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姐101”已就位?

“站姐101”已就位?

腾讯网 - 娱乐·2021-06-26 13:05

保险买贵了吗?下载Syncweath测测看!
一站够齐所有手机配件!下单即可领返现!

泛娱乐顶尖自媒体 只说真话和笑话

犀牛娱乐原创

文|冷罐头编辑|朴芳

今年四月,哔哩哔哩联合数据媒体DT财经发布了《新360行 2021年青年新职业指南》。其中,站姐作为新兴职业,出现在了榜单之中。

不可否认,当下仍有部分“为爱发电”的站姐在,但在“押对了宝剧入千万”等高额收益的催化下,职业站姐早已不是偶发现象。

6月23日,顶级IP《天官赐福》剧组开工,目前处于入住、训练、围读剧本阶段,尚未正式开机,但相关站子的数量已经达到了86个。有网友打趣称“现在全网嗑他俩cp 的人都没站子多”。而在相关的讨论声中,已经有不少人用“入股”“下注”等词来形容这些“未拍先建”的站子,俨然成为了一门生意经。

事实上,在耽改剧圈层内,站子的“内卷”已经相当严重。知名IP从开机起,便有站姐全程蹲守剧组,和场务人员斗智斗勇。像《皓衣行》等被押为爆款的剧集,几乎是在“全程路透”的状况下完成拍摄。剧集还没开播,就已经有出圈神图了。

除了“内卷”严重的耽改剧之外,站姐的力量已经渗透进了各个圈层。完成了从最初的偶像爱豆,到全娱乐圈“站姐化”的改变。前些日子,54亿票房大女主张小斐的站姐神图,也实现了大范围的出圈。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站姐的职业化走到了哪一步?能为娱乐产业带来什么?能成为可持续发展的新兴职业吗?都成为了值得探索的问题。

站姐的高额诱惑

《天官赐福》开工,86个站子跟进的局势,是可以预知的。

无论是原小说,还是去年上线的动漫,都积累了强大的受众基础。原IP作者、导演,均与现象级爆款作品《陈情令》一致。所以尽管选角问题屡次登上热搜,受到了不小的争议,但在大众眼中,《天官赐福》仍然是“爆款预备役”。而在网传八个月的拍摄期内,《天官赐福》也注定要吃一遍《皓衣行》吃过的苦。

《皓衣行》拍摄期间,站子已经达到了300余个,站姐的疯狂,更是在当时引发了不小的舆论风波。

在剧组场务增高墙、拉幕布,防止拍摄的情况下,站姐们租借起重机占据高空视角、爬山躲在掩体后面等一系列“要钱不要命”的操作,令许多网友匪夷所思。但对站姐们而言,冒着生命危险按下的一次次快门,都是未来的真金白银。

蹲守在前线的站姐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自己有站子,前线拍摄的图片用于站子的运营。还有一类不建站,只拍图售卖,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代拍。

二者各有优劣。

代拍承担的风险小,回本快。许多专业代拍早在拍摄前就与站子达成了合作,现场直传,当即付款,收益立竿见影。但只能“赚小钱”,即便当红流量动辄百图上千元的代拍价格已经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但和卖pb(photo book)、周边的收益相比,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当然,只要押对了宝,也不乏一夜暴富的可能。2019年,《陈情令》热播时,代拍出图的售价也创下新高,50张图打包价最初是1500,很快涨到15000。甚至有人纯靠卖图赚了上百万。

与代拍相比,建站子显然需要投入更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为了保障站子的持续运营,要么去前线拍现场,要么从代拍手里买图。顶流们动辄过万的门票价格,还有昂贵的代拍,都需要前期的大量投入作为支撑。

除了出图频次高、出图速度快以外,在竞争激烈的当下,站姐的审美也成为了站子能否做起来的重要一环。

高回报与高风险共存,头部大站的收益是相当可观的,“拍出海景房”早已不再是谣言。以《陈情令》为例,头部大站pb 的销量均以万为单位,销售单价在100-200元不等,而印刷成本还不到售价的一半,最低价格甚至可以低至0.3元一本。每出一次pb ,都是几百万元的进账。

尽管大多数爱豆、演员的粉丝消费力达不到这个标准,但收益仍然不菲。

在这样的巨大诱惑下,站姐们“海陆空”就位,租起重机、雇游艇、零下三十多度蹲守哈尔滨的疯狂举动,就都有迹可循了。

站子的规模化与规范化

在入局者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不少站子的运营模式也发生了变化。

相较于最初单打独斗的“个体户”,规模化的团体运营已经成为了新的趋势。前线拍图、后期修图、文案写作……大家各司其职。在减轻了个人负担的情况下,也更容易抢占先机、出精品,提升站子的竞争力。

事实上,出圈神图除了证明站姐的业务能力,实现站子的粉丝拉新、黏性提升外,对于艺人本身也有不小的加持作用。随着站姐存在的普遍化,站子数量的多少,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衡量艺人红不红的标准。审美在线的站姐,已经成为了艺人的一个宣传机位,为艺人增加曝光度,甚至助力艺人出圈。

站姐的身份,自诞生以来就一直伴随着争议。站姐和私生,仿佛只有一墙之隔。这种现象在爱豆圈层中尤为显着。

近几年来,因为爱豆私联站子,或站子脱粉爆料爱豆塌房的事情屡见不鲜。尽管痛锤渣男等行为让不少吃瓜群众直呼过瘾,但站子与艺人间的距离、站姐和私生间的界限,也成为了大众津津乐道的话题。

事实上,从法律的角度看,站姐也同样是处于灰色地带上的职业。

上文提到过,对于站子而言,贩卖photo book 是盈利最大的一条产业链。对于拍摄的照片,站姐拥有完整的版权,“禁二改二传”等话术,已经成为了饭圈的基本常识。而所谓的pb 售卖,则是将站子所拥有的照片制作成图册,进行盈利活动。

尽管站姐拥有照片版权,但根据《民法典》规定,自然人的肖像权受到保护。站姐未经授权和许可出售明星图册用于盈利,已经构成了侵权行为。虽然在内娱并未有明星起诉站子的先例,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具有合法性。

整体来看,在建站子成为新的“财富密码”,入局者不断增多,站子的运营趋向规模化的当下,先解决好站子规范化的问题,才是这一新兴职业能否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拍出海景房”“剧入千万”等魔幻现实主义案例,更像是在风口之初,竞争相对薄弱的情况下而造就的成功者。在未来,站姐中的个体户大概率会越来越少,团队化甚至公司化运营,跟踪爆款实现产出,或许会成为新的趋势。

尽管单从利润来看,站姐是一本万利。但与所有行业一样,能做到头部的只是凤毛麟角,想要凭此一飞冲天,也绝不是一部相机就可以做到的。

END

【合作 | 投稿 | 应聘】

犀牛娱乐诚招记者、实习生、兼职若干名,要求对泛娱乐领域产业报道有态度、有热情、有文笔,善于观察和思考。有媒体经验者优先,财经和新闻相关专业优先,对影视、网生内容有较深入了解者优先。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娱乐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