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评|在经典谍战剧行列中,《叛逆者》应该拥有姓名

终评|在经典谍战剧行列中,《叛逆者》应该拥有姓名

腾讯网 - 娱乐·2021-06-29 16:13

每日签到领积分换好礼!
家政服务优惠价大放送!

2021年6月29日刊|总第2550期

《叛逆者》在爱奇艺和CCTV-8先后落下帷幕。一场绵延20天惊心动魄的谍战之旅结束了。

荧屏上不见硬核谍战剧久矣。说来说去就是谍战剧五大件:《暗算》《潜伏》《黎明之前》《悬崖》和《风筝》。离现在最近的《风筝》是2017年底播出的,倏忽间三年半已过。

也不是说这期间再无谍战剧出马,“谍战+偶像”之风从未断绝,然上线作品要么失之于皮相和轻飘,要么失之于费解和迷乱,很难真正突破圈层,获得更大范围的认可。

去年年底播出的《隐秘而伟大》不错,但它并非纯正的谍战剧。职场、谍战、弄堂烟火气三分天下,成就了一部非典型谍战剧。必得是《叛逆者》横空出世,硬核谍战剧才再次回到高光之下,接受掌声和礼赞。

有意思的是,虽然编导演各异,但《悬崖》《风筝》《叛逆者》都由新丽传媒出品。六有其三,新丽可谓谍战剧创作的重镇。

而仔细观察《叛逆者》的各项指标和成分配方,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谍战剧迭代了。

新人要出头

如果说老一代殿堂级电视剧演员主要是通过帝王戏和平民戏确立地位的,比如《汉武大帝》《茶馆》之于陈宝国,《康熙王朝》《中国式离婚》之于陈道明,《荆轲刺秦王》《渴望》之于李雪健,《康熙微服私访记》《金婚》之于张国立。

那么中生代视帝们主要是通过谍战剧迎来了高光时刻。比如《暗算》《风筝》之于柳云龙,《潜伏》之于孙红雷,《黎明之前》之于吴秀波,《悬崖》《借枪》之于张嘉益。

演帝王戏和谍战剧需要超强的演技,也需要独特的气质。战斗在敌人的心脏里,得有见微知着的洞察力和电光火石之间的反应能力,还得有虎狼环伺、刀斧加身而谈笑自如的大心脏。而且,作为制服笔挺的男一号,还要有雄性魅力。

上述这些谍战剧和它们的大男主,实现了彼此加持,互相成就。然而,审美风尚不会一成不变,硬汉能完成的工作,小生未必就不能胜任。现在,谍战剧的接力棒交到了朱一龙他们手里,演绎出了另一番灿烂的风景。

以往的谍战剧男主们出场时,基本已是成熟的革命战士。

柳云龙在《暗算》里演了两个人,无论是三十年代的钱之江,还是五六十年代的安在天,都是信念坚定、技能娴熟的特情战线高手。而在《风筝》里由拉风的“军统六哥”到落魄的劳改分子“周志乾”,内心的强大让他可以面对一切风刀霜剑。

而且,柳云龙在他的导演兼主演作品中,除了是风采卓然的大男主,还是布道者。他的循循善诱和娓娓道来,总是蕴藏着巨大的时代信息量,以及天人对话的哲学范儿。

《悬崖》里的周乙,把敌人骗得团团转。《借枪》里的熊阔海,生活窘迫但干起革命工作来一个顶仨。只有《潜伏》里的余则成有一个由小白到战士的成长,但这个过程也不复杂,在开篇的刺杀和劝勉之后就顺利转换立场,投身正义阵营。

只有《叛逆者》完整展现了一个国民党复兴社干部特训班的学员如何加入共产党阵营的过程。可以说,心路历程的描摹从未如此细微,人物弧光的建立从未如此清晰。

因为要表现一个人的修炼和成长蜕变,这个人出场时需要少年感,而终局时又要百炼成钢,气场强大。中间有犹疑的时候,有软弱的时候,有压抑既久而孤注一掷的时候。这些丰富的侧面和成长的层次,朱一龙把握住了。

半部革命史

因为要讲述一个人十几年的磨砺和成长,所以纵向时空得绵长,横向地理空间要撑得开。这些方面,《叛逆者》做到了。

开局是在1936年,土地革命战争的末期。红军结束长征抵达陕北,西安事变尚未爆发,国民党复兴社的特务们仍然在上海疯狂搜捕中共地下党。

这一段是硬核谍战。复兴社上海区站长陈默群(王阳 饰)手段足够硬,潜伏在上海区的地下党顾慎言(王志文 饰)每次都棋高一着,而野心家副站长王世安(张子贤 饰)的工作主要是吐槽。

