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黄蓝男幼师疑猥亵男童,发朋友圈炫耀…恋童癖离孩子有多近?(组图)

红黄蓝男幼师疑猥亵男童,发朋友圈炫耀…恋童癖离孩子有多近?(组图)

环球视野·2021-04-14 08:02

新加坡最全中餐外卖,随时随地享美食!
疫情期间在积分中心签到,可获50积分!

4月12日晚上,一名江西瑞金红黄蓝幼儿园男性幼师,在朋友圈发布三张男童闻成人脚的照片。

配文是:“从小培养m”(m=性受虐倾向)

在该男子自己的评论中,他写道:“已经屏蔽家长和领导了”

在一名网友发现这则朋友圈后,她将这条朋友圈的内容打码后在微博上曝光,引发了大量关注和声讨。

当天晚上21点19分左右,警方回应已经找到该名男子,开始调查。

而后,媒体也开始跟进,关注报道此事。

在警方介入后,红黄蓝幼儿园的园长给当事男孩的母亲打电话,说一定要见一面。

但对于事件,对方只是含煳其辞地表示:老师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她儿子跟小朋友还有老师做游戏的时候,有一个小朋友说老师你的脚好臭,老师就说我的脚不臭,你儿子就傻乎乎地跑去闻了一下。

听到这样轻描淡写的随便说法,孩子家长自然地以为是自家儿子主动去闻了他的脚,也非常通情达理:“这只是个小事,不用为难老师。”

然而,随后家长就收到了这个朋友圈的截图……她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看到老师发的状态后脑袋就蒙了。我儿子会有舔手的习惯。有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舔一下我的手、舔一下我的脸,跟我说‘妈妈我刚亲了你一下’。”

这些不太对劲的事情,她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但现在,她希望能够调查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当天晚上,瑞金教育局回应。

“该教师今晚已被停职接受调查。如情况属实,将对涉事幼儿园和教师依法依规从严查处,绝不姑息!”

今天下午,红黄蓝发表了回应,辞退当事老师。

“涉事老师为园所助教刘某,当日在陪孩子进入游戏区活动时,让个别孩子闻了他的脚。

经调取监控录像和向在场其他教师了解情况,此行为发生在玩耍嬉戏过程中,目前尚未发现强迫、虐童或猥亵行为。”

然而,这份声明如果真的“你品你细品”,就还是感觉出不对劲。

如果双方身份是幼师、幼童。

对于懵懂无知的孩子来说,所谓的“强迫”,难道只有用暴力行为一种吗?

双方身份、年龄、阅历的巨大差异,哪怕只是一点错误的引导,就能够给这些尚未完全认识这个世界的幼童带来倾轧。

让孩子闻脚不算强迫、虐童,朋友圈中白纸黑字写的心态不算猥亵,统统算作“玩耍嬉戏”。

如果最后结果仅仅只是“辞退”,很难令人信服。

这一次,有陌生网友在看到朋友圈后立刻报警,这个害群之马才得以被揪出来。

然而,看到一只蟑螂,往往意味着房屋之中已经有了一百只蟑螂。

在和孩子打交道的职业中,究竟还有多少,是和刘某一样的潜在恋童癖?

也许有朋友还有印象,2018年,曾有一个猥亵男童的男幼师落入法网。

事情最初,也是有网友发现,哈尔滨一名男子以招募淘宝童装模特为借口,猥亵儿童。

他在自己账号中发布了大量与男童舌吻、不堪入目的照片。

多次出现不同男性幼童的裸体。

在评论中多次出现猥亵内容。

而在其过往发言中,他多次定位在一家幼儿园,也在微博上发布过某幼儿园招聘幼师的信息。

各种线索综合起来可以确定,他是长期在幼儿园工作、与小孩子接触的工作人员。

在案情发酵后,他迅速被警方逮捕,依法刑事拘留。

然而,对那些已经被猥亵、甚至性侵过的孩子造成的伤害,却永远无法被抹消。

在这些孩子看来,这些对他们做出“异样”行为的人,是值得尊敬的老师,是不容怀疑的大人。

而他们的年纪,又不足以分辨什么是善意的喜爱,什么是猥亵与侵犯。

这些懵懵懂懂的孩子,或许会因为这样的行为感觉到不舒服、不想和加害者继续相处,但他们的话,却也很容易被忽视、或者被含混带过。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表示:针对中小学生的性侵害,其隐案比例是1:7。

