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韩流第一吃瓜大戏,非她们莫属?

今年韩流第一吃瓜大戏,非她们莫属?

韩国me2day·2021-06-23 13:44

幸运大转盘全新上线;iPhone Xs、各种优惠券等着你
在购物杜蕾斯官方旗舰店,安全更放心!

(点击图片回顾前情)

在校园暴力争议爆发的2月,April前成员李贤珠的弟弟在某网络留言板上写道“姐姐被成员们欺负和孤立,因此不情愿地退出了,甚至做出了极端的选择”,引起了轩然大波。虽然所属社不断出面解释否认“不是事实”,但是不断出现的爆料贴在各大网络社区和SNS传播开来,成员们出演的电视节目被剪辑后播出,电视剧通告和广告也纷纷取消或下架,April的形象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李娜恩在引发争议4个月后的本月11日,在April官方论坛中上传了长篇信,否认了孤立和欺负嫌疑,成员们也通过SNS等渠道否认了孤立说。

上周末媒体社sports khan对April成员进行了独家专访,首次对争议内容进行了详细的解释说明。然而在采访内容公开后,对于其中的部分言论和相关争议的解释,多数网友依然表示出否定的态度,甚至找出了与文中观点相对立的种种证据。对于这份“为时已晚并毫无可信度”的声明,谴责的舆论似乎并没有轻易平息。下面就一起来看一下成员们的采访和网友们的多处反驳。今年韩流的第一吃瓜大戏,似乎正在进行中…

【专访提问】你们为何沉默了这么长时间?

【成员回答】因为公司说“不要采取行动”,因为我们没有做错什么,所以我们认为等一等真相就会水落石出。但在过去的4个月里,我明白了。“爱豆”这个职业本身就是很难得到正确理解的职业…为了守护April还有为了曾经是成员的李玹珠,都有不能说出来的部分。

【专访提问】为什么同意接受采访?

【成员回答】仅从公司的官方立场或成员的个人陈述来看,误解似乎在不断增加。看到李玹珠写的“如果你承认错误并努力纠正,我会原谅你”的文字,我感到非常生气。我们从来没有对李玹珠做错什么,也没有失误过。April在7年间一直抱着“清纯爱豆”的概念成长,有些部分我不想公开,但很多人让我公开证据。现在我都想展现给大家。

2016年四月宿舍门口的照片(April提供)

【专访提问】分析一下引起争议的部分吧?

【成员回答】李玹珠受到伤害的主张与“鞋子”和“保温杯”有关。当时宿舍门口有2~300双鞋。引起争议的鞋子是公司赞助每人2双,共12双作为练习鞋使用的鞋子,是新人女子组合都会收到的普通鞋子。也不是很贵,完全没理由去偷。而且鞋子上也没有写上名字,也不知道是谁的,以折磨为目的偷鞋子,这根本不像话。因为4名成员的鞋子尺码都是230,所以经常会混淆是谁的鞋子。那时候以为是“不小心穿错了”,谁也不认为“是恶意偷的”。

2016年April宿舍照片

【专访提问】有人主张“在去世奶奶送的珍贵保温杯里未经允许就装了淸麴酱”?

【成员回答】和鞋的情况差不多。将近有100个保温杯,数十个保温杯摆满了宿舍的各个角落和洗碗池上方的橱柜。如果太夸张的话,大扫除那天妈妈们来了后甚至会说:“比起星巴克的保温杯都多,可以开咖啡厅了。”有很多人问是大酱汤还是淸麴酱,是大酱汤。因为当时为了减肥,公司不允许去饭店买东西吃,所以就会买沙拉水果吃,或者从便利店买回来吃。我妈妈用大酱做了鳀鱼再给我冻上,我把它加热后放入豆腐煮沸,然后把它放在保温杯里,带着去跑行程。那个保温杯不是(像李玹珠弟弟主张的)红色,而是淡粉色。连名字都没有写。使用保温杯时,李玹珠不在宿舍。李玹珠经常生病,根据她自己的要求,除了练习生时期和出道初期外,几乎没有在宿舍生活过。不仅没有见过李玹珠平时使用保温杯,更没有听她说过这是珍贵的东西、是奶奶的遗物。那天在现场看到保温杯后她非常生气,我马上也道了歉,和成员们一起吃的大酱汤,回到宿舍后把杯子洗干净了。

【专访提问】李玹珠主张因所有成员的孤立和欺凌做出了极端的选择?

