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领袖执政之终章 “卡斯特罗”下62年的古巴(组图)

革命领袖执政之终章 “卡斯特罗”下62年的古巴(组图)

环球视野·2021-04-20 10:07

每日爆品抢购!快来捡便宜!
保险买贵了吗?下载Syncweath测测看!

本文转载自多维新闻,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89岁的劳尔‧卡斯特罗(Raul Castro)将卸下古巴共产党第一书记职务,卡斯特罗兄弟长达62年的执政时代,至此终告落幕。世上独特的社会主义模式走到今天,经历过冷战、盟友前苏联解体,政治经济结构已危如累卵,摇摇欲坠。没了卡斯特罗的名字,古巴模式还能支撑多久?

早在2018年,劳尔已经退休卸下古巴总统职务,并把权力移交给下一代领导人迪亚斯卡内尔(Miguel Diaz-Canel),卡内尔预期亦会接任党第一书记职务。大名鼎鼎的“卡斯特罗”也正式走进历史。

卡斯特罗兄弟1950年代带领革命游击队,1959年推翻了美国支持的独裁者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政府,展开了逾半世纪的社会主义管治。在卡斯特罗的新政权废除大庄园制,把土地分发给农民,并开始推行农业合作化、工业国有化等经济项目,保护穷人的权利。

卡斯特罗带领革命游击队,于1959年推翻独裁者巴蒂斯塔。(Reuters)

本来古巴的经济全由美国资本主宰,是富有美国人的“加勒比乐园”,但却变成了一党专政的反美基地。1961年,美国总统肯尼迪政府正式与古巴断交,并发动“猪湾行动”(Bay of Pigs Invasion),支持雇佣兵登陆猪湾,试图推翻卡斯特罗政权,但却在短短三日之内被古巴军民击退。一年后,肯尼迪总统签署法令,实施对古巴的贸易禁运与经济封锁。在美国禁运封锁下,古巴物资短缺,经济条件相当困难。卡斯特罗这位革命英雄便拿起砍刀,跟农民一起落田收割甘蔗,跟人民打成一片。

其中,两大最能体现卡斯特罗时期古巴的社会主义政策,必然要数免费医疗和教育,政府用于社会民生项目的预算高达五成。在1959年前,古巴的识字率约为77%,到卡斯特罗执政之后,于1961年推动识字计划。在短短8个月时间已几乎完全杜绝国内文盲问题,古巴也自此处于全球识字率最高国家之列。

学术人才辈出 劳动人口须向技术转型

这除了造就古巴极高的识字率,古巴提供免费教育堪称是“由摇篮到坟墓”——由小孩学前班到读博士学位皆学费全免,所有古巴人须至少读到高中一年级。过去数十年,古巴的高等教育成功培育出大量工程师、医生、科学家、大学教授等高学历人才。以2017年统计,大约六成古巴学生希望走学术研究路线。

虽然社会主义经济原则上保障了古巴人人有工开,但古巴的经济转型需要更多的技术型人才,正如国家开放旅游业所需要的餐厅员工、旧建筑修复人员等技术性岗位,高学历工作岗位反而僧多粥少。因此古巴现时致力改变教育结构,希望诱导更多学生投身职业训练或从事技术性工种。这样才有望长远协助国家的经济转型。

古巴对人民提供终身免费教育,识字人口媲美所有发达国家。(Reuters)

医疗人才济济 换来庞大外汇收入

此外,古巴的医疗体系更被公认是发展中国家的典范,2018年古巴人的人均预期寿命达78岁,为美洲地区数一数二,婴儿夭折率也跟发达国家相若。虽然受到长年制裁,医疗仪器及医物短缺,但古巴一直着重培训医护人员,并且建立庞大的基层医疗(primary care),每个社区都拥有足够的社区医生跟进人民的健康状况,从而达至未病先防。

因此,古巴医生对病人比例(doctor to patient ratio)优于不少发达国家,2018年比例为1:118。自2000年代,古巴医生更被输出全球各地,包括诸多拉美及非洲多国,为古巴带来巨大的外汇收入,也包括跟委内瑞拉长年“医生换石油”的合作计划。