因成绩出色被陈默群选中加入复兴社的男主人公林楠笙(朱一龙 饰)崭露头角,但也开始了内心的犹疑。他和拥有革命思想的进步青年,同时也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的朱怡贞(童瑶 饰)因拥有相同的救国理念而互生好感,但不同的阵营让他们刀兵相见,无奈分开。

中局是在抗战时期。大模样上,国共第二次合作。但棋到细处,就没有那么黑白分明了。日伪顽三方势力时而勾结,时而对抗,搞出一片乌烟瘴气的世界。

陈默群这个名字,就是陈公博、丁默邨、李士群这三个大汉奸各取一字组合而成,所以,他不当汉奸谁当汉奸。王世安接任了军统上海区站长职务,顾慎言升了上海区副站长,林楠笙升了上海区行动队队长。

在刺杀敌酋和锄奸铲逆的过程中,林楠笙越发看清国民党反动派贪腐成风、长于内耗的真面目,在昔日同学左秋明(代旭 饰)和重逢恋人朱怡贞,以及身边导师顾慎言的感召下,选定了新的信仰。

这是林楠笙人生转轨的重要时期,也是剧中历史信息量最为丰富的段落。如果说,第一章节以尊重观众智商的谍战先声夺人,这一章节就以高密度叙事、高写实人性和高饱和度情感奠定了艺术成就。

终局是在解放战争时期。赶走了日本鬼子,天下并不太平。汉奸陈默群几经挣扎,终于伏法。也曾有过投敌行为的王世安,依然稳坐军统上海区站长之位。老一代“邮差”顾慎言殒身掩护同伴,新一代“邮差”林楠笙接过前辈的枪。

三大战役如火如荼,国民党的统治摇摇欲坠。林楠笙和王世安展开了最后的较量。

一般的剧目戏到尾声都忙着交代各组人物关系的落点,不会再有大的高潮。但谍战剧显然不是这样。陈默群埋下的一颗钉子,一个堪称三面间谍的邝惠东(袁文康 饰)。

正义战胜邪恶的过程足够揪心。身处魔窟的人,不可避免要忍看同志的牺牲,林楠笙经受住了情感的巨大冲击,出色完成任务。

至此,1936年到1949年,半部中国革命史,都以林楠笙为主视角呈现给观众了。一个满腔报国之志的年轻人,如何摆脱长官的精神控制,投身到正义之师中?一个悲天悯人的爱国者,如何摆脱滥杀无辜、不择手段的特务组织,投身到救国的洪流中?一个内心有着炽热爱情的革命者,如何能克制内心情感的巨浪,一边出生入死,一边深情守望,直到胜利来临?

每一个问题都是天问。每一步跋涉都无比艰难。每一次选择都天人交战。每一笔书写都令人动容。《叛逆者》解决了信仰从哪里来的问题,也像其他优秀谍战剧一样讲述了践行信仰的代价和承受。

立体抗战图

纵向上,三个历史阶段一气呵成。横向上,三个地理空间一字排开。

林楠笙师范毕业,弃笔从戎成为南京特训班学员,开篇就被陈默群相中带往上海。后来,南京只出现在剧中人的台词中,不再以主要的城市出现,就不聊了。主要是上海、香港、重庆。

上海是主舞台。林楠笙的小白生涯和主战场都在这里。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是中共一大的举办地,也是中央机关的长期驻地。在本剧的故事展开之前,因白色恐怖弥漫,中共中央已迁往瑞金中央苏区。但复兴社上海区的特务仍在全力抓捕共产党,以求立功。

站长陈默群是疯狂反共分子,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他怀疑站里混闲职的老同学顾慎言就是传说中的“邮差”,对他多方试探。而副站长王世安业务能力一般,慑于陈默群的淫威敢怒不敢言。小白林楠笙刚刚步入社会,被老油条们使唤得团团转。

这就构成了一个粘稠而写实的“类职场”生态。这就既有谍战的奇情和跌宕,也有日常的氛围和体感。两者互为犄角,互相加持,故事的可信度和鲜活性倍增。

后来陈默群得罪上司,被调回南京。抗战爆发,他再次奉调回上海。下车伊始遭到王世安陷害,权衡再三投敌叛变。此时,上海进入孤岛时期。敌占区内空气窒息,而租界内仍然鱼龙混杂。

除了日本人之外,三方势力都在活动:军统在租界建站,执行重庆命令;汪伪特务组织盘踞霞飞路76号,缉捕和残害抗日力量;中共地下党也有交通站,为延安搜集情报。

顾慎言虽未向林楠笙挑明身份,但双方都是坚定的抗日战士。而王世安和陈默群却展开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勾结。

