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谈整容:大伙儿都漂漂亮亮的,挺好!

郭德纲谈整容:大伙儿都漂漂亮亮的,挺好!

凤凰网读书·2021-07-02 11:06

家政服务优惠价大放送!
本地团购来啦!加入WeBuy拼单,一起享受最优惠的价格!

《整容》

还是夏天好!穿点儿小衣服,很贴身,窈窈窕窕的。但冬天不一样,一穿上厚棉衣,个个都跟狗熊似的。尤其女的,为了美,大冬天的都光着腿满街跑;为了瘦,几天几宿不吃饭。你让她们把自个儿裹得跟个粽子似的,肯定不愿意。而且,不仅在穿衣打扮上不能有丝毫懈怠,各种提升气质和变美的方法也是层出不穷,令人叹为观止。这里边儿有一个最有效的方法——这东西怎么说呢,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就是整形。

爱美、追求美,本来就是咱们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尤其现在这年头,不是有句话吗:“说好一起单到底,你偷偷割了双眼皮。”整形已经成为大伙儿喜闻乐见、习以为常的一件事。但恐怕您不太知道,整容不单单是现代人的专利,在古代也是大有来头。

甭说您不信,古代也有整形医院?事实可能出乎你意料,即使是在物质和技术缺乏的古代,也永远不缺乏为了美丽想要改变自身缺陷的人。

古人确实会做整容没错,但在医疗技术并不发达的古代,想要一秒变女神,往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很多富家小姐,或是公主、嫔妃,会选用一种危险程度低、效果还不错的方法。这其中,就包括一种微整形手术开面。

一提开面,很多朋友马上就想到了神医华佗想给曹操做的开颅手术。到这儿您可得打住,所谓开面可不是把脑袋噼开,咔嚓一斧子噼两半儿,然后缝缝补补。要有这技术手段,恐怕韩国整容早都落后好几千年了。历史上,开面其实是一种不用动刀子,就能让皮肤变白技术。又想变美,又不想挨刀,这古人厉害!您看《二刻拍案惊奇》的卷二十五里有这么句话:“三日之前,蕊珠要整容开面,郑家老儿去唤整容匠。”由此可见,古代女性整容开面,简直是习以为常了。

不过话说回来,古代整容真就这么容易吗?其实并不然,只是细细追究起来,开面的方法倒也不复杂,就是擦上一些“开面粉”,然后用双股棉线,弄得跟夹子似的,在脸上反复绞夹,把汗毛统统拔出来!也因此,开面也称“绞脸”“开脸”。虽然绞起来有点儿疼,但开完之后皮肤白白嫩嫩,立刻容光焕发。有人说,这跟咱们敷面膜是不是一样啊?不一样。面膜呢,隔三岔五您就能贴,天天贴也没人管,开面可不行。大部分的女子一生只有一次开面的机会,就是结婚的前一天,说白了,这就是古代少女的婚前美妆。经历过这一道程序之后,就意味着不是姑娘了,脸上的汗毛啊鬓角啊,过去说“四鬓刀裁”嘛,已经改变形象,要嫁为人妇,做个贤妻良母了。

有人说,这叫什么微整形啊,技术含量太低了。其实古代人也有些个比较高级的外科手术,点痣、修兔唇就算这类。

比方说点痣,古人很迷信,这痣生的位置有很多的讲究。对待男的还比较宽容,要是长个痣,客气一点儿的还能说是“少年得志”。可是对女的就非常苛刻了,认为女性长痣本身就不是一件好事,这痣要是长的位置不好,更要说影响家运、气运、国运,这危险大了。因此长痣的女性本来在社会上就不太受待见。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王昭君,四大美女之一。王安石有句诗说:“归来却怪丹青手,入眼平生几曾有。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说的就是画师毛延寿,因为没有收到王昭君的贿赂,故意在她的画像上多点了一颗“落夫痣”。就因为这颗痣,差点儿让王昭君无缘面圣。当然了,要不是这样,也就不会有后来昭君出塞的千古美谈了。

有需求就有市场,中国古代发明了一系列的点痣、去痣的方法。比如清朝的《医宗金鉴》上就有:“宜用线针挑破,以水晶膏点之,三四日结迦,其痣自落,用贝叶膏贴之,兼戒酱醋,愈后无痕。”其实这种方法搁今天,怎么听怎么像修鸡眼。但修补兔唇就不一样了,痣可以点破了挑去,但兔唇这种身体缺陷,没有真才实学,单靠小聪明是解决不了的。