【成员回答】我们的成员们都害怕李玹珠。欺负和孤立那种人?太不像话了。从李玹珠弟弟写的文章可以看出,有“做出极端选择后成员们才明白过来并道歉”的部分,这是完全错误的话。我们从未见过李玹珠做出什么极端的选择,当然也没有因为不知道而道歉的事实。从常识上来看,同队成员无论出于什么理由,既然都做出了极端的选择,谁会袖手旁观装作不知道呢?当然会马上去找的。但是我们当时没有手机,也没有从公司那里听过什么。这件事曝光后,才得知了详细的事实。

【网友反驳】对于该部分有网友列出了往期李玹珠和成员们相处的一些细节,通过视频截图网友指出,“在节目里对她的脸开玩笑并大笑”、“在采访过程中光明正大地怒视她”、“说对方精神不正常”、“在直播里明目张胆模仿嘲弄”等部分,无法让人相信这是“害怕一个人”的时候会做出的言行。

2015年大头贴照(April成员公开)

李玹珠称从练习生时期开始就存在队内孤立现象,但成员们说她们关系非常亲密,甚至一起拍大头贴。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网友反驳】此处作为“亲密证据”出现的2015年成员们一起拍摄的大头贴照片,被网友指出是2016年播出的April真人秀《April’s My Wish》拍摄当天所拍。(由于节目制作等原因,大部分节目实际拍摄日期与播出日期不同)该帖子中网友附上了节目截图,强调了当天成员们的着装和大头贴中的造型完全一致,并且李娜恩身着的衣服被判断为是Stylenanda的赞助,该品牌也将节目视频截图上传到了官网,并标明了赞助场地为弘大。据悉拍摄大头贴的机器在Stylenanda弘大分店内就有单独设置。于是“拍团综的照片拿来当什么证据”“差点又被骗了”等多数网友的质疑绵绵不绝,对于这份“亲密证据”他们表示并不买单。

【专访提问】和李玹珠谈过吗?

平时经常说不想做爱豆又很累。本人表示想成为演员。李玹珠从练习生时期开始就一直生病,经常缺席练习,让我们很辛苦。甚至缺席两次在音乐节目的行程。9月11日李玹珠没有参加KBS《音乐银行》的彩排,那时候她连上班路的照片都没来及拍,就绕到楼后面走了进去。彩排前李玹珠没有来,成员们都哭着急急忙忙练习了5人版本舞蹈的记忆至今还历历在目。李玹珠在直播放送前说“当然要直播了”然后就回来了。之后那首歌的活动期间一直没有出演该音乐节目(音乐银行)。我们认为我们受到了惩罚。之后《Tinkerbell》活动开始的同时出演的MBC《冠军秀》的舞台干脆就直接泡汤了。我们那时也是一无所知。直到直播前李玹珠都没有来,经纪人让我们回宿舍,我们把贴在脸上的星星装饰和发片都摘下来,哭着回到了宿舍。第二天公司说“以后要4个人一起做了”,所以熬夜编舞准备。当时我们也只是说“(李玹珠)好像又生病了”。

【专访提问】谈一谈弟弟主张的“烂紫菜包饭”事件吧?

【成员回答】结束行程回到车里,忙内们坐的最后一排有紫菜包饭。可能是因为5月天气有点热的关系所以有馊味,然后李玹珠开始喷香水了。睿娜对香味很敏感,很快就感到头痛,拜托她不要再喷了,她和平时一样开始大喊大叫。因为太大声了,当时正在打电话的经纪人让我们安静点,结果她对传达“压低点声音”的采媛也恶言相向。对睿娜威胁说:“你为什么要那样睁着眼睛?”第二天李玹珠没有出现在《冠军秀》中。我们没想到因为那件事把我们搞砸了,也只是觉得“是生病了吧”。那件事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她。

【专访提问】为什么会发生这个事件?

【成员回答】青春期时期又没有手机,还有和家人分开过宿舍生活的爱豆们的局限性。虽然现在我们是成年人,但当时也有14、15岁。在短时间的练习期间,彼此可能无法亲近。也有可能无法接近所有成员,也有可能是不想靠近。又不是所有人都能变亲近起来,那是那么天大的罪吗?虽然女团都会这样,但即使队内存在嫉妒心,就算不是故意的,也会因为一句话受到伤害,但还是努力去磨合不断配合努力坚持下去。像我们这样的爱豆和前辈们、练习生们都会理解的。

我们在宿舍生活的时候,即使有遗憾的事情也没能说出来,当时只是按照公司的指示去做,无暇顾及彼此。出道5年以上的时候,分开生活互相思念互相珍惜。因为李玹珠一个人April垮了。希望不要将本人因某个原因很累的事情归咎于成员们。

设置在April宿舍入口处的监控(April提供)

【专访提问】很好奇李玹珠退出组合之前发生了什么?

【成员回答】公司考虑到在宿舍生活很困难的李玹珠,不仅让她使用手机,还允许她在家和宿舍来回活动。但是,李玹珠反而把我们当作罪犯,让我们非常辛苦。在《Tinkerbell》专辑准备期间的2016年2月~4月,李玹珠把我们当成加害者的事情越来越严重,我们也是每天都在想要做出极端的选择,非常痛苦。

李贤珠主张:“我们经常偷她的一些东西”。我们把监控录像都调回来反复看,然后围坐在那里,把根本就没做过的事情翻来覆去地研究。有一天她说她的10万韩元不见了,她点名指出和她同屋的忙内真率是犯人,说应该在真率的口袋里,真率在掏出后兜给她看后因为羞耻感而坐在地上大哭。让我们也翻一翻包所以把包都翻遍了,感觉像是被脱光了,我们都没有人权这种东西,真的要到受不了了的地步。当时宿舍内的监控全看了,甚至外部的也全看了,真的到哪没见过这样的。

【专访提问】这种事情有过很多次吗?

