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法国的“伊斯兰问题” 58%法国人支持军方介入

解决法国的“伊斯兰问题” 58%法国人支持军方介入

文学城·2021-05-04 05:04

每次出国都要买当地电话卡?你需要一张无国界手机卡,既便宜又好用!
韩国JsDerma精华液,为你解决肌肤问题

4月14日,一封写给法国总统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公开信引爆军人干政的轩然大波,由20多名退役将军,一百名高级军官和一千多名军事人员签署,这封在网上发布的公开信警告,如果政府再对当前法国反种族主义、伊斯兰主义等的社会乱象不作为,无法成为消极旁观者的他们,会积极的干预,法国可能会“爆发内战”和导致“数千人死亡”。

对于军人威胁军事政变,从国防部长到三军参谋总长都谴责违反军人中立原则,但是近乎三分之二的法国民众都赞成他们对法国社会乱象的看法。

在这封名为“愿荣光重归政府”的公开信中,强烈谴责了当前法国社会的乱象,反种族主义、伊斯兰主义,“这些危险都在瓦解着共和国,时间很紧迫,工作很艰巨,法国正处于危险之中,这些致命的危险正在威胁着她”。

因此,“领导我们国家的人必须迫切地找到必要的勇气来消除这些危险”,他们谴责了马克宏政府对当前形势的不作为,并威胁若政府一直无动于衷,他们将会自己采取措施来保护这个国家: “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松懈将继续在社会上不可阻挡地蔓延,最终导致爆炸,我们积极的同志将介入危险的任务,以保护我们的文明价值和保护我们在国家领土上的同胞。”

右派杂志《当代价值》(Valeurs Actuelles)刊登了这封向马克宏总统政府发出一系列指示的公开信,警告政府必须捍卫文明价值观、捍卫爱国主义,反对“郊区部落”,并应该更坚定地遵守法律,来避免法国内战。信中说:“现在已经不是拖延的时候了,否则明天内战就会结束这种日益混乱的局面,届时,数千人的死亡将是你们的责任。”

公开信表示,“危险在增长,暴力在日渐增加。十年前,谁会预料到一位教师有一天会在他的学校外被斩杀?”作为国家的仆人,他们一直准备好接受考验,不能成为这种行动的消极旁观者。参与连署的人士强调,“即使在退休后,我们仍然是法国的士兵,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无法与我们伟大国家的命运保持距离”。

对于公开信所言,“和我们一样,我们的大多数同胞都对你们的摇摆不定和有罪的沉默感到厌烦”,LCI的民调显示,确实,绝大多数法国人赞同前军方人士对正在瓦解的法国社会(73%)或一种在社区之间产生仇恨的反种族主义(74%)表达的看法,而且有58%的法国人说他们支持这些军方人士,尤其右派中71%的共和党人(LR)和86%的极右派国民联盟(RN)支持者。

民调还指出,49%的法国人认为陆军应在无须命令进行干预的情况下进行干预,以确保法国的秩序和安全。政治学家傅奎特(JérômeFourquet)指出,无须命令就这样做,称之为军事政变。军人们空洞的信表达了面对行政当局的不信任审判,而法国民众认为政府已经不作为,感觉法国灵魂四处游荡,并担心会流离失所。

军事历史专家戴鲁(Eric Deroo)以为,这件事可回溯到国家陷入危机时万不得已的神话,这是万不得已的最后手段。这是法国的特殊性,是长期政治历史的一部分,从拿破仑到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将军,再到第三共和国布朗热(Georges Ernest Boulanger)将军和贝当(Philippe Pétain),每当情况恶化时,法国人就想要召一名将军参加政治活动,就是因为他是非政治人物。他认为,这封信隐然一股暗流,在2017年第一轮选举中,约40%的军人,宪兵和警察就投给了极右派。

三军参谋总长勒冠特(François Lecointre)说,这封呼吁干预的信令他很震惊,因为军队的中立至关重要。国防部长帕尔利(Florence Parly)指出,这是将军队政治化,是不负责任的,她强调,“军队对什么样的呼唤作出回应?是回应国家的召唤。”对于违反中立义务的军人,(法律)规定了制裁措施,如果签署人中有现役军人,她已经要求参谋总长采取适用军人身份规定的规则,也就是制裁。对于同样受中立义务约束的退役军人签署者,也有可能受到制裁。

法国民众则拒绝国防部长部长的惩罚决定,根据Harop / Ifop的民调,只有36%的人支持惩罚现役士兵,26%的人支持惩罚退休人员。参与联署人士也回应,部分政治人物和政府嘲笑他们,“鄙视,侮辱我们,今天国家无情的对待我们,同时要惩罚我们的一些同志,幸运的是我们有法国人民作为盟友。”

国民联盟马琳·勒朋(Marine Le Pen)表示,她非常赞同信中无法无天的地区、犯罪、自我仇恨和我们的领导人拒绝爱国主义等看法,并分担他们的悲痛,但她认为这些问题只能靠政治来解决,因此号召联署人士在2022年总统选举中与她的政党联手。

帕尔利则批判马琳·勒朋,“军队并不是一个政党。军队不是用来竞选的”。她批评参与联署的退役将军声称捍卫法国,“而他们却煽动仇恨的火焰”。帕利说,“他们只代表自己,想把军队政治化是对他们使命的侮辱”。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法国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