《晋书·魏咏之传》记载了一个叫魏咏之的人,他就是兔唇的受害者。《晋书》说:“好学不倦。生而兔缺……谓家人曰:‘残丑如此,用活何为!’”就是说,他因为自己长了个兔唇有点儿自卑,不想活着了,觉得很丑。幸亏当时魏咏之运气好,有人给他带来一个消息:荆州刺史殷仲堪门下有个神医,能修缺唇!魏咏之很高兴,马上登门拜访,神医果然不赖,马上把他的兔唇给修复好了。

一千多年前,古代医生们就会做这样高级的外科手术,实在令人惊叹。其实更让人惊叹的是,史籍中关于兔唇修复的记载还有很多。到了唐宋时期,修补兔唇的技术开始慢慢地成熟起来,到了明清的时候,已经对兔唇修复有了非常具体的操作标准。

这些都是小手术,接下来说说古人的高超整形技艺,那简直就是开了挂了。在现代整容术中,在人体中植入假肢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残奥会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在这些特殊的体育赛事上,运动员们哪怕使用假的肢体,也能健步如飞,自此残疾人也能成为篮球运动员或是田径运动员。不过让您想不到的是,我国古代就已经有了使用假肢的先例。

《战国策》里有过这样一个记载,李牧腰嵴有病,身大而臂短,在国君面前行拜礼,手不能及地,为怕招来杀身之祸,“故使工人为木材以接手”。说李牧身材有问题,胳膊太短,所以找人用木头做了个假手,伪饰成上肢。这是古书上较早见到的有关假肢的记载。

年代稍近一点儿的,像元末明初的《南村辍耕录》里也说过这么一个故事:“杭州张存,幼患一目,时称张眼子,忽遇巧匠,为安一磁睛障蔽于上,人皆不能辨其伪。”南宋有个叫张存的人,幼年瞎了一只眼,经常被人取外号,无非就是“独眼龙”“张瞎子”这类的。张存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心里别扭。好在当时有个神医帮他安上了假眼睛,虽说看不见,但外表正常啊。有了假眼睛,张存慢慢地也就不再自卑了。

爱美之心,古今皆有。尤其是那些天生残疾的不幸之人,他们不仅仅需要锦上添花的美容技术,更需要雪中送炭的整形技巧。有了那些,才让他们得以成为正常的普通人,不再受别人的歧视。

长了痣的想点痣,有兔唇的想修复,肤白貌美的夫人们,也想靠整容鲤鱼上龙门。为什么古人们这么在乎颜值呢?说白了就俩字:风气。

翻阅史书典籍,我们会有一种错觉。古代选拔人才,选的都是什么人呢?有人说了,肯定是能匡扶社稷、治国安邦的,再不济,也得是能安定地方、劝农扶桑的。但很多人恰恰忘了,这样的中高层领导,往往是需要经常出入宫廷、接见各国或各地政要的,如果长得太寒碜了,皇上面子上挂不住。

《三国演义》里,您对比一下诸葛亮和庞统的待遇就知道了。一个是英姿飒爽的诸葛先生,被刘备尊为托孤大臣、大汉丞相。相反,“卧龙凤雏”,与诸葛亮齐名的庞统,却因为相貌不佳被孙权和刘备两边嫌弃。连官场上都得看脸上位,更何况其他地方了。

说到官场,不得不提古代以貌取人的潜规则。唐朝时,掌管人事任免的吏部在面试官员时,得先考察“身言书判”四关。什么叫“身言书判”呢?这其实是吏部在择选人才时遵循的四大法则:一曰身,体貌丰伟;二曰言,言辞辩证;三曰书,楷法遒美;四曰判,文理优长。“身言书判”,“身”摆在第一位,在古代长得丑的,很可能连当官的机会都没有。

咱们都听过钟馗捉鬼的故事,都知道他长得丑、凶、恶,连鬼都怕。但钟馗活着的时候,那是个才高八斗、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的顶级人才,可皇帝偏偏就是觉得他太丑了,实在入不了法眼,就把他的状元头衔给薅了。钟馗气坏了,在金殿上拿脑袋撞那柱子自杀,后来才有了捉鬼天师的传说。

钟馗这是传说,但唐朝时期以貌取人的处事态度是有目共睹的。比如宰相张九龄被贬后,每当官员推荐新的宰相,唐玄宗都要问上一句:“风度得如九龄否?”那意思是:长得怎么样?比张九龄好看不?比起继任宰相是否贤能,皇上更关心的是继任者的长相。这样的风气,确实影响了当时甚至之后朝代的对于美这个概念的认知。