【成员回答】一而再而三地发生。我们和李玹珠在一起时,总是被当成罪犯。有一次李玹珠声称睿娜和真率在练习室伸脚绊人还打她。看了监控录像,发现没有那样的情况。于是她又改口说是在卫生间前的走廊里。后来又看了监控发现没有,然后又改口说是在没有监控的卫生间里被殴打的。

地下商场卖的5000韩元一件的蓝色练习服,都长一样根本分不清。我把妈妈放在抽屉里的衣服拿出来穿,李玹珠说“喂,那不是我的裤子嘛“。当时以为是开玩笑的,问“这为什么是姐姐的裤子?”,她回答说“长度一看就是我的“。就这样我又成了偷东西的人,然后大家又都围了过来,那时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觉得如果我继续再和这个人在一起,我会成为罪犯。因为这种事情太经常发生了,所以成员们在个人物品和内衣上写上了字母和号码。大家都有心理阴影了。另外如果我们说“吃饭吧“,她就说不想吃,然后转头去公司说“孩子们只丢下了我就去吃饭了”。谎言总是以这种方式重复,于是我们又被叫走了。后来得了神经衰弱症,甚至是需要买录音机的程度。

2015年出演节目前待机室合照(April提供)

2014年练习生时期在声乐练习室的李玹珠和金采媛/2016年金采媛高中毕业典礼上的李玹珠和金采媛(April提供)

2015年拍摄的练习生时期合照(April提供)

2016年(时间设置错误,实际时间与图上时间不符)梁睿娜和李玹珠的合照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专访提问】没有直接对李玹珠说过“不要这样”吗?

【成员回答】李贤珠没有直接告诉我们。通常如果自己的东西不见了,不是会先问“你们在哪见到过这个吗?”吗?她没有这个过程,直接去公司说了。那么我们又要聚到一起,被当作罪犯对待。我们孤立她了?不是,是李玹珠诬陷了我们全体。她在主张盗窃事故或暴力时与公司一起确认了事实关系,但从未被证实是事实。另外除了李玹珠以外,没有人因为东西丢了或被冷落而找去公司。在她离开宿舍后,连类似的事件都没有发生过。

李玹珠生日派对视频截图(April公开)

【专访提问】“被孤立”的热点为什么会如此突出?

【成员回答】李玹珠经常生病缺席练习,而且就像不知何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一样,所以我们非常害怕,每一句话都非常谨慎。但我们作为同队成员想要去理解她,尽最大努力去照顾她,想要跟她好好相处,因为想守护April和李玹珠。退出前的2016年2月,她过生日时,我们也为她举办了生日派对。这个视频不是我们以节目为目的拍摄的,而是实际存在的生日派对视频。熄灯后举行了惊喜派对,李玹珠吹蜡烛的时候真的很幸福。如果她真的被我们孤立了,我们被也确实孤立了她,那根本不会有这么开心的生日派对的。

当时都没钱,是从妈妈那儿各收5万韩元零花钱的时候。为了给李玹珠送礼物去江南地下商场去买礼物,夹着写了“姐姐幸福就好了”的信件一并放在对储物柜。之后李玹珠出演《The Unit》的时候穿着那双鞋出来,当时心情特别好。如果送的人是对自己施加暴力的加害者,会穿着那双鞋出演节目吗?

【专访提问】想对李玹珠说的话?

【成员回答】为什么忘记和成员们美好的回忆,只记得自己歪曲的记忆呢…太令人可惜了。我们为此付出了7年的努力,现在一切都化为泡影,连家人也受到谴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我们顶着“孤立加害者组合”的标签,即使时间流逝,成员们身上还是会贴着“孤立加害者出身”的标签。想从制造这种状况的李贤珠那里得到道歉,并希望她能亲手将局面扭转回来。

【专访提问】以后的计划是?

【成员回答】首先想对粉丝们说声对不起。成员们从10多岁开始到现在都献出了一切,打造了现在的April。虽然有些困难,但我认为都挺过来了。成员们都不希望看到因为某人的歪曲主张,这个组合背负着“孤立组合”的污名,大家都不愿意不光彩地消失。成员中也有因为李玹珠的不诚实和谎言而受苦,甚至想过轻生的人。虽然对于公开资料有点犹豫,但是现在所有成员们都会尽最大努力进行解释,直到解决为止,所有的事情都会向大众详细说明。此前警方对主张李玹珠被孤立的弟弟和同学以没有名誉毁损嫌疑,做出了不予移送的决定。这一决定是没有证据表明文章发布者的内容是虚假的,并不是承认发帖内容是事实。我们会以虚假事实及损害名誉罪要求重新调查,希望通过更深入的调查查明真相。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其他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