陈默群被王世安推下水,反设计将他擒获。然而,陈既没有把王变成同伙,也没有让他成为烈士,而是以捉放曹的形式,通过王与重庆取得联系,重新成为“为重庆工作的人”。

不得不说,中国抗日战场的一个特点就是:伪军多,汉奸多。而这些伪军和汉奸中,铁杆追随日本人的又极少,他们见风使舵。从真实历史人物周佛海、李士群,到《叛逆者》剧中人陈默群,都是这样的转轴心眼,都是这样的“无节操趋利”者。

好的谍战剧都有一种复杂性。《黎明之前》里的谭忠恕看到大势已去,不想再追究刘新杰的真实身份了。《潜伏》里的余则成问吴站长为什么不治汉奸穆连成的罪,吴站长理直气壮反问:那周佛海还是汉奸呢?《悬崖》里的特务头子高彬对日本人持“有奶便是娘”的态度,看情势不对就早做打算...

如果说这些剧只是在枝节和闲笔上触及到了日伪顽之间的混沌不明,《叛逆者》则有一条线写出了这种可悲可叹的状态。复杂性就是高级感,我们记住了两任“邮差”的忠贞勇敢,也记住了上海区两任站长的灰色、无良。

在香港,陈默群布下了“密派”邝惠东,这家伙后来为祸巨大。而林楠笙在此获得了新生。他得到了地下党员左秋明的照顾,也听到了振聋发聩的《论持久战》。他的内心转向了延安,弃暗投明只剩下最后一层窗户纸。

香港本在英国治下,后遭日本军队攻占。香港是一个五方杂处之地,林楠笙治好了穿肺之伤,整理了内心世界,前往重庆,试图营救顾慎言。

重庆是大后方,经常遭到轰炸的陪都。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忠勇之士诬为贪腐之徒。顾慎言主动牺牲自己,他需要做的是寻找接班人。在想办法营救顾慎言的过程中,林楠笙人微言轻,差点被打成“同伙”。在党国的中枢之地,他彻底失望了,就此投身光明。

上海,是敌我势力犬牙交错之地。香港,是国际势力纷争角逐之地。重庆,是正面战场上国军的总司令部,也是龌龊不断的腐烂之地。总之,地理空间上的横移,如同一个长镜头,照出了抗战时期中国的大全景,也为林楠笙的转变写下坚实的注脚。

情感发动机

一部电视剧,没有情感输出是不可想象的。

就以谍战剧而论,《潜伏》中如果没有左蓝的牺牲,余则成的革命意志不会那么坚定。这是爱情的力量。《悬崖》中如果不是挂念同一屋檐下生活多时的“妻女”,周乙不会在逃出生天后返身就擒。这是超越了爱情的力量。

《叛逆者》中林楠笙和朱怡贞是百分之百的爱情。这爱情是青年男女的互相吸引,也是爱国青年之间的志趣相投。这爱情经历了摧残,你因我而陷身虎穴。又经受了考验,你因我而洗脱罪名。

道是歧路相别,从此天涯永隔。偏偏狭路相逢,再度并肩作战。撒糖的时候很少,但糖的浓度极高。相望而不可及的时候很多,多少柔情蜜意化作清泪两行。“指楠贞”CP几乎一直都在动荡之中,但这种不圆满正是一种高级的美学。

林楠笙和蓝心洁(朱珠 饰)之间,是特殊的情感。他们在时局的裹挟下走到一起,由萍水相逢到无条件信任,最后呈现出的那种刻骨铭心的亏欠感也令人唏嘘。

令人动容的岂止是男女之间的感情。

顾慎言和上级纪中原(李强 饰)在黄浦江边的长椅上接头,把重要情报和行动计划,传递部署。然而纪中原被敌人堵在交通站里,不得不引爆手榴弹,向同志示警。顾慎言以为他牺牲了,孤独地坐在长椅上,揉了揉眼睛。那份失去战友的悲痛不言自明。

后来在香港,同样是为掩护战友,左秋明牺牲了自己。香江之畔的长椅上,出现了林楠笙孤独的身影。

这个自我牺牲的桥段反复出现,作为情节的新鲜感已然丧失。但正因为他们枪林弹雨的共同过往,每次都能让人感同身受。

这部剧有原着小说,而署名编剧达7位之多,可见改编之艰难。导演周游同时署名编剧,也为该剧的改编贡献颇多。

从演员到拍摄,谍战剧迭代了。从内核到审美,又有些恒定不变的要素。总之,在硬核谍战剧五大件的基础上,我们可以负责任地写下第六个剧名了:《叛逆者》。

【文/李星文】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娱乐 国际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