四个家庭未找到孩子警方称暂无新的突破

26 日 14 时 40 分左右,三名受害人家属陆续走出法院。谈及给他们人生带来共同灾难的张维平,三人共同的印象是 " 胖了,老了 "。

庭审结束后,李树全接受媒体采访

" 道歉是道歉了,但是看不出来诚恳。" 申军良说,他希望广东高院维持原判," 四年了,张维平该交代的都交代了,而且孩子是靠警方才找到。" 李树全、钟丁酉两人仍与开庭前向媒体表达的一样," 不希望判张维平死刑立即执行,至少要等找到孩子以后。"

3 月 23 日,接到广东高院的开庭通知后,钟丁酉从老家江西赣州南康区坐火车赶来,李树全则从打工地东莞驱车赶来。25 日晚,两人挤在一间 100 元一晚的旅店中,等待着二审开庭。

2004 年 12 月 31 日,在惠州市博罗县石湾镇一出租屋,趁着钟丁酉妻子做家务的功夫,张维平将钟丁酉年仅 1 岁半的儿子钟彬抱走,后通过梅姨贩卖到河源紫金一带;2005 年 8 月 7 日,博罗县龙华镇一出租屋,趁着李树全妻子做饭,张维平将其年仅 1 岁半的儿子李成青抱走,同样经梅姨转卖到河源紫金。

一审判决书张维平供述的拐卖李某青经过

" 从没有人像我对他那么好。" 对于张维平,李树全印象最为深刻。2005 年 7 月,在博罗县龙溪镇当泥水工的他认识了化名 " 小王 " 的张维平," 帮他医脚上的脓、收留他带他做工,还跟他同吃同住,叫小孩拿西瓜给他吃…… ",没想到却是一条毒蝎,拐走了他的儿子。

孩子丢失后,钟丁酉、李树全跑遍了博罗、惠州的大街小巷,到处贴寻人启事。数年来,一听到有孩子的消息,两人都马上动身去找,但总是失望而归。

2017 年 11 月,张维平案开庭,孤独寻子的几个家庭齐聚,相互鼓励一同寻找。听闻张维平供述孩子被卖到了河源紫金,他们前去多次,每回都把寻人启事贴满了大街小巷。

在广州警方的帮助下,2020 年 3 月,寻子 15 年的申军良找回了儿子申聪;7 月,邓叔环找回了儿子邓云峰,加上 2019 年找回的 3 个孩子,同案的孩子已经找回 5 个。钟丁酉、李树全仍在继续寻找。

3 月 26 日下午,增城区公安局工作人员回应红星新闻记者称,仍在持续侦破该案," 暂时没有什么新的突破,有的话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对于张维平称 " 梅姨 " 画像不像本人的问题,工作人员称因未参与庭审,不太了解," 后续会跟办案部门沟通。"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