也就是,每一起被曝光的猥亵、性侵案背后,都有7起案件从未被人察觉、发现。

正是这样的大环境,给了恋童癖生长的土壤。

在美国第五版《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称:男性人群中,恋童障碍最高可能的患病率是3-5%。

女性数据稀缺,不过在定罪的儿童性犯罪中,绝大多数罪犯都是男性,女性只占0.4%-4%。

恋童癖离我们,离我们的孩子并不遥远——

按照这个概率,你身边的人中,就很有可能会有恋童癖。

而如果,把视线放在儿童相关从业者中,恋童癖的比例,可能会更高。

并不是所有有恋童倾向的人,都会将其付诸行动:一些人虽然有恋童倾向,但他的道德感会克制自己远离儿童。

但也有一些恋童癖,则在发掘出自己异于常人的性欲之后,刻意选择离儿童更近的职业,成为幼师、成为教师、成为儿童医院的医生,来满足自己的癖好。

今年4月,日本长崎县对县内的1.4万名公立学校教师进行自检调查,检查教师“性倾向”。

这份问卷由来自性障碍专科医疗中心的专家设计,其中包括类似于:“你是否觉得对学生抱有性幻想,但只要不伤害到学生,也不算什么坏事?”

他们预测,将会有10%左右的教职员工是恋童癖。

大多数教师,都是高尚辛勤的员工。

但也有一小部分人,是刻意选择刻意近距离接触孩子的工作,接近儿童,通过日常生活来满足自己的癖好。

而这种人,一旦真正找到机会,将自己的猥亵行为付诸行动……

他们就再难收手。

性侵一个,两个,甚至数十个。

然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恋童癖者并没有明显的特征。

这些潜伏在幼儿园、学校中的恋童癖,在潜伏期间,看上去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似乎和蔼可亲,认真负责,也热爱孩子。

只是这些表象,都是用来隐蔽、伪装自己的面具,一旦下一个合适的时机出现,他们仍然会立刻下手加害。

正因为如此,对于相关职业加强监管,提高准入资格,才是更要注意的事情。

普通人难以防范,但相关监管部门必须要负起责任。

罪犯可以有洗心革面的机会,但曾经犯下性犯罪的人,不应该在出狱之后,继续拥有大摇大摆地进入学校、成为幼师的机会。

他们不应该出现在儿童身边,而父母完全不知道此人的前科,不知道他可能带来的危险性。

2019年,上海出台了全国首个性侵人员从业限制制度。

幼儿园、中小学校等教育机构,或者对象为儿童的培训医疗机构等,都需要对工作人员进行审查,确保无犯罪前科,也明确用人单位对此负有审查和筛选义务。

提高幼师准入资格,加强监管,并在事情发生之后进行严惩。

我们无法在有恋童倾向的人没有犯下罪行之前,就将其辨认出来、与我们的孩子隔离开。

但至少在他已经下手之后,不要让他有机会再次犯罪。否则,我们要如何放心,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学校?

而另一方面,家长也要加强对于孩子的性教育。

无论多小的孩子,都要让他们明白——一些行为是不恰到的。

一些亲密的接触,是无论什么人都不可以做的。

在面对让你感到不舒服的要求时,你有说不的权力。

在有人告诉你“不要告诉家长”的时候,你要做的,恰恰是要告诉家长。

这样的犯罪,永远不可能被完全杜绝。

但我们能够做的,或许,就只是尽我们全力,让受害者少一点、再少一点。

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够灿烂的活在阳光之下。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小孩 奇闻异事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