1989年4月,卡斯特罗与苏联领袖戈尔巴乔夫签订友好条约,可惜一年后苏联便解体。(Reuters)

在美国长期禁运下,卡斯特罗治下的古巴坚持走自己的发展路,在西方自由民主模式如日方中的时代,凭着硬气维持主权与独立。在九十年代以前,古巴的生命线实在是由盟友苏联的资金来支撑。然而随着1990年代苏联解体,连带东欧剧变,古巴所获得的援助也大大减少,店舖货架变得空空如也,生活日常用品严重短缺,一度陷入饥荒,在历史上被称为“特殊时期”(The Special Period)。

只是起步 劳尔十年推动巿场化

古巴经济萧条使人民陷于饥饿与绝望之中,成千上万的古巴人难抵生活艰苦,冒险偷渡到美国佛罗里达州。这些到了美国生活的古巴人,把钱寄回家乡接济家人,也成为古巴一大外汇收入来源。大量的古巴及拉丁美洲移民多年来也改变了佛州的社会面貌,尤其在南佛罗里达,西班牙语社群在政治与经济上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2003年的古巴仍未完全走出苏联解体所带来的经济冲击,粮食仍然短缺。(Reuters)

1999年,委内瑞拉强人查韦斯(Hugo Chávez)上台后开始向古巴供应石油,帮助古巴经济逐渐复苏,结束“特殊时期”。古巴经济上长年依赖委内瑞拉,然而随着油价低迷,后者近年同样自身难保,对古巴的援助越见乏力。

美国匹之堡大学拉美研究经济学家Carmelo Mesa Lago研究报告指出,两国经济合作总值由高峰期2012年160亿美元,在五年间大跌一半至2017年80亿美元,委内瑞拉对于古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也由22%下跌至只剩8%。

查韦斯与卡斯特罗象征着委内瑞拉与古巴这对拉美左翼“难兄难弟”。(Reuters)

90年代的经济崩溃加上难以依靠委内瑞拉,也迫使古巴不得不思考要进行经济改革。晚年的卡斯特罗因此亦倣效中国逐步引入一些巿场经济政策。2006年,卡斯特罗因健康原因把权力移交予弟弟劳尔,劳尔于两年后正式接任成为古巴实际领导人,也带领国家逐渐对外开放。劳尔开始推动经济自由化进程,包括鼓励外国投资、限制总统权力、削减政府开支及开放小型私营企业等。Carmelo Mesa Lago指:“劳尔由2007至2017年的结构改革,把国家推向巿场化,并尝试‘更新’在全世界都推行失败的中央计划模式(central-planning model)。而迪亚斯卡内尔及新宪法则矢志延续前朝政策。”

美国长年对古巴实施封锁禁运,古巴物资短缺,人民只求三餐温饱。(Reuters)

在2014年左右,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与古巴关系回暖,解除了部分对古巴实施的制裁,两国关系步向正常化,也成了古巴迈入廿一世纪的一线生机。然而,特朗普上任后推翻前朝古巴政策,再次祭出新制裁,包括切断观光的重要收人来源,令到小营商户生计大受打击。2019年,古巴再次出现严重经济危机,古巴人再次面临物资短缺的恶梦,排队数小时买食物的情况。

加上去年起,新冠病毒疫情令本已严重积弱的古巴雪上加霜,正面临自1990年代以来最大的社会经济危机。随着美国政府换届,在总统拜登(Joe Biden)任期下美古关系会否再度回暖,对于古巴而言固然相当关键。惟目前,美国以至一众拉美近邻所受疫情非轻,自顾不暇,旅游等经济活动恐怕短期内也难以复苏。然而,若经济及物资短缺情况未见改善,恐怕再促使大量古巴人偷渡到美国。

古巴在疫情下经济更见水深火热,恐怕会为美国带来新一轮难民潮,拜登政府也难漠视。(AP)

流着革命热血的古巴,凭着硬气在经济困境下挨过半个世纪,进入“非革命成员”的执政时代后,未知又会走向何方?

本文转载自多维新闻,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古巴 奇闻异事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