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基民盟罕见内斗 后默克尔时代混沌依旧(组图)

多维:基民盟罕见内斗 后默克尔时代混沌依旧(组图)

环球视野·2021-04-20 09:02

年底花红&员工津贴,鼎泰丰高薪诚聘多个岗位
你的保险买对了吗?

眼看着9月的国会大选将至,执掌德国政府总时长近五十年的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简称“基民盟”)却与其姐妹党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CSU,简称“基社盟”)陷入了内斗。两者组成的联盟被认为成就了德国二战以来长期政治稳定的功臣,却在此时就谁来接替默克尔、领导基民盟参加下届政府选举出现分歧。

过去近七十年间,基社盟虽与基民盟所组成的保守派联盟大体维持平衡和稳定关系——只在巴伐利亚州竞选的基社盟主导该州议会四十余年,而基民盟则只在巴伐利亚以外的十五个联邦州竞选,两者在联邦议会中被视为单一政党。而以往代表两党参选总理的则几乎都由基民盟派出、鲜有争议,以至于联盟内甚至不存在内部投票等正式选拔程序。

今年一月,被视为默克尔忠实支持者的拉雪特(Armin Laschet)当选党魁。岂料第三波疫情和疫苗推行乱局让基民盟的民望跌入低谷,身为党魁的拉雪特难咎其责,使得民望一直高企的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泽德(Markus Söder)破开其基社盟的联盟“小弟”情意结,一跃成为未来四年德国政府领导人的热门人选,不仅为基社盟大力推举、更得到基民盟的许多成员青睐。

拉雪特虽与默克尔在难民等政策上有分歧,整体仍属于务实温和派的政治家,政治路线上最接近默克尔。(Getty)

稳定的政治联盟缘何现分歧?

15日,萨克森-安哈特州(Sachsen-Anhalt)州长、来自基民盟行政委员会的Reiner Haseloff打破了此前党领导层对拉雪特“一致支持”的宣示。他对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表示,民望应该是选定候选人的决定性因素。自拉雪特1月胜出党魁选举以来,基民盟在各大民调上的支持率已经下跌近10个百分点。本周更有民调显示,只有不到4%的德国人对拉雪特的“领导特质”存有信心。与之相反,泽德的支持率甚至超过了默克尔,成为了德国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

上个月德国地方州议会的选举结果使基民盟遭受又一重打击。由于围绕两党国会议员口罩采购收取回扣的丑闻,以及联盟主导下的联邦政府推广疫苗不力(截至3月中的地区选举,德国的接种率仅有7.5%,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基民盟在西南部的两个州得票率跌至迄今为止的最低值。

就在各党试图通过这两场选举为2021“超级大选年”(德国各州议会及联邦议会)营造声势时,基民盟的失利却为绿党、社会民主党(SPD,简称“社民党”)等在地方结成联合政府创造了更大的可能。如此形势加上基民盟在全国走低的民调,9月联邦议会选举中再现滑铁卢绝非不可能。

2018年6月26日,默克尔与拉舍特在柏林参加基民盟夏季聚会。(Getty Images)

分歧之下 进退维谷的基民盟

9月26日的大选,德国16个联邦州的选民将走进票站,每个政党获得的票数比例,将大体决定各党在联邦议会所占的席位。根据民调机构佛尔沙研究中心(Forsa)最近的一次调查结果,基民盟有意拉拢的自由民主党(FDP,简称“自民党”)支持率仅有9%,两党相加将不足以形成多数政府。

然而,目前联合执政中的中间偏左的社民党自认被基民盟拖累,造成自身选民流失,随着基民盟自身选票号召力减弱,其脱离基民盟、与绿党和自民党派另组成“交通灯联盟”(因三党代表色得名)的可能亦增大。财长兼社民党领导人舍尔茨(Olaf Scholz)此前就已经明言表示,地区选举结果证明了没有基民盟主导的政府是有可能的。面对社民党的背弃,别无选择的基民盟与绿党结盟的概率极高。

出于短期内政治稳定的考量,泽德将是基民盟最保险的候选人。遭受第三波疫情且疫苗推广不力的德国,很可能在今夏大选之前仍身陷其困,在巴伐利亚州因抗疫表现而民望飙升、且在全国范围内也民望高企的泽德无疑将在领导国家抗击疫情、推行强有力的政策上更具优势。柏林自由大学(Free University)荣休教授Oskar Niedermayer表示,在吸引选民上,“泽德要远远胜于(拉雪特)”。

2018年10月,巴伐利亚州长泽德在一次竞选活动中发表演讲。(Getty)

在政策上,泽德以机会主义者、能快速适应并因应政治现实调整策略为人们所知。根据曾着书介绍泽德及基社盟的德国记者Roman Deiniger,2018年基社盟在巴伐利亚州选举失利后,不得不与更小的地方党派结盟,并因此在政治路线上大改立场。如今,绿党的崛起则促使他转向迎合其低碳经济政策——不难想像,一旦泽德出任新总理,这一情形亦很可能上演。

另一方面,被认为是默克尔中间路线接班人的拉雪特若正式接棒,基民盟会否延续“大联合政府”亦不明确。以目前拉雪特本人的支持率来看,要说服欲摆脱基民盟影响的社民党回心转意并不容易;而能为新一届政府确保多数支持的绿党,虽在环境政策上与拉雪特本人主张冲突,但或许愿意与基民盟做出妥协——近几年民望增势正勐的绿党,正寄望于借着基民盟这一跳板、拉拢默克尔中间路线的支持者,进一步扩大绿党在德国的选民。据《明镜》报道,成长于默克尔年代的年轻德国选民大体满足于其中间路线,而未必青睐激进的施政方针。

在如此时间点上,看似坚固的联盟的分歧——无论联盟最终决定候选人是谁——都会给9月的选举结果及其后的执政过程造成负面影响。一旦拉雪特被选定为最终候选人,带着此次争议之下被媒体拿来与“舆论宠儿”泽德反复比较、形成的劣势形象,必然将给其领导的新一届政府的执政平添困难;若泽德成为候选人甚至下任总理,基民盟能否不予掣肘支持其执政也成疑。对于基民盟而言,此次争议只加剧了其自身的危机。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奇闻异事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