大唐爱美之风盛行,男性都如此,女性就更甭提藏匿了多少新花样了。就拿女性最宝贵的脸蛋子来说吧,当时很多贵族妇女,都迷恋着一种新奇的整形技艺:人造酒窝。

不论是一千多年前的唐朝还是现在,酒窝都被东方女性认为是美的点缀,也被西方人看作是女性魅力的标记。但酒窝是天生的,生得好那是自然美人,那生下来没有酒窝怎么办呢?唐诗里就记载了这么一句:“当面施圆靥。”什么意思呢?就是拿化妆品在嘴角那儿,加两小点胭脂,就仿佛酒窝一样。这种人造酒窝,其实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酒窝,它是画出来的,不过后来又衍生出很多修饰痘痕的说法,在《普济方》和《卫生易简方》等医药书籍中还有许多“治靥方”的记载。

话说回来,修复残疾也好,整形变美也罢,都是无可厚非的爱美体现,要是古人赶上了今天的整形技术,那不知道得有多兴奋呢!但古代的风气和审美,跟我们的难免会有偏差,有人要问了,审美再偏差,还能把人整丑了不成?还真别说,古代有一种传统的整形陋习,按咱们现在的眼光来看,还真是把人给整丑了。

说到古代整形陋习,必然少不了谈一种摧残女性足部的整形技法,就是缠足。所谓缠足,是指用布把女性的双脚紧紧缠裹住,以造成其骨骼和肌肉永久不可逆的畸形变小。

民间有这么个说法:“为甚事,裹了足?不是好看如弓曲,恐她轻走出房门,千缠万裹来拘束!”缠足的女子,从四五岁就得用布把脚裹起来,等到成年骨骼定型之后才能解开,过程极其痛苦。这样长年累月下去,等裹脚布被解开,自然也就成了残疾了。

据说,当年缠足都得挑好日子。择一良辰吉日,把孩子叫来——是真狠呐,把脚面上除了大拇指之外的四个脚趾全掰折,掰到脚心,让她这么踩着,给它缠紧。孩子是又哭又闹,那也不行,家长得告诉她:脚裹小了,以后就能嫁个好人家吃香喝辣,你要是脚特别大,以后没人要你,得多可怜哪!据说还得在脚心那儿搁点什么玻璃碴子之类的,慢慢地时间长了,脚就小了。

咱们不是有句话吗,“三寸金莲”,可您各位想象一下,三寸,比一根烟卷儿也长不了多少!想想都难受。我记着我小的时候,七八岁那会儿,住平房,街坊有一老奶奶就是裹脚的。那时候因为老太太上岁数了,八十多了,不避讳人,有时候她坐在院里头烫个脚,我们院里好几个小孩儿都淘气,就愿意站那儿看。我印象很深,那脚面上就一个大拇指,剩下半拉脚面全都窝在底下。当时还问她,疼吗?老太太好像没怎么理我们,不拿我们当回事儿。现在回头想,裹那玩意儿能不疼吗?好在,现在已经被禁止了。有句俏皮话不说吗:老太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历史上很多案例都告诉我们,心灵美固然重要,但外形美更是不可或缺。您看东施效颦。美女西施经常胸口疼,天天捂着心口,皱着眉头,别人说:“太好看了!”管这叫“西子捧心”。隔壁呢,住一大姐,丑女东施,跟着学。本来就寒碜,她再皱着眉捂着心口,谁看了都笑话她。

甭管好看不好看吧,人人都想焕发新颜,通过整容让自己更美,这件事从古至今都没有变过。其实只要不是过分病态地追求美,人人都有整形的权利。希望大伙儿都漂漂亮亮的,挺好!

本文节选自

《你要高雅》

新版微信修改了公号推送规则,不再以时间排序,而是根据每位用户的阅读习惯进行算法推荐。在这种规则下,读书君和各位的见面会变得有点“扑朔迷离”。

数据大潮中,如果你还在追求个性,期待阅读真正有品味有内涵的内容,希望你能将读书君列入你的“星标”,以免我们在人海茫茫中擦身而过。

知识 | 思想 凤 凰 读 书 文学 | 趣味

特别声明:本文为转载/投稿,仅代表该原作者观点。NESTIA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整容 生活 中国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in